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中国经济的最好出路:用直升机撒钱?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02

◎文丨水木然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在长期观察世界经济运行周期的规律后,与1969年提出一个非常勇敢的策略:直升机撒钱

他是这么描述的:想象一下,有一天一架直升飞机飞过你住的社区,天上掉下来1000美元。当然,居民们会把钱捡走。每个人都相信这种事百年一遇,可能有生之年再也不会遇到了……

当然,这还停留在幻想阶段,但是以及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政治家意识到这种手段的有效性和必要性!

纵观十年以来的人类社会发展动向,各种迹象已经反复证明一件事:全球经济已经遇到了一个奇点,这个奇点是300以来的资本主义制度导致的,它已经不是一个政策能够解决的。

放眼四望,如今全世界的经济体都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即:每当出现经济危机时,政府就发行货币,或者刺激经济流通,企图提升消费需求!最典型的就是美联储的降息、日本的安倍经济学、欧洲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国的降息降准、货币超发等等。

此次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一共已降息637次,美国银行数据估计目前全球已有4.89亿人口生活在负利率国家!然而事实一再证明:量化宽松并不是灵丹妙药,而且它们的有效期越来越短,就像服用兴奋剂和伟哥。

甚至这些手段并不能跳出经济的恶性循环,只能事循环加速。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在弄懂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先来弄懂经济危机的本质是什么?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出现,垄断正在变的越来越容易,而资本家为了赚钱,不断利用新技术扩大生产,同时不断要求工人加班,然后生产出了大量产品,但是这些产品却卖不出去了,为什么呢?因为社会上的消费者也是广大工人构成的,财富被不断向资本家手里集中,资本家虽然有钱但比较是极少数,工人作为消费主体,享有的财富永远都是有限的,导致人们没有那么多钱去消费。虽然大家创造了大量财富,却没办法享受这些成果,于是这就造成产品的不流通,开始大量过剩,这就是所谓的产能过剩。

也就是说:虽然我们最大程度的激发了人们“生产创造”的积极性,但是创造的社会财富不断向资本家方向单一流动,并不是循环流动。流动到了一定阶段就无法再流动,导致消费萎靡。也就是说,我们创造了财富,却无法享受财富。

危机的真正根源在于财富的单向流动!而此时政府为了提升消费,开始量化宽松、发行货币、降息等等,企图将货币抛向消费端,于是出现了我们开头讲的各国都在刺激经济增长的局面。关键问题是,由于资本对资源的掌控性,以及资本天生的扩张和增值性,政府宽松出来的钱并不能流到需要的地方去,更很少流到普通百姓腰包里,反而被资本利用,都流入了最容易升值的空间,比如房产、股市、以及资本市场!于是,泡沫出现了,并被不断吹大。

所以,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一件事:用货币来调节危机是对的,但是一定要让货币流入最需要它的地方!

以中国为例,很多人一直埋怨中国经济危机所有问题的根源,都是因为发的钱太多了,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中国经济的问题不是发的钱太多了,而是发的钱到不了最需要的地方去!

比如在2008年,受08年次贷危机影响,中国经济遭遇过困难,然后迅速制定的4万亿的政策。当时正值传统企业转型时期,然而由于资本的追利性,这些传统企业拿到银行的钱之后,并没有用于升级转型,反而都投入到了最赚钱的房地产行业,致使中国制造业错失了发展的大好机会。

再比如2016年,世界经济再次步入萧条期,中国经济也开始萎靡,然后迅速执行了货币超发政策,但是这次超发的钱又被涌向了房地产行业,促使中国已经高的不能再高的房价再一次被推高!

除此之外,每次货币超发后,银行都是把贷款都给了效率低下的国企,而广大创新、创业的中小企业需要钱发展,但是由于没有固定资产做抵押,只能干着急,这导致货币流动效率非常低下,并不能为人们创造财富。

所以,由于政府和百姓之间隔着各大资本方,所以政府宽松的绝大部分钱都不可能流通到百姓手里,或者是最需要它的地方去。因此用发行货币的办法这种拉动经济增长,只能是饮鸩止渴。

这就好比天太旱了,百姓急需老天爷下一场雨,结果老天爷一下雨就下到涝区。于是世上一部分地方永远都是大涝,另一部分地区永远都是大旱,且无法互相疏通!水木然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不是让老天爷再下雨,而是进行一场人工降雨,将水直接泼往旱区!

日本在90年代初资产泡沫破灭后陷入长期经济萧条,尽管日本央行已经长达20年将利率降至0,甚至负利率政策,但是经济依然无法抬头。可以断定,日本如果不采用非常之办法,将永远走不出危机的泥潭!

因为在资本主义国家,只要根本制度不改变,无论采用什么样的调节方案,底层百姓永远不可能享受社会的发展成果,只要社会创造的财富不能归全社会享有,那么经济危机就会永远存在,并且一次比一次厉害!

非常之时,当有非常之举!

再回到我们开头讲的直升机撒钱理论,为什么这种办法才是解决经济危机的真正办法呢?

第一:所有百姓,无论贫或富、丑或美,出身如何,均可以享受到社会财富,这就有力的抵制了机会不均等。第二:发的钱可以设置一个有效消费期,让人们直接用钱去消费,从而刺激经济循环。第三:这种办法有力的防范了资本的介入,可以防止引发的货币推高产业泡沫。

当然,这并不是幻想,已经很多经济学家和政治家在努力做这种尝试。

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SA)前任主席特纳(Lord Adair Turner)是直升机撒钱最早的倡导者之一,它呼吁必须打破将资金直接转移到消费者的禁忌。

伯南克任美联储主席时,就大胆实施这种货币政策:他说自己愿意驾驶这样的直升机径直起飞去撒钱。他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博客的文章里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直升机本的外号,并称在一些极端情况下,例如总需求严重不足、货币政策力量耗尽、国会不愿使用债务支持的财政政策等,则直升机撒钱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直升机撒钱这种货币政策形式具有众多历史先例、合理的立法灵活性,它可以被证明在本质上比传统货币或财政政策更为有效。

我们众所周知的高福利国家瑞士,将于65日举行一项公投,以决定是否每月向每名成年公民发放将近2500美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如果公投通过该方案,瑞士将成为全球首个全民无论就业与否都可每月领取收入的超级福利国家,这其实就是一种用直升机撒钱方案。

根据该方案,瑞士每名成年公民无论是否就业,每星期都可领取大约605美元,相当于每月领取将近2500美元;每名儿童则可每星期领取大约142美元。

这份方案已经集齐10万个签名支持,按照瑞士法律可以进行公投。瑞士联邦政府随即批准于65日就这份方案举行公投。瑞士是出了名的公投之国。根据瑞士宪法,公民只要在18个月内收集到10万个有效签名,就可以要求对所创制的提案进行全民公投,如果投票最终获得多数公民及多数州的同时赞同,即可生效。

马克思早在150年前就预言:资本主义有三个阶段:封建资本主义、帝国资本主义,以及福利资本主义,然后步入消亡。

150年后的今天,我们正在鉴证这一伟大预言。如果理性客观的回顾这三个阶段,就会相信其中的必然性,下面水木然以欧洲为参考做一个说明,欧洲作为全球资本主义发展最早、也是最根深蒂固的国家,以及先后经历了这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封建资本主义。指的就是资本主义国家早期,资本家都是由传统没落的封建贵族转化而来。

第二阶段的帝国资本主义,指的是资本对国家的掌控后,为了实现其扩张性,开始跨国采购和生产,从而引发对其它国家的掠夺侵略。

第三阶段的福利资本主义,指的是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不断发展,创造的社会财富不断增多,但是为了维持社会运转,必须把财富分配给劳动者(底层百姓)。

如今欧洲已经过度到第三个阶段,欧洲的高福利全球皆知。所谓的高福利,就是政府需要不断的将财富分配给普通百姓。将财富返还百姓的办法不外乎如下几种:

1、制定最低工资标准;2、完善提高养老保险制度;

3、调整税收政策,劫富济贫;

比如瑞士这个国家,正以超乎世人想象的魄力朝这个方向不断努力,在20145月大比例否决了设定每月4000瑞士法郎的最低工资线,如果当时这一动议通过,瑞士将拥有全球最高的最低工资线。

然而,我们已经看到,尽管各国政府已经在这三方面不断努力,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这永远都属于温和性刺激,很难在短期内奏效!

还是那句话:非常之时,当有非常之举!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用直升机撒钱,即:政府直接把引发的钞票发到消费者手里。

有人会认为这是一项非常荒唐的举动,但是大家难道没有意识到这世界本来就是一片荒唐吗?列宁早就一针见血的说:不是生产食物更加困难,而是群众得到食物更加困难!马克思的见解更为深刻:一切危机的最根本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消费乏力,而资本主义国家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水木然则认为,当经济失衡之后,一切生产力都会转化成战斗力,在极致条件下,就会将整个社会撕裂。

荒唐的世界,当有荒唐的做法。在数学上,一个正数乘以一个负数依然是一个负数,而一个负数乘以一个负数,却是一个正数。

来源:水木然(ID:smr669),智谷有删减。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