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钝感之城?苟且之城?济南,这座中庸之城

 

◎文丨无风


 

济南到底是座什么城?

 

顶着"泉城"的帽子,济南却被人赋予了太多负面的称谓。

 

9年前,《新周刊》撰文《钝感之城》,批评济南的温吞、缓慢、内敛、保守;9年之后,新周刊再次将济南命名为"苟且之城",而且懒得去撰写宏文论证,只用了简短的语言概括现在的济南是"无感之城":"无亮点、无特色、无趣味,就这样不上不下,不好不坏,不吵不闹地苟且着,除了泉水文化和因夏雨荷而闻名的大明湖,文人墨客也找不到其兴奋点"。

 

这种评价显然不了解济南的痛点和乐点。

 

济南最大的亮点有二,一是霾,二是堵,连省长都公开调侃了,这种官方到民间的共同趣味,在全国恐怕也无出其右。

 

济南人又何尝苟且?

 

5月份的整体空气质量远胜以前,前半个月有12天达到了空气优良以上,惹得男女老少情怀遍地,人人都是手机摄影家,竞相晒蓝天白云落日红霞,就连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都充满了魔幻色彩。

 

图片盗自无风君朋友圈

 

济南人何尝沉闷?

 

面对到处修路的场景,济南人发扬了超级幽默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为段子界贡献了新的原创:

 

  • 德州的扒鸡肥城的桃,济南的马路天天刨;青岛的啤酒渤海湾的虾,济南的马路天天挖;沾化的冬枣黄河口的风,济南满地挖大坑......

     

  • 广州人说,广州发展太快了,我一年没回去,回去都迷路了。 上海人说,上海发展太快了,我半年没回去,回去都迷路了。

     

  • 北京人说,北京发展太快了,我一个月没回去,回去都迷路了!济南人说:这算个屁!我早上去上班,晚上回来路就没了。

济南人的兴奋点又何止夏雨荷?

 

长期以来,总有一批济南的遗老遗少,在报章广播电视上津津乐道于大明湖的蛤蟆为何不叫,老济南城为何“三山不见,四门不对”,乾隆御笔趵突泉为何少写了一点。多有文化底蕴啊。至于夏雨荷,这种琼瑶阿姨杜撰出来的现代愚昧,坑苦了多少人啊?前两天一位男子酒后跑去大明湖寻找夏雨荷,不幸落水身亡,撇下孤儿寡母,好不孤苦哀哉!

 

只是,只是,没有人去从城市经济和产业规划的角度上去剖析济南。在不上不下的城市地位面前,济南到底是座什么样的城?

 

 

济南是山东的省会,是全国第一批副省级城市,也是全国较早获得历史文化名城称号的城市。所以,在对济南的城市定位解读上,似乎人人都有发言权。不同的人基于不同的立场和认识,都能对济南的城市规划评头论足。当然,也包括无风君啦。

 

从官方到民间,这种人人可作城建规划师的现状,就导致了济南多年来的城市定位摇摆不定,最终沦为平衡各方利益的折衷之举。

 

以济南影响最大的城市总体规划"十字"方针为例。

 

2003年6月26日的省委常委扩大会是济南发展迈入正轨的开始。城市发展空间明确为十字方针"东拓、西进、南控、北跨、中疏"。这个规划方案是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简称“中规院”)最早提出来的。大众日报记者刘同贵2004年曾公开撰文批评中规院搞的几个城市的规划,都是用东西南北描述城市空间发展战略。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秉钊,一针见血地批评"中规院模式":"这种东西南北的描述在各地规划中常常被仿效,似乎成了定式。这很容易背离从实际出发的原则。一旦落入定式,就容易僵化"。

 

也因此,广州拒绝了中规院2001年提出的8字方针:"北抑、南拓、东移、西调",而改用清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方案,立足于广州"珠三角网络型城市带中核心城市"的定位,明确提出东南为其城市发展的主要方向。

 

济南的"十字"方针正是四面出击,时至十年之后的今日来看,只有东拓有实质性的拓展,西部开发的西客站片区和大学城片区,又与空城何异呢?这种规划方案最大的“好处”就是抬升了济南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房价,但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却严重滞后,导致如今修路扎堆,在雾霾严重的同时加剧城市拥堵。

 

从国内几个城市发展的实践来看,四面出击的做法违背了集中财力办大事的现实情况,纯为平衡而平衡。

 

  • 上海在近二十年的发展方向上十分坚定,就是向东开发浦东;

     

  • 青岛早年在俞正声主政期间,向东建设新城,最近五年又围绕青岛、黄岛和红岛等"三岛一湾",在直径30公里的区域内展开重点发展;

     

  • 2001年,杭州也抛弃了长期以西湖为中心的摊大饼式发展模式,转移到钱塘江两岸展开布局(建设部副部长、当时的杭州市长仇保兴称之为"沿江、跨江发展战略")。2002年,随着萧山、余杭两个县级市并入杭州市区,杭城的城市建设告别"西湖时代",跨入"钱塘江时代"。

     

  • 上个世纪的明星城市大连如今已经没落,五年前大连是青岛的学习对标城市,如今反过来青岛已远超大连。而大连近年来的发展方向是“西拓北进”,西向旅顺,北向普湾新区,两面出击,遍地开花。结果却是发展重心偏离。

所以,回头来看,十字方针与其说是规划者的视角敷衍,倒不如说是各方意见的盲目平衡。

 

现在,济南确定的发展重心是向东向东再向东。CBD中央商务区正在拆迁,章丘计划撤县设区,无不是在为前人纠偏。

 

 

至于“北跨”和“南控”目前也已形势明朗。黄河大桥有限度地免费,跨河变携河发展,济南新区正在申报国家级新区,这将是济南下一步的发展重心。

 

南控是真正的南控。在济南的招商引资安排上,只有南部三镇没有下派任何指标,唯一的指标就是保护好南部的青山碧水。而且还有消息称,南部山区成立一个正区级的管委会,统筹保护。

 

在这些措施推进之前,济南的现状还是颇为尴尬。暂且不提进进出出所谓的新一线城市,就是按官方公布的排名,济南也难说令人满意。

  • 1在中国城市竞争力排名中,济南排名第30位;同省兄弟青岛排名第16位,超出济南14位。而全省GDP总量老二的烟台却紧追济南不放,排名第31位,济南如果不是地方财政收入略高一些,就险些被烟台赶超。
  • 2山东是全国排名前三的经济大省,仅次于广东和江苏,但作为省会城市,济南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的GDP排名仅为11位,其余地方财政收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进出口总额等指数排名也均在倒数二三名之间。
  • 3济南2015年全市进出口总值616亿元人民币,折合99.12亿美金,总量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列倒数第二位。外贸指数仅为深圳的2.3%,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和同为内陆城市的南京相比,也只有南京的19%;在全省17个城市中排名第7位,仅是青岛的15%左右。
  • 4济南2015年招商引资实际到账外资15.8亿美元,而青岛黄岛区一个区就是16亿美金。
  • 5持有济南市居留许可和具有永久居留资格的外国人仅为2891人。而一线城市如北京的常住外国人一般在20万人左右,即使是省内,有研究估算,青烟威地区有10万以上韩国人常住。而且从人员结构看,来济南的外国人主要是留学生,在这里经商和做企业管理投资的很少。
  • 6 在济的外国企业数量上,德资企业只有区区26家,而江苏太仓市一个县级市就有200多家德资企业。

 

以上数据是近期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在全市开放型经济发展工作会议上公开通报的数字。王文涛以此说明济南不够开放,也就是大家习惯性地吐槽“济南太土、不够洋气”在经济指标上的体现。

 

  • 很多外地来的领导,都说济南的干部非常忠厚,但话锋一转呢,说比较保守;说我们城市建设得不错,但是话锋一转呢,说城市土。所以,我们提出"打造四个中心,建设现代泉城",为什么是"现代泉城"而不是"美丽泉城"啊?"现代"是针对"不现代"而言的,这是直感。

王文涛的另一个直感是:

 

  • 我们有些同志过于中庸,中庸是种境界,但是不能用中庸来掩盖平庸,你无所事事不能说是中庸之道,你是平庸之道。

到这里,切中肯綮的关键词出现了。

 

相比于钝感之城、苟且之城甚至还有“憨城”之说,济南其实是座“中庸之城”。

 

这里民风纯朴,是全国少有的本地人不排外、包容性强的城市之一;这里泉水灵动,北方的大气与江南的秀气曾经和谐共存;这里曾是全国自开商埠开风气之先的内陆城市,开放与进取精神远胜今人。

 

但为什么这座中庸之城沦落为平庸之城了呢?

 

中庸之道是儒家的重要思想,“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孔子最看重的是中道,讲中道能达到和谐、和平、但又不同流俗,不人云亦云,能中立而不偏倚。不管在何种情况下,都能持守中道,这种人才能称得上强大。

 

众所周知,中国人向来是得意时信儒家,失意时信道家,儒家是一门积极的学说。而中庸之道被很多人理解为不偏不倚,折中调和的处世态度。

 

不偏不倚可谓公正客观,即使折中调和,那也是一种积极的态度,正视分歧和求同存异。而且,不管在何种情况下,都能持守中道,这种强大的内心和坚持又岂是平庸之人所能做到?

 

可惜啊,更多的人错把中庸当平庸,尤其是从政为官之人,嘴里念叨着中庸之道,行的却是平庸之举,不敢作为,没有担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等待论资排辈。

 

杨鲁豫落马后,廉政纵横杂志撰文披露其两桩轶事。一是在拆除济南火车站钟楼,时任山东省建委主任的杨不认同,颇有微词,被领导认为不成熟;二是从泰安调任济南市长后,在城市建设问题上发声被王敏隔空喊话“有我在别刷存在感”,杨随即谨小慎微,主动示弱。

 

如果上述轶事属实的话,似乎可以说明一个有追求有想法的官员是如何被强大的官场平庸化进而腐化的。

 

错把中庸当平庸,这种思维不仅存在于高级官员中,而且存在于手握鸡毛权力的基层手中。

 

曾经有一个重点项目,市委书记很重视的一个项目,放到基层去谈,谈了两年没落地,最后齐河县后来居上,三个月实现项目落地。

 

就是今天,有企业公开吐槽,济南高新区的一座楼十年办不下房产证;而对更多的中小创业者而言,现在的政府部门是“门好进脸好看”,但就是不办事!

 

 

无所事事的平庸官员被王文涛概括为三种人:太平官、逍遥官、滑头官。

 

为了激励官员作为,王文涛也公开力挺:要建立三种机制,为廉洁勤政、奋发有为的干部提供"保护伞":容错机制,为敢于担当者"兜住底";考评机制,让敢于担当者"吃得香";保护机制,让敢于担当者"无牵挂"。

 

在这样一个经济呈L型走势的今天,一个城市的政府,如果自甘平庸,不等自己被时代抛弃,就要首先被别人抛弃。

 

华为渐渐外迁出深圳龙岗,而选择隔壁的东莞落户,令深莞两地的政府抢商大战陡然升级,这恰恰说明在经济低迷期,积极进取的城市才会赢来发展的明天。

 

对济南而言更是如此。

 

有雾霾,就要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中找到平衡点;交通拥堵,就要在合理规划城市建设与减少扰民生活中找到制衡点;发展缓慢,就要在速度与效率中找到和谐点;官员保守,就要发挥改革派的鲶鱼效应,为一潭死水注入活力之源……

 

如此中庸之道,还是平庸之举吗?

 

中庸之城,其实是对济南的最大奖赏!

本文来源:无风(ID:nowindnowave2)

 

 

 

决策者的首席财富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