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中國經濟存諸多變數,錢放在哪裡最安全

精彩推薦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趨勢 139

導讀:

4月23日,經濟學家、原國家統計局局長邱曉華在在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智庫發表《2016中國宏觀經濟走勢分析與預測》演講。這是近期分析中國經濟問題最有見地的演講之一,洋洋數萬言,智谷提取精華部分,濃縮為六千餘字,乾貨滿滿,以饗讀者。

◎文丨邱曉華


現在,我把眼光回到今天,看一看今年中國經濟的一些主要方面的變化。

1增長的問題

中國經濟從增長的角度,從今年看未來,一個基本的結論是:有底,但是沒有高度。未來一段時間,中國經濟很可能就像人們說的,是一個“L”形的發展態勢,它是一個有底部的增長態勢,由底要往上走,在未來若干年都不是那麼容易。

這個“底”在哪裡?就是“十三五”提出來的“6.5%”左右,今年也好、明後年也好,中國經濟都將在6.5%這個底線上面來增長。不會明顯跌破6.5%,也不會明顯高於6.5%,

從趨勢上看,從時點上看,會圍繞着6.5%小幅度地波動。6.5%是黨在新時期最基本的目標,因此,政府網想方設法都要讓這個“底”守住。

而中國又是一個相對獨特的國家,它的獨特性表現在兩方面:

第一,它有一個很健全的行政組織體系,從中央到村一級,有一個很健全的行政組織體系,這在世界範圍之內除了朝鮮都是少有的。第二,中國是一個政府還掌握着相當要素資源的國家,從土地、銀行到礦產,甚至到人——比如說我們中國所有的聰明人、能人,大多數掌握在政府的手上,哪怕是民營企業家都掛上了各種的社會職務,他也納入到政府的體系裡面。所以,它能夠運用強有力的行政手段,運用自身所掌握的要素資源,來實現短期的發展。這是別的國家所沒有的,所以它不會輕易地讓GDP增速跌破6.5%這個底部。

從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一些政策面上來看,我們同樣能夠看到中國經濟在政策面上還是有一定的控制力。

貨幣政策方面,雖然利率槓桿的使用是越來越接近天花板,但是在其他貨幣工具方面的使用還是有很大的空間,降准這是一個還有很大空間的工具,現在18%左右,你降到10%左右的正常水平還有8%,降到15%的安全線,稍微這裡要寬鬆一點,也還有3%,每降1%就可以增加超過1萬億的商業銀行的高能貨幣,從這個角度來說還是有貨幣政策靈活運用的一定的空間。

財政政策方面,儘管前面講地方政府債台高築,但從整個中國政府的角度來看,目前的負債率高的測算50%左右,政府自己說40%左右。不管是40%還是50%,甚至如果再加一塊,也在世界正常範圍之內。

從政府的角度來說,它還是有一定的迴旋餘地來守這個6.5%的。

從基本面上來看,中國經濟的基本面第一是工業化,第二是城市化,第三是信息化,第四是農業現代化。過去是,現在是,今後一樣也還會是中國經濟的基本面。

大家知道城市化每增加一個農民變為市民,縣一級大概是5萬左右的公共投入,包括基礎設施,包括科教文衛;中等城市15萬左右,大中城市20到更高一點不同。

因此,從城市化水平,從目前戶籍人口佔40%左右要在未來5年提高到45—50%之間,有3億人要變為市民。大家可以想像他們的市民化一定意味着要有一個巨大的投入,粗略估計都是40萬億以上的投入力度,才能解決3億人市民化的問題。

從基本面的角度來說,它有一個增長慣性,守住底部應當說是有能力、有條件,也是可以實現的。但是它確實沒有高度,或者很難達到昨日的高度,幾乎已經不可能回到昨日的高度,某個季度、某個時段可能會,但是趨勢上已經不大可能。

我記得四年前我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的採訪,那時候我就說了中國已經告別兩位數,中國已經進入了一位數的增長階段。當時從勞動力、市場、技術、結構、基數等幾個方面講,現在來看確實是如此。

GDP增長今年一季度是6.7%,這是一個官方公布的數據,投資增長了10.7%,零售增長了10.3%,外貿還是下降的,但是它是靠信貸的大力度地擴張。大家知道整個社會融資的規模超過6萬億,銀行的信貸投入超過4萬億,都比去年同期明顯增長。換句話說是靠錢堆出來的。

但是這個錢也還沒有完全到位,還走在路上,還沒有完全地成為現實的推動力,但是有一部分已經進入了。

不管怎麼說,一季度6.7%總體上還是一個下行,低於去年6.9%,也低於上一季的6.8%,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減緩的速度是放慢了,某些方面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二季度會怎麼樣?

按目前的趨勢推斷,二季度有可能出現“階段性的回穩,二季度有可能經濟不再下行,可能在6.8%左右的區間,至少不會低於一季度6.7%。這就出現了階段性的趨穩。

下半年,如果目前的穩增長的政策效應能夠進一步放大,那麼下半年有可能在二季度的基礎上面還會略有回升。全年就是6.7—7%之間,平均速度可能全年就是6.8%,有可能是這樣一個增長態勢。

有一個因素需要特別指出,非經濟因素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可能在今年開始會變得更有利一些,而不是不利一些。

非經濟因素一方面是指反腐敗的這種非經濟因素。前一時期更多是以治理亂作為作為反腐敗的主線,未來除了繼續不放鬆對亂作為的治理之外,將會把更多的精力或者是更多的注意力放到治理不作為。因為前一段在治理亂作為中間,派生出了一些不作為的傾向。

去年我到各個地方去走,跟一些老朋友見面,和地方政府的一些朋友見面,普遍得到的印象就是發展是第二位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以前那種擴張的衝勁、那種發展的熱情明顯地有所改變,就是心態改變了。他們開玩笑說“我們官員就怕開大會中間被人家叫出去,叫出去可能回不來了”。天天提心弔膽。

我也在政府呆過,也遇到過這種挫折,其實在政府部門呆過的人,在目前這個社會下要抓你一點問題,可以說90%以上的人都會被抓了,不可能沒有問題。

有朋友說,過去有些人給他送過禮物,他雖然以前沒有收過錢,但是到他家裡去找一找,幾瓶茅台酒是有的,這些茅台酒一算肯定夠5千塊錢了,這是實話。從這個角度來說,大家都是提心弔膽的擔心安全的問題,所以叫做“快乾不如慢干,大幹不如小干,小干不如不幹”,安全是第一位。

新一程的經濟裡面誰要多干,矛盾集中在他那裡,他是不是想提拔,大家就寫他的告狀信,所以一寫信他就被抓起來了。所以以不得罪人為基本原則,因為一得罪人人家告你,你一進去就出不來了。

所以現在開始,反腐敗轉到要治理不作為,要允許在幹事業中出現的一些差錯,這裡有一個外部的來自上面的這種壓力,可能會變為推動發展的動力。

第二,今年是換屆開始的一年,地方政府開始換屆,從鄉政府到縣、到市,陸陸續續進入到省一級,都已經進入到換屆,新的一輪政治周期開啟了。政治周期的開啟一定意味着在一線乾的同志,肯定要以經濟層面、社會層面的一張成績單去迎來政治國理政上的一定的保障度,這肯定是一個政治周期所帶來的一個效應。

第三,今年是“十三五”的開局之年,“十三五”開好局又是大家一個普遍的心態,一些事情可能在開局之年不能太糟糕,也會轉化為一定的經濟發展的推動力。

所以我們看中國經濟的2016,不能僅從經濟面上去討論問題,可能還要從非經濟面上進一步地來分析問題,這樣我們能夠看到2016年的中國經濟雖然是困難的一年,但是在困難中還是能夠實現不跌破底部的發展。

所以6.5—7%作為今年的目標守住,估計概率是比較大的,這就是增長的部分。

2通脹問題

通脹,通脹的問題從整個中國經濟各方面的環境來看,始終是一個問題。

一方面大量的鈔票肯定會轉換為通脹的壓力,這些年的廣義貨幣數量確實是明顯增加,從2008年之前的可能就是40、50萬億,現在是已經超過100萬億,那確實有很大的增長。

美國的經濟總量是16萬億美元,M2的貨幣是10萬億美元左右,而我們經濟總量剛過10萬億,但是我們廣義貨幣的數量超過20萬億。雖然不完全可比,因為畢竟兩個國家的貨幣化程度、發展程度不一樣,所以不能僅用這個認為中國印的鈔票比美國還多,但是至少說明中國目前的貨幣超發的現象還是比較突出,這個結論是不會改變的。

它始終就會對物價形成一定的壓力,最終一定會通過通脹來消化掉這些超發的貨幣,這是一個客觀規律,哪個國家都改變不了的。你超發的貨幣最終就是這個錢不值錢,不值錢不就是通貨膨脹嗎?

第二,這些年各種各樣的壞賬、各種各樣的債務,最終的解決也要通過通脹來沖銷,這是始終存在的一個因素。

第三,我們很多價格不合理,肯定也還要調整一些價格,漲價的一些因素也還存在。

第四,各種不可預見的因素,氣候問題、外部世界的問題等等,也可能會造成一定的通脹問題。

所以對“通脹不掉以輕心”這句話我認為時刻還是要記在心理,對於政府主要的領導人來說,對於我們企業來說,對於老百姓來說都要記住。也就是說我們始終面臨著錢可能貶的風險,所以對於通脹不能掉以輕心。

未來一段時間裡面,中國依然還處於溫和通脹型,也就是2—3%之間變化的概率相對大一些,明顯高於3%的概率小,明顯高於5%的概率更小,這是從溫和到中度還需要一定時間,中度到高度那就更需要時間。

3房地產問題

房地產的問題大家很關心,房價到底會怎麼樣變化,房地產的形勢到底會怎麼樣的變化。

從總體上看兩句話:第一,房地產增長時期還沒有結束,但是黃金期可能已經結束了。第二,房價上漲趨勢也還沒有結束,但是大幅度上漲的這種暴漲的趨勢,或者是暴利的時期已經結束了。

基本的理由是,從房地產的形勢來看,只要工業化、城市化、人口增長這三個趨勢沒有結束,中國的房地產就依然還處於一個增長時期,只是增長率在回落,而不是進入到一個增長率由正轉為負的長期趨勢。

從房價的角度來看,主要是因為基本的消費需求依然還比較強烈,改善性的消費需求還更強烈,投資投機性的需求受到了抑制,因此,這樣一個角度來看它還會推動房價的上漲。

但是暴漲暴利的時期確實已經結束了,一方面房地產的成本已經大幅度上升,因此它的利潤空間也被成本擠掉了一塊,另外一方面各項政策的完善也相應地壓制了一塊價格的上漲和暴利的獲得,特別是未來隨着房產稅的出台,一定會極大地抑制投資、投機型的住房需求。

因此,也會對這一塊漲價的壓力有一個明顯的減弱。

未來房地產的變化,更多會隨不同的區域、不同的經濟發展水平、不同的居住環境,而發生差異性的變化,一線城市房地產總體上還是處於供不應求的發展狀態,因此,它的增長如果有相應的政策,肯定還是會增長比較快的。

對於三四線城市來說,目前是供大於求,全國7億多待銷售面積大多數都集中在三四線城市,他們是需求遠遠跟不上供給,而未來來看,需求也不會明顯增加,因為對三四線城市而言,經濟發展的恢復程度,經濟發展未來的增長點遠不如一線城市,遠不如條件更好、產業更集中的城市。

所以未來更多的會在一線城市、二線城市形成更好的一種發展局面,但是三四線城市可能會繼續面臨困難,不會發生很快的變化。這是房地產形勢的總體的變化。

房地產什麼時候會結束增長,房價什麼時候會真正轉入下降?就是工業化、城市化、人口增長,這三個趨勢結束之後就會發生變化。這三個趨勢什麼時候結束,我估計5—10年之後就會發生改變。

5—10年之後中國的工業化大致完成,中國的城市化也接近了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中國人口也由增長轉為下降,那個時候死亡人口大於出生人口,所以中國人口的總量可能到14.5億或者是14.7億的時候,開始轉為逐步的下降了,而不是再往上漲15億、16億。

到那個階段,那就意味着賣房的人大於買房的人,市場就會發生根本性的逆轉。

4匯率問題

現在我們最需要防範的風險當然就是匯率風險,匯率風險肯是一個現實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問題,這裡面提出來了自己的錢和別人的錢都要出去的這樣一個判斷,意味着我們的外匯儲備將會逐步減少,意味着人們對外匯的需求將會逐步增多,這樣一個基本的判斷。

自己的錢包括兩方面,一方面是政府的錢要出去,“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政府鼓勵外匯要用於對外的投資。第二方面是個人的錢,企業和個人在海外資產配置中的比例會逐步上升,海外資產占居民可投資資產的比重,中國相比歐洲、中東和非洲、日本、拉丁美洲、北美的比重都要低,換句話說將來富裕起來的人他的資產配製會有一個國際配置的需求。

更何況有一些政策的不完善,還有一部分錢會更多地轉移出去,這些都存在。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自己的錢出去,這是一個趨勢。

另一方面別人的錢也要出去,那就是隨着中國投資環境的一些改變,整個世界格局的一些調整,以前到中國來投資的一些外商的錢,正在逐步地轉移、逐步地撤退,到那些投資環境更有利、投資回報更高的地方,特別是過去在中國製造的很多轉移到了周邊的領域,轉移到了非洲、轉移到了拉丁美洲,這個趨勢也在發生。

甚至迴流發達國家的趨勢也在發生,美國再工業化,歐洲強調工業化,等等這些問題已經造成一部分資金迴流。再加上對人民幣匯率一些預期的改變,一些熱錢的流動也有一個變化,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確實面臨著對外匯的需求有一個越來越強的趨勢,那就意味着外匯的價格會越來越貴。

這就是一個結論,需求強之後,一定意味着它的價格會更貴,本幣會更便宜。這是一個客觀存在的發展趨勢,中國從發展層面到了一個資本輸出的階段,在人民幣沒有完全國際化之前,一定意味着 外匯的需求會更大地增加。只有到了人民幣完全國際化了,這就會去有一個改變了,這是從一個大的宏觀環境來看。

從外部的角度來看,美元處於一個加息的周期,自然就對我們人民幣形成一定的貶值壓力。他的錢更值錢,我們的錢就有可能貶值。再加上一些國家競爭性的貨幣貶值,也會誘發或者是改變人民幣匯率方面的一些變化。

所以對外部有一個誘導或者是推升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內部由於中國經濟整體上還處於下行階段,各種調整的任務還比較重,因此整個經濟的基本面應當說還處於相對的不景氣的狀況。經濟不景氣一定意味着貨幣的弱勢,只有經濟的景氣,這個國家的貨幣才會更強勢。

人們從北京外部世界看一個國家的貨幣的時候,一定是跟你經濟的基本面掛鈎起來的,當看到你目前還處在轉型升級的痛苦階段,你的基本面困難比較多,當然他們看空人民幣的這種預期就會強化。

另一方面中國的出口還處於下降的局面,因此來自出口企業和相應的主管部門對弱勢人民幣的這種期待也比較高,期望人民幣能貶一點不要升值,來幫助企業出口。

所以從這幾個方面來看,中國確實還面臨著階段性的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但是從一個發展過程來看,從一個長期趨勢來看,中國人民幣的匯率也不大可能出現長期的、趨勢性的貶值。

一方面中國經濟目前從增長的角度來看,還處於相對高的水平,中國跟國際比較還有一個增長差,你6%多跟世界3%左右,跟美國1%、跟歐洲、日本百分之零點幾的增長相比,還是有一個很大的增長差,因此從增長差看問題,人民幣不可能表現得比那些更差的國家更弱勢。

第二,中國的外匯儲備加上商業銀行的外匯頭寸都還比較充裕,即使從4萬億美元已經降到3.2萬億,但是至少中國的外匯儲備還高達3萬億以上,還是世界最大的儲備國。

第三,外部雖然美元處於加息的周期,但是這一輪美元還是一個弱加息的周期,另外美元強勢的市場預期已經透支了,或者基本上已經接近天花板,所以美元也不可能有更大的升值空間,更何況歐元還繼續弱勢,日元也沒有太大的強勢可能性。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人民幣受主要發達國家貨幣的影響,在未來也不是那麼強烈。

第四,目前中國的利率水平還高於國際發達國家水平的利率水平,利率的正利差還存在,所以也不至於出現大量的資本套利跑出去。

這些方面來看,不存在着人民幣匯率趨勢性大幅度貶值的可能性,短期可能就是圍繞着6.6元到6.8元之間這樣一個區間雙向的波動,有時強一點,有時弱一點,目前是在6.5元左右相對比較平穩的狀態。

從目前各方面的情況綜合來看,政府的政策目標或者是央行的政策目標,很有可能是把它定在不輕易突破7元,作為一個政策的底線來考量。因此那種認為人民幣可能跌到8以上,那種可能性很小,幾乎不存在。

至於長期人民幣的匯率怎麼看,我想涉及到咱們自己對這個國家經濟的前景怎麼看,如果對國家經濟的前景有信心,你就不要輕易動搖對人民幣匯率的信心,反之如果你認為國家的前景不看好,你就可以不對人民幣匯率有太強的信心和太強的期待。

從眼下中國各方面的情況看,前者的概率明顯大於後者,即中國經濟好轉的前景大於坏的前景,所以大家也用不着對人民幣失去信心。作為個人、作為企業,在現階段適當地調整自己的貨幣資產,做出一些對衝風險的階段性的安排那還是非常必要的。

如果你對美國對美元有更強需求的這類企業,當然你是要適當地增加一些美元資產的配置,你對歐洲有更大的投資生產貿易的業務,你需要適當增加歐元資產的配置,這是根據你的國際業務的發展需要做調整。

對於個人來說,如果你有更多的外匯需求,當然也適當地增加一部分,包括美元、歐元。如果你沒有太大的需求,就在中國你就無所謂,你孩子要出國留學,自己要去旅遊,你適當地做一些階段性的安排是有必要的。對於黃金等這些硬通貨貴金屬,適當地增加一些也是必要的。

不管怎麼說,作為一個長期過程來說,還是要以人民幣資產配置為主,這才是最靠得住的。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你沒那麼多的資產,因此也用不着太擔心匯率的變化,因為你去做匯率的這種配置於,哪怕你買了2萬美元也掙不了多少錢,你同樣不買也損失不了多少錢。

微信已經開設了微信公眾號置頂功能,快快置頂智谷趨勢,把最好的位置,留給最優質的信息

本文來源: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ID:SZIDIORG) 智谷有刪減

薦號

曼哈頓資本圈

ID:MHTcapital

揭開財富帝國最深處的秘密

——“性、謊言、錄像帶”

長按上方二維碼識別關注哦

決策者的首席趨勢顧問

“十大最具影響力財經公眾號”

覺得我們幹得不錯?

長按並識別下面二維碼讚賞

金額隨意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