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论李大霄、任泽平的倒掉

◎文丨邹志峰


有感于5月6日证监会拟暂缓中概股回归,从而引发当日沪深股市大跌,我写了《中概股回归就是还乡团大扫荡》一文。主要的意思是说,现在股票仍然贵了,从而有充分的套现空间,让中概股们有还乡扫荡的强烈意愿。

 

一些看到文章的朋友提出了疑问,认为现在股价基本合理,不存在估值太高的问题,而且很多专家也是如此认为。

 

确实,现在当红的网络股评家们,大多数认为现在股市的估值基本合理,比如第一网红李大霄先生,就认为周五的暴跌不过是“熊的第四个小脚丫”,又创造出一个新词叫“牛躲躲”。杨德龙先生则坚持千点反弹论,认为股市低估,短线应反弹到3600点左右。而任泽平先生也认为3000点以下都是空头陷阱,“A股估值处于估值历史均衡略低水平”。这么多牛人都认为A股估值合理,那股票是不是真的“贵”呢?

 

现在大家谈到估值,一般仍然习惯于用市盈率(PE)和市净率(PB)两项指标。截至5月1日,上证A股的PE在14.29倍,PB为1.51倍,沪深300的PE为11.94倍,PB为1.4倍,中小板的PE则高达52.02倍,PB为4.22倍,创业板更是高达68.98倍,PB为5.97倍。单从数据上来看,上证A股和沪深300的估值似乎比较合理,或者甚至略有低估,而中小创则无论如何也得不出估值合理的答案。

 

不过,聪明的股市炒家则创造出了市梦率的概念来解释:因为这些中小创公司代表着高速发展的新兴高成长产业,代表着中国的希望和未来,也代表着我们的梦想,所以给出多么高的估值都不为过。好吧,那我们就分头来看。

 

1银行股真的便宜吗?

 

在所有权重股中,银行板块是最重要的,号称定海神针。银行板块因为市盈率极低,大多数长期破净,而普遍认为被严重低估。有很多自诩为价值投资者的人也坚定地长期持有银行股,称为“银粉”。但银行股真的便宜吗?被视为优质大蓝筹的中国银行股这包草里到底包了些什么?真的是太难说了。

 

去年,为了解决地方债务危机,同时也延缓银行爆仓的危险,国家搞了地方债务置换。今年,大量僵尸企业债务难以偿还,又想出了债转股的招数,一个字,就是拖,把风险向后延伸。但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那潜伏在水下的不良资产何时浮出水面,只有天知道。而银行真实的不良率到底是多少,恐怕谁也说不清楚。

 

那么,银行股真实的PE到底该是多少呢?到底是低估了还是高估了呢?

 

巴菲特曾经说,如果需要利润表的数字,他和芒格可以做出非常漂亮的当期损益数字来。芒格甚至有更为极端的说法,他说:“你每次看到EBITDA(即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这个词汇,你都应该用‘狗屁利润’来代替它。”

 

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在《证券分析》第31章“损益表分析”中,开宗明义地讲到“收益不仅是波动的,而且是随意决定的”。很难想像,“这些构成公司价值大厦的每股收益,不仅波动频繁,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人随意决定和操纵的”。

 

这样看来,银行股是不是真的如此被低估?如果真实的利润都有问题,那建立在此基础上的PE数,又该打多大的一个问号呢?除银行外,非银金融的保险和券商股,由于有大量金融资产,又有着超强周期性的特色,属于你牛他更牛,你熊他更熊的角色,是否低估,要看大盘的脸色,也很难说。其他二线蓝筹有估值比较合理的,像传统防御品种的伊利股份、贵州茅台等,但也难说很便宜。

 

2中小创的估值仍不低

 

我们再看看高高在上的中小创。如果从高点算起,很多妖股大多已被腰斩,但是估值仍不低,对于这点恐怕持反对意见的人不多。看看一大批急吼吼等着出逃的产业资本和大股东们,他们恐怕最清楚公司是贵还是便宜。

 

而去年一大批公基疯狂炒作这些所谓的成长股,如据《每日经济新闻》2015年5月13日报道,汇添富旗下六只基金抱团出现在安硕信息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而富国系基金扎堆买入光一科技,易方达系基金则大举入驻全通教育,其他还有华商系、嘉实系等基金持有的个别上市公司股份,也超过该上市公司流通盘的10%。这公然以坐庄的方式炒作单只股票,也是造成股灾惨剧的原因之一,但是到现在仍然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

 

巴菲特在1959年度给股东的信中说:“也许还有其他估值标准正在进化,将永久地取代旧的标准,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也许我是错的,但是我宁愿接受因为过度保守而招致的惩罚,也不愿相信树木将长至天空外这样的‘新时代’投资哲学而造成的错误结果。后者的错误将可能给资本带来永久性损失”。

 

3举两个股票例子看估值

 

当然,股票的估值是一门很复杂的艺术。格雷厄姆也说内在价值只是一个近似值范围,他形象地比喻说:“我们很有可能只需通过观察,就能判断一个女人是否达到了投票的年纪,而无须知其岁数;或者判断一个男人的体重是否超标,而无须知其体重。”那么,就让我举两只股票的例子来毛估一下。

 

2012年底,我因工作原因去考察一个同行企业——南京三六五网站。有三个现象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1、在南京他们俨然是“地头蛇”,搜房被他们打得很惨;2、办公条件很差,公司总经理邢炜的办公室可用斗室来形容,多进来几个人就转不开身;3、团队年轻有朝气。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董事长胡光辉在请我们吃饭时,看了看手机,叹了口气说,今天股价又跌了。当天该股股价在30多元,市盈率不到30倍,而公司收益增长率大概可以达到50%,再加上它的总股本仅有5000多万股,市值只有15亿多,这真是一个袖珍绩优股。但是不久后它的市盈率便突破了100倍,而收益增长率却并没有显著提高,相反还略有下降。到股灾后的今天,它的市值近65亿,PE仍在70多倍,而净利润则连续出现下滑。你说它现在是贵还是便宜呢?

 

另一个例子是红旗连锁。当你在2013年7月,以14元的价格买入它时,这是一家PE不到20倍的上市公司,盘小绩优。虽然成长性稍逊,但是稳定发展,女老板曹世如也精明能干。但是到大家都认为估值合理的今天,红旗连锁的PE近40倍,PB也近4倍。难怪曹老板已经准备减持1.77亿股公司股份了。

 

4看好自己的钱包

 

如此看来,沪深股市的估值真是难说便宜。放眼望去,倒是市盈率近百倍、市净率近十倍的妖股比比皆是。这让我想起了很早就开始警示创业板风险的李大霄先生,他甚至贴出一个惊悚标签——“黑五类”。只是如今黑五类仍在,大霄却已被情绪控制,似乎进入到一种偏执的做多状态,口号多于理性,情绪代替了分析,甚至打出了牌子:绝不投降。

 

我还是那句话,任你再有多少做多的理由,最危险的只有一个字——贵。如果没有足够的安全边际,奉劝大家以自己的身家性命和血汗钱为重,不要又被一茬一茬地割了去,而至于李大霄先生,他投不投降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我们都不愿意唱空自己的祖国,我们都愿意为崛起的中国呐喊,助改革背水一战。但在估值的堰塞湖没有泄洪之前,暴风科技等一干既得利益者准备随时高位套现,中概股的还乡团还在时刻准备紧急回乡扫荡时,我们最好还是冷静地看好自己的钱包罢。

 

来源:乐趣投资(lequtouzi)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