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权威人士”再现人民日报,用最“干脆”方法点破高层经济意图丨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丨严九元


“权威人士”谈中国经济之浓缩白话版

(今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此为传递最高层经济意图的重要吹风文章,值得重视。此为浓缩白话版,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获取访谈原文)

问:一季度好于预期,“小阳春”来了?

权威人士:看见指标回升就喜形于色,Naive!趋势并没变,跌也跌不到哪里去,涨也不可能大涨。我国经济运行是L型的走势。不是U型,不是V型,更不是“LV”型。

问:东部沿海稳中有升,而东北和中西部依旧困难,有外电称为“两个世界”,这种分化传递出什么信号?

权威人士:顺新常态者昌,逆新常态者亡。我看也不是什么坏事。

问:一季度经济依然在靠固定资产投资 “打鸡血”呀,该怎么看呢?

权威人士:投资刺激是需求侧的招儿,我们的主攻方向是供给侧。投资扩张不能过度。最重要的是工作中要做到两个“确保”:第一确保听中央的,第二还是确保听中央的。

问:调控工作出现了“两难”:克服经济下行,杠杆率就会提高;去杠杆,会影响经济增速,顾哪头?

权威人士:不以增速论英雄。股市、汇市、楼市不能简单作为保增长的手段了。房子是给人住的,这个定位不能偏离,要通过人的城镇化“去库存”,不要通过加杠杆“去库存”。四万亿那样的“大水漫灌”的方式不会再搞了。

问:供给侧改革做到哪一步了?

权威人士:一些方案已基本成型。接下来中央还要专题研究,并尽快推动贯彻落实。

问:供给侧改革中行政手段用得多,“去产能”是“一刀切”“搞摊派”“计划经济老一套”吗?行政手段是否必要?

权威人士:用行政手段来减少行政手段的干预。比如,减少对“僵尸企业”的补贴,不靠行政命令、单靠市场行吗?

问:“去产能”、“去杠杆”会否与稳增长存在冲突,加大经济下行压力?

权威人士:长痛不如短痛。

问:这几年,乐观情绪与悲观论调并存,如何引导好社会心理预期。

权威人士:稳预期的关键是稳政策,不能摇来摆去。避免一惊一乍,不搞“半夜鸡叫”。

问:如何看待“三种人”(即企业家、创新人才、各级干部)?

权威人士:他们是三个“关键少数”。要建立新型政商关系。在一些具体政策执行上,不要盲目翻旧账,使创业者有安全感。

问:如何防范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

权威人士:今年伊始发生的股市汇市动荡,高杠杆是“原罪”,要彻底抛弃试图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做大分母降杠杆的幻想。

问:“去产能”是否会给就业带来冲击,进而引发影响社会稳定的风险?

权威人士:“保人不保企”,勇于处置“僵尸企业”。

问:今年以来,肉价菜价走高,如何既防范可能出现的通胀风险也注重防范通缩风险?

权威人士:美国在警觉通胀,欧洲、日本在反通缩。认为中国通胀的人在增加,认为通缩的人也不少,复杂。

依我看,还不能匆忙下结论。一方面,物价普遍大幅上涨缺乏实体支撑;另一方面,市场流动性充裕,居民消费能力旺盛,出现严重通缩的可能性也不大。

智谷趋势独家解读

1

神秘的“权威人士”今日现身人民日报头版谈中国经济,这是第三次。

“权威人士”到底是谁?观察其三次出现的时机,可发现一些秘密。

每一次“权威人士”出现,此前必有最高决策层参加的经济会议召开。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曾分析称,“在中共中央机关报重要版面,由不具名的“权威人士”回应社会重大关切的做法,是沿袭自中共历史上一项悠久的传统。”毛泽东就曾化身“中产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评论。

“权威人士”公开谈中国经济,当可视为最高层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

2

“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出现三次,情况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谈论宏观经济形势,2015年5月和这一次属于此类;第二种类型是专题类,2016年1月的《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便属于专题类。

但是,同样是在第二季度出现,“权威人士”这一次的口径和2015年却存在微妙差异。

2015年5月,彼时中国经济一季度GDP增长7%,创六年新低,进出口急转直下,悲观声音较多。那时,信心比什么都重要。因此,“权威人士”在第一次现身时,不回避问题,但说的更多是成绩和充满正能量的话:

“7%是一个让人‘不难受’的速度,用老百姓的话讲就是既有‘面子’又有‘里子’。”“增速回落是新常态一个重要特征。”“经济增速符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预期目标,经济运行仍处合理区间。”

但反观这一次,在一季度经济数据反弹的催化下,“U”型、“V”型反弹的乐观预测陆续浮现,这种忽视风险、过度乐观的声音甚至在体制内有不小市场。可以发现,这一次“权威人士”不仅肯定地判断:“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同时还提醒称“对一些经济指标回升,不要喜形于色。”

这种泼冷水的清醒姿态,是此前所未见的。

3

地区和行业分化的加剧,是中国经济发展不可避免的特点。

在今天人民日报的文章中,就出现了“东部沿海地区经济企稳回升势头强劲,但东北和中西部地区一些资源型省份的经济依然比较困难,有外电称为‘两个世界’”的说法。

分化的背后是国家经济地域格局的重新洗牌。如何看待分化,会影响国家经济资源的配置。

从今天的访谈来看,“权威人士”对分化的趋势可谓充满底气:

“分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在新常态下,我们最需要优化资源配置,这意味着分化越快越好。在可预见的未来,在经济分化中,我国将不断冒出更有活力的地区、更具国际竞争力的行业和企业,但有些地区、行业和企业日子也会越来越难熬”。

字里行间,透露的是对分化规律的尊重乃至欢迎。

“权威人士”2016年这种看待经济分化的积极态度,在2015年是看不到的。彼时的说法是:“调整时不可避免的也是必须的,调整必然带来分化。有的地区也知道要转方式,不转不行了,但还要一个过程。”

面对经济分化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倾向扶持代表未来的领先者,另一种是倾向振兴落后的一方,“权威人士”态度似乎发生微妙转变,倾向前者。

4

对比三次访谈对中国经济走势的判断,可以发现一些差异:

第一次只是说“未出现断崖式的急速下滑”,进入2016年后便提出“L型增长阶段”,期间的差别,在于“L型”有个比较稳定的托底阶段。

从否定式的“未出现急速下滑”到肯定式的“L型走势”,显示高层对经济的中长期走势基本取得共识,甚至趋向乐观。

与极度悲观的急速下滑和过度乐观的“V”型、“U”型相比,“L”型显得更加审慎。但如何在不“大水漫灌”的前提下延长“筑底”阶段,无疑是巨大挑战。

5

访谈提到“树不能长到天上,高杠杆必然带来高风险,控制不好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导致经济负增长,甚至让老百姓储蓄泡汤”。这说明,对于高杠杆隐藏的高风险,高层已经意识到了,并且一定会及时采取措施遏制的。

不久前,甚至有学者说中国金融整顿已经开始了。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分析认为,这说明高层对于高杠杆的风险是有清醒认识,将会给市场带来影响。

访谈也提到了股市、汇市、楼市。谈话指出“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尊重各自的发展规律,不能简单作为保增长的手段。”也就是说,这几个市场不能被工具化,它该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不能为了稳增长而去刺激。民生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称,这个说法是第一次提出。

房地产更是如此。“房子是给人住的,这个定位不能偏离,要通过人的城镇化‘去库存’,而不应通过加杠杆‘去库存’,逐步完善中央管宏观、地方为主体的差别化调控政策。”应该说,这是对前期一些地方房地产政策的“拨乱反正”。

6

去年A股股灾、年初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泛亚、E租宝、中晋等投资理财机构相继倒掉、国企债务违约,中国经济风险可谓此起彼伏。哪些风险最要紧?

在“经济风险怎么防?”的大问题下,一共被分解为三大问题;

  • 1. 能否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 2.“去产能”是否会给就业带来冲击,进而引发影响社会稳定的风险?

  • 3. 如何既防范可能出现的通胀风险也注重防范通缩风险?

在2015年谈及经济风险的时候,权威人士仅强调“对以高杠杆和泡沫化为主要特征的各类风险仍要引起高度警惕”。可见,进入2016年,就业和物价问题衍生的风险有所显现。

7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权威人士”特别提到“预期管理”:

“稳预期的关键是稳政策。宏观经济政策不能摇来摆去。”“要善于进行政策沟通,加强前瞻性引导,提高透明度,说清政策目的和涵义,减少误读空间,及时纠偏,避免一惊一乍,不搞‘半夜鸡叫’。”

相比起2015年“权威人士”在最后一个回答中提到的“明确的政策信号是稳预期的关键”,这一次,不仅把“预期管理”作为五大要点中的单独一点来谈,而且把话说得更重,暗含对“宏观政策摇来摆去”、“政策目的和涵义没有说清”的提醒,耐人寻味。

微信已经开设了微信公众号置顶功能,快快置顶智谷趋势,把最好的位置,留给最优质的信息。

荐号

曼哈顿资本圈

ID:MHTcapital

揭开财富帝国最深处的秘密

——“性、谎言、录像带”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哦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