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8848

“Because it is there”,因为山在那里。

攀登珠峰的预选门槛,不是体力和毅力,而是你得有足够的钱和时间。

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每年只开放两个时间窗口,单次攀登需要50天以上。官方入场券以人民币计,从北坡西藏进入,需要40万元;走南坡尼泊尔,则是30万元。

2016年4月10日至23日,我参加“8848钛金手机巅峰之路”徒步活动,一行24人,由中国无氧登山第一人——宋玉江带队,从尼泊尔的卢卡拉徒步抵达珠峰大本营(EBC)。这是户外爱好者心中的圣地,喜马拉雅宽大的胸怀拦下北国的冷气和南洋的暖流,形成壮观的四季垂直景观。

因为高反,大本营今年已经死了一名韩国徒步者和一名日本登山者。8848大部分队员在两周之后平安撤离,与我们同团另外七人继续向巅峰挑战,计划于5月10日至20日间择机冲顶。

“站上属于自己的珠穆朗玛峰,这就够了。”8848手机执行总裁冯继超说,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8848,而且都不一样。“人不可能总在巅峰上,但可以总在去巅峰的路上,这会更精彩。”

8848手机执行总裁冯继超

珠峰沿途的闲聊,加上回京的酒话,遂成这段对话,与大家分享——

户外第一原则是安全

罗昌平:这次巅峰之路为期两周,其中徒步大约十天,平时运动多吗?之前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

冯继超:运动,但肯定不比运动员。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这次从很多方面突破了我的极限。

罗昌平:比如说?

冯继超:徒步十天,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这次是以工作为由,要让我去玩上十天,我肯定要疯掉,连续创业的人哪有这个时间。

罗昌平:印象中你在第二站就开始服药了,最后一站放弃徒步,从直升机飞到大本营,有遗憾吗?

冯继超:不遗憾,我是经过思考的。到Namche(南池)实际上就开始有高反了,晚上睡不好。我妈打电话来,说我到3000米以上肯定会有事,因为每次都这样,就跟几年前去北坡大本营一样。

罗昌平:最大的挑战是体力,还是毅力?

冯继超:说到底,还是你的意志。宋玉江队长对我的情况最清楚,他觉得我的状况不好,从Dingboche(丁波切)开始我俩一起住,海拔4400多米。其实在前一站,我已经一夜没睡。

罗昌平:睡不着就是高反的表现,这个由不得自己。

冯继超:是的,一夜没睡,半夜我去找宋队,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导游也找不着。因为没药了,完全没法睡觉。那天宋队就说了,要是还不行,咱们休整一天,如果明天还这样的话,就得坐直升机下去。第二天我就好了,没事了。

罗昌平:到Dingboche(丁波切)的状态似乎不错,休整的那天,我跟你还爬了段山。山下我们住的地方,全被云雾覆盖了。

冯继超:包括第二天咱们走,我的状态还是不错的。但到了4900米,也就是住在Lobuche(罗波切)的那天晚上,我很担心了,我说这已经突破了我睡觉的最高海拔,肯定不行。晚上我把泡腾片吃了,还有阿司匹林小药丸,结果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老宋叫我,我一起床就头晕,赶紧喝水。我喝水都是疼的,阿司匹林烧胃。喝点水就想吐,门口不都有个桶么,我一吐才发现,八颗药丸,黏糊糊的掉下来了。

罗昌平:药服下去一晚上,没有消化掉?你的肌体可能不工作了。

冯继超:对,所以早餐也吃不下了,早上喝的水也吐掉了,那个时候坚决不想走了。

凡是到过珠峰的人,不会随便说“征服”二字

罗昌平:你说去过北坡,那条线路没有休整和过渡,开车直接上去,高反可能更明显。南坡主要靠徒步,有时间适应。

冯继超:开车去北坡,从西藏日喀则出发,半路呼吸就很困难,到了大本营开始吐,也就呆了半个小时吧!下着雪,很冷。本来是要住在那儿,帐篷都预定了,但是没办法!我很喜欢在户外的,在户外的第一原则就是保障自己生命的安全。在生命面前,没有什么事情不可以放弃的。

罗昌平:尼泊尔境内的南坡路线,在《绝命海拔》中出现过。电影里,有人就差最后一步到珠峰,不甘心,一定要走到,结果自己不能保命,还害死了队友。

冯继超:这是无意义的,它不存在征服的概念。我们有理想,但是也要面对现实。经营企业不也要这样吗?当你的资源不足以支持你,必须采用某些工具或手段的时候,你可以选择。这是我给自己的理由。

罗昌平:在大自然面前还是要有敬畏。不是我们征服珠峰,很多时候是珠峰征服我们。或者说,我们有幸站在珠峰的肩膀之上俯瞰这个世界。

冯继超:凡是到过珠峰的人,他不会随便说“征服”二字,他只是更接近一些而已。我回来之后看见一句话,“所见即可见”,个体太渺小了。

登山就像创业

罗昌平:你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又是参与者,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冯继超:登山就像是创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活动的最初想法是建设8848手机品牌,我们想传递对这个品牌的价值的理解。当然了,真正走下来,用脚步去丈量,你会觉得珠穆朗玛峰这几个字没那么轻松了。没有走过的人,你跟他讲他永远理解不了。

罗昌平:飞到大本营之后是什么感受?跟在Lobuche(罗波切)一样吗?

冯继超:到那之后更严重了。走路都艰难,从停机坪下来,再往上就上不去了。我的包和水杯都落在那儿了。

罗昌平:似乎是无意识的。我们走到大本营时,有队友进帐篷之前摔了一跤,后来问她居然说不知道。

冯继超:我有一段还蛮好,刚到那会,坐下来喝了两口水。喝了就想吐,吐完再喝呗。后来我没得吐了,因为没吃东西,感觉心跳得要蹦出来。我说我要吸氧,他们不给我吸氧,劝我说不如尽快下山,午后天气多变,三点钟没有飞机了,下不去可能更麻烦了。

罗昌平:下不去,就必须挺一个晚上,这很危险。不过跟别的团相比,8848团队似乎还过得去。

冯继超:我们算好的。宋队自己都很满足,他说带二十几个人,全部上了大本营,他很有成就感。一般情况下,非专业队员也就能上来一半。

罗昌平:这确实是一个适应的过程。给我印象很深的一点是,连专业登山队员都不是一次性冲顶,需要不断上上下下,反复适应环境。从好记星到背背佳,再从E人E本到8848手机,你们团队连续创业很久了。

冯继超:我和杜老师(杜国楹)无数次走在创业路上。从大本营下到加德满都,回想起来,一路真的太美了,美得让人窒息。但是,在那个时候,你没有觉得她很美,因为你在那种状态下,身体极度疲。前面只有一条路,走!你只要坚持走,就能够实现。

罗昌平:记得你在朋友圈发过一句话——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梦想在脚下。

冯继超:徒步这十天,每天的“最后一公里“让人觉得极度难过,那简直就是煎熬。每天到达的时候,都觉得已经承受不住了,一分钟都不想呆下去,就想跑。好,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又雄赳赳气昂昂的,又打起精神走,又走到了。

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梦想在脚下

这不就是经营企业吗?一开始想的都很美好,但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你得不断去解决,只要坚持往前走,不就到了吗?最后一站,我放弃了徒步,选择坐直升机上去,心理上做过挣扎,当时我也想如果有可能一定要走上去。后来挣扎的结果是,到达目的地的方式方法有很多,工具也很多。

罗昌平:连续创业,估计跟登珠峰一样,需要不断适应各种商业环境,不断突破新的高地。

冯继超:回来想过这个东西,包括你的人生,包括你做企业,你管理一个组织,有什么不一样的?都一样,越往上就越难。能上珠峰的人肯定是少数,就像杜老师讲的,能当专家的人都是少数嘛!咱们每走一段发现人少一点,每走一段发现人更少。

8848手机的来由

罗昌平:似乎没有手机以一座山的海拔来命名,而且是非常有象征意义的世界最高峰。这个名字从何而来?想表达怎样的含义?

冯继超:我们早初决定做手机,并不叫8848,而是E人E本。

罗昌平:手机的名字就叫E人E本?

冯继超:对,但我们心里还是想,它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更能代表它身份的名字,取了很多,也向社会征集了,于是就有了8848。

罗昌平:这些年创业者取名字,据说先是去动物园找灵感,然后到植物园,再上菜市场。8848不是的,这个名字很有国际范。

冯继超:对。这个名字所有人都觉得好。它特别容易被记住,比较国际化,容易被识别。

罗昌平:跟定位也有关系。

珠峰EBC大本营

冯继超:和这个产品的定位特别契合,真是天意。因为我们要做中国最高端的手机,我们的客户,这帮人的特性就是探索者,冒险者,创新者,攀登者,8848恰恰诠释了这些特性,很多客户都很喜欢这个手机名字,包括王石。

我们做E人E本的时候,想找王石代言,被拒绝了。8848这个事儿,我们还没做出来呢,一说让他来代言8848手机,他说,这个可以。

罗昌平:确实是不二的人选,个性企业家,两次上珠峰。

冯继超:所以这次团队在大本营跟他做了连线。我认为珠峰徒步这个活动,将来能持续去做,凡是去过的人,对8848的品牌会有更深的理解。

巅峰汇是要做什么?

罗昌平:走到大本营的队友,都获得了巅峰汇钛金勋章。巅峰汇到底要做什么?

冯继超:从做手机的第一天起,我就有这样一个想法,给这群人打造一个平台,买8848手机仅仅是一个开始。

罗昌平:一个高端的社群?还是一个富人俱乐部?

冯继超:它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中国的先进力量,或者说至少代表着一种趋势,一种方向吧!我们不希望它变成所谓的富人俱乐部。

罗昌平:富不是它唯一的标签,你刚才说的还有冒险,创新,探索等。

冯继超:这帮人永远都觉得自己在路上,就算是马云,他还讲“说不定我们两年就死了”,他的危机意识和忧患意识很强。我们是想用手机这样一个终端,和中国最有思想、最有力量、最可能创造未来的人共生共事。

我们把巅峰汇归纳成两大块:一个叫钛金生活,一个叫钛金特权。钛金生活是这帮人的生活圈子,看他需要什么样的服务;至于钛金特权,是用钱也未必能买得到的,是我们另一种增值服务。

罗昌平:彼此之间也是一种身份的认同吧?!

冯继超:对呀,比如登珠峰,你交得起钱,人家未必带你玩。因为这是少数人的游戏,这是某种特权,这种特权跟官场的有本质区别,是圈层文化。

巅峰汇的意义,是成为新的、向上的、未来的一股力量。不是像马云啊柳传志啊,我们的客户不是这种人,他没有觉得自己已经在巅峰了,他是走在巅峰的路上。所以这恰恰是一种很重要的精神,这是我们想要的状态。

8848手机巅峰汇钛金勋章

罗昌平:改革要跟向上的新势群体在一块,这大概也可以理解为相似的一股力量。

冯继超:是的,他们本来就是中间向上的力量,这帮人不能仅仅是享受钛金生活,还得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所以,我们未来要和公益组织结合,承担更大的责任。我自己就是中国狮子联会北京会员的管委会主席。

罗昌平:怎么加入巅峰汇?你们会设置多高的门槛?

冯继超:正在弄,昨天还在讨论,确定章程与规划。未来,巅峰汇甚至可以超越手机,我们现在有一个销售部门,跟名车会、珠宝会、定制会等合作,一起搞活动,共享客户资源。巅峰汇给会员推荐的,都是经过我们严格审核过的,这是一条很长的利益互动链条。

站上属于自己的珠穆朗玛

罗昌平:我们这个团一共24个人,大部队已经撤下,还有7名队员近期要挑战珠峰,队长宋玉江这次是无氧登顶。对他们有何期待?

冯继超:一路上能看到,他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另一方面,他们大多有登过7000米以上的经验,这次顺利登顶的可能性比较大。我跟宋队说了,不要勉强。

罗昌平:哈哈,不要勉强!

冯继超:为什么这么讲呢?第一,不一定所有的人都能登顶;第二,不要非得保证某个人登顶;第三,不登顶你也是英雄。所以,不要太在意这个结果,因为你登了顶还得下来的。

罗昌平:有时候下坡路可能更难走。

冯继超:没登顶,你永远都可以登顶,所以这没什么,我觉得很正常。影响这个结果的因素会很多,我把这件事看得没那么重要。

罗昌平:站上属于自己的珠穆朗玛峰,这就够了。

冯继超:你说得对,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8848,而且都不一样。你不可能总在巅峰上,但你可以总在去巅峰的路上,这会更精彩。王石登完顶峰,激起了他更多的登顶愿望。他现在玩游艇,觉得那也是有巅峰的,于是新的珠穆朗玛出现了。

罗昌平:在你的愿景里,8848手机的巅峰是什么?

冯继超:价值观引领未来,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跟钱没关系。我们给8848手机的定义是,做一款能代表中国制造的手机产品。国人都要去日本买马桶盖,去日本买电饭煲,如果中国企业生产的马桶盖比日本还好,他会跑日本去买么?不行啊,不是老百姓消费不起,是我们有钱得到国外花,你做的东西不行啊,是供给侧出了问题。

我没有去做一个华为,也没有能力去做一个小米,我们想把工匠精神发挥到极致,我们的产品卖得那么贵,是因为所有的材质都用最好的。

罗昌平:还有服务。

冯继超:是的,特色服务交给巅峰汇。德国人做产品,没有质优价廉的说法,老外说的很好,一分价钱一分货。当然,不是说你用一堆最好的材料就一定能做出最好的手机,我们会在不断试错中成长。

中国的手机行业和未来的电视机行业没什么不同,原来中国电视机大都是日本产的,最后还不是变成国产的?中国市场足够大,而我们对市场的把握程度更准,距离顾客更近,要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指挥作战。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