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深高房价正无声地杀掉青春人生:这里有两个真实样本


智谷君语:

当下财富大膨胀和大转移常令人措手不及,一线城市房价诡异暴涨即是典型。高房价,正在深刻改变年轻一代的观念和生存方式,“勤劳致富”的信念正在被现实推翻,对寻求持续竞争力的城市和国家来说,绝非幸事。

本文提供了青年人和高房价短兵相接的两个鲜活样本。一位在深圳,另一位在北京,两座不久前都经历过房价暴涨的城市,生活于其中的社会中间阶层,心态和行为正悄然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北京

绝望的李磊:被暴涨的房价杀死在五环

文 | 江夜雨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李磊最近无比失落。

比不了富二代,拼不过官少爷,这都认了。可就在最近,家庭出身、人生经历都无比相似的小王又在李磊胸口狠狠地打了一记闷棍,说不出的滋味。

小王与李磊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两人都来自小城市,父母都是普通人,教育背景、工作收入几乎完全一样,几乎就是一面镜子。唯一不同的,李磊在五环买了一套两居室,小王买了一套学区房。

本轮一线城市房价的暴涨,表现得极不均衡。这一边,核心市区和学区房狂飙猛进,另一边,偏远郊区沉寂如死水。很不幸,李磊的房子不属于前者。

手上没多少钱,为了住的宽敞一些,几年前李磊选择在偏远一点的区域购置了人生第一套、也是目前唯一一套房子,在一幢破旧的90年代建筑里,一对小夫妻开始了新的生活。

波澜不惊的几年过去了,除了几道皱纹,李磊的生活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当然也没有收获,不过还好,也没损失什么。直至首都房价再次吹响上涨的号角,刺破了李磊安详的梦境。

他被现实惊醒。居然,是个噩梦。

二十万!

五十万!

一百万!

两百万!

市区房价格上涨的速度,突破了想象力的天花板。

对李磊而言,换房是他早晚无法回避的一道坎。且不说每日在地铁上被挤成渣,来回奔波数十公里,在破败的老旧电梯里提心吊胆,这都忍了。最重要的,将来有了孩子怎么办。按归属学区,到楼下的打工子弟学校就读?李磊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生来就是丑小鸭,输在起跑线上。

童话里写得明白,丑小鸭为什么能变成天鹅,因为父母都是天鹅。

李磊想要的,只是将来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总不能,自己拼搏十几年,从三线城市来到一线都市,到头自己的孩子居然要在五线乡村的环境中成长?

而改变这一切所需要的,只有一套房子,一套学区房。

现实原本也没有那么恐怖。工作几年,李磊有点儿积蓄,卖了现在的房子,咬咬牙,垫垫脚尖,多贷点儿款,也能看到换房的希望。但,这是几个月之前。

自己的房子没涨,其他房子暴涨甚至翻倍,李磊实实在在地错过了几百万。

像是一场错过下注的荒诞赌局,又像是被无声杀掉的青春人生。

周围同事的小孩基本都到了入园、入学的年龄,早就在内城买好了学区房,李磊原本以为自己将来也会像他们一样,虽然费力,但总有办法。可现在,连最普通的学区,甚至是内城无学区的房子,都已经跑远,远得让李磊连汽车尾气都看不到了。

李磊不愿意承认,可更让他难受的,是身边人的对比。

同年来单位工作的小王与李磊同岁,同样来自小地方的普通家庭,勤奋程度、工作能力都不如李磊,领导也更器重和赏识李磊,但去年小王购置了一套面积不大的小学区房,一转眼价格居然翻了一倍!

李磊心中默算了一笔账,短短几个月小王的收益已经超过了自己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工资。

揪心和难过之后,李磊只能“呵呵”,就如同一万匹草泥马从身上踩过之后再回过头来欣赏自己的尸体,居然看出了那么一点点无厘头的喜感,或许是对自己的嘲笑吧,当然,混杂着那么一丝“蛋蛋的忧伤”。

站在这幢宏伟硕大的办公楼里,隔着光亮剔透的巨型落地窗,透过让人窒息的厚重的雾霾,李磊凝视着车水马龙的长安街,不远处,一些重要的讨论正在进行,一些重大的决定正在发生。

李磊不知道,他们会如何看待和评价这波浩浩荡荡的房价大奔袭。可能某些人曾经像念作文一样当着众人大声朗读李磊们撰写的材料,可能那些报告里有几个字体现着李磊们几年的工作成果。

有那么多的可能,但李磊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自己被抛弃。

被这个大得吓人的城市,被永远疯狂的房价,甚至被自己。

李磊找不到原来的自己了,那个积极乐观、永远对未来怀揣希望的自己,那个曾经在课桌前埋头苦学钻研难题的自己,那个曾经在电脑前字斟句酌修改简历的自己,那个对着镜子套着廉价西装笨拙地梳理发型的自己,那个在人前侃侃而谈、从容自如的自己。

找不到了,那个自己早已经迷失在“生存”这两个字里。怎么看这两个字都是用血写成的,噢,对,就是自己的血,沾血的梦想。

本文来源:江湖夜雨不熄灯(jhyybxd)

深圳

一位程序猿的自白:买房还得靠创业?

文 | 吴家明

深圳南山科技园,一个许多人看中的“未来硅谷”,许多所谓的“科技民工”在这打拼,每个人心中都带着各自的梦想。

  

年近30岁的小陈,就在这号称人才聚集的科技园上班,而且已经3年的时间。至于他的工作,就是被无止境调侃的程序猿(程序员),但年近30的他总觉得有件事没完成:30还没立,因为还没结婚,还没买房。

  

没结婚没买房,就算“没立”,这的确有些偏激,但小陈就是这么认为……

  

梳一头乱糟糟的卷发,肤色偏暗,说起话来总是强调“逻辑”和“流程”,这就是小陈给人的第一印象,但他却拿着已经很不错的工资:税后拿到手近20万元。

  

“为什么一直没买房?”

  

“工作太忙,经常加班,所以连认识女孩子的时间都很少,也没啥动力去买房。”小陈觉得2015年的深圳房价,让他彻底崩溃,“2014年南山的房子每平方米3万元左右一堆可以选择,但经过2015年,这些3万多的房子都涨到了7万多,也就是说买一个70平米的两房就要500万。”

  

这时,小陈开始了一道算术题:一年20万的工资收入(就算不吃不喝就算不下岗)要在如今的深圳买500万的房子,需要25年。

  

算上工资会涨(美好的希望),也要20年吧。

  

给了150万首付,20年还贷,每个月还贷款超过21000元……

  

“为什么不在远一点的地方买房子呢?”

  

这时,作为收入不错的程序猿,小陈讲起了所谓的“生活品质”,浪费在路上的时间,不如拿来休息……而且,500万的房子在深圳市区,也没多高的“品质”。

  

这时,小陈的公司有了一个外派的机会:去广州工作。摆在小陈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离开深圳,二是继续熬!

  

“第一条路相信很多人都在想,也有很多人已经做了,身边已经有好几个朋友离开了深圳,去了广州,广州现在的房价还是比深圳低很多,这未必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在深圳生活多年,已经习惯了,所以我的选择是留在深圳。”

  

然而,如果还想留在深圳,单单靠薪水的确很难满足小陈的买房“要求”。小陈心里想的只有一条:创业!!要更快买到自己中意的房子,只好寄希望于创业。

  

关于程序猿创业,网上的段子一箩筐。很多程序猿的最高理想就是写一个共享软件,一年可以挣几百万。不过,小陈又搬出了自己的一套“逻辑”:人生的十字路口我要重新正确地认识自己:第一,年纪偏大,如果再混几年在软件界还不能混个领导当当,以后谁敢要?第二,这几年里写的是公司的业务逻辑代码,技术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人家认为几年工作经验的程序猿,不能只会这点东西。经过深思熟虑,转行!

  

还好,小陈还有点“才艺”:会做菜特别是蛋糕。在网上搜索了一大堆的创业项目,他得出的结论是:饮食行业创业成本最低,多数人创业都会从餐饮行业入手。而且,小陈准备先开一家网店,来一次“互联网+蛋糕”。当然,创业初期小陈还不敢贸然辞去20万的工作,选择先和朋友合作。

  

从材料的定价,甚至是包装盒的选择,小陈挤出了平时休息的时间来准备。看来,高房价对他来说反而成为了一股动力!

  

跟所有人一样,程序猿转型创业,风险都是未知的,买房只是其中一个目标,小陈希望更多是实现自己的愿望(同时也能买房)。按他的话来说,有人选择离开,但我还是愿意把最好的青春留在深圳!

本文来源:证券时报网

微信已经开设了微信公众号置顶功能,快快置顶智谷趋势,把最好的位置,留给最优质的信息。

荐号

曼哈顿资本圈

ID:MHTcapital

揭开财富帝国最深处的秘密

——“性、谎言、录像带”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哦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