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華潤一耳光把王石打醒了:對不起,哥不是配角!

精彩推薦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趨勢 119

文丨悅濤


從王石引進深圳地鐵集團那一刻,就進入了引火燒身的模式。

寶萬之爭,本來有多個利益相關方。王石是經理人,但另外幾個資本方的利益並不一致,是多方博弈。但王石致命的自負和錯誤的自我定位導致一再對資本藐視,讓他成為資本的一致對立方。

這件事的大勢是,沒有資本願意再做配角,無論是原來的大股東華潤,還是新晉大股東寶能。

房地產仍然是中國的支柱產業,但周期已過。產業經營本身,無法給資本帶來超額回報。回報空間在二級市場、資本運作。

這個階段經理人的話語權直線下降。資本元神歸位,王石不再是主角。

這時王石繼續反客為主,把資本當玩偶進行配置,他運作得越得意,越激怒資本。

華潤浮出水面,是給了王石一個響亮耳光:對不起,哥不是配角。

1華潤:靜起來像壁虎,動起來是鱷魚

寶萬之爭的早期,原大股東華潤一直作壁上觀。讓外界以為是個可以忽略的壁虎。

3月以來,華潤一反常態,先是嗆聲萬科管理層擅自引進深圳地鐵,現在又爆出收購寶能股份的意向。都在告訴人們:哥不是壁虎,是鱷魚。

在鱷魚眼裡,寶萬才是壁虎

華潤有這個資格,也有這個實力。萬科上市不過25年,華潤當了16年的大股東。媳婦沒熬成婆,但也不能拿我當小三。

期間小三…呃不,媳婦,備受王石管理層的讚美:中國好股東!不干預管理層,不當絕對大股東,以央企身份站在管理層身後,讓外來者不敢覬覦。

寶能這個愣頭青的闖入,我很懷疑是經過了華潤的默許。華潤深知王石的性格,自己收權,不如讓一家第三方來打破僵局。自己可進可退。

現在這種局面,對華潤來說是最好的局面之一。寶能和王石管理層明顯不相容,劍拔弩張。華潤是兩方都要爭取的對象,集談判籌碼於一身。退可要價,進可壓價。

這個局,如果是有謀而劃,要給謀局者打一百分。兵不血刃、四兩千斤。紅色華潤,世紀傳奇不是白給的。

你們看看這條大鱷的面目:華潤集團2015年在全球500強中位列115名,總資產1萬億。是央企中少有的不靠壟斷、所有業務均為競爭性行業的巨頭:全世界單一品牌銷量最大的啤酒生產商、中國最大的零售商、中國最大的城市燃氣運營商。

看看鱷魚的運作手腕:

萬家超市是華潤從萬科手上作為非主業剝離出來的,被華潤運作成中國零售市場老大。三九醫藥、華源集團,兩家發生危機的醫藥企業,被華潤重組之後成為中國第二大醫藥產業平台。

華潤早就有一個「地產帝國夢」。但之前王石明確表態不要華潤的商業地產業務,對華潤置地與萬科的整合持抗拒態度。那時華潤自身地產業務尚弱,不好強扭瓜。如今華潤置地的盈利(146億元)已經接近萬科(181億元)。夢想已是觸手可及。

對這個伴隨自己16年的大股東視如無物,是王石犯的致命錯誤。

2資本為什麼不願意再當配角

周期,周期,還是周期。

華潤入主萬科的2000年,是房地產業爆發的前夜。無論從量,還是價,中國地產業都有巨大的增長空間和想像空間。

資本方什麼都不做,只靠企業本身的經營,都能獲得足夠可觀的回報。這個階段需要充分釋放經營管理者的積極性,這是華潤的智慧。王石管理層也對華潤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感激涕零。

2000年-2007年,萬科的凈利潤增長了15倍,股價則增長了20倍。作為大股東的華潤無論從分紅,還是股價增值上,都賺得盆滿缽滿。管理層和資本方皆大歡喜。

2007年以後,好夢不再。2015年萬科凈利潤比2007年增長了3倍,但股價每況愈下。要不是寶能的姚大哥前來打劫,股價連2007年的一半都不會到。

萬科的股價走勢,以2007年為中點,前後鮮明反差,寶能不作不死

房地產的擴張周期已經結束。資本紅利更提前終結。靠分紅,不夠資本方塞牙縫的。

這個階段,管理層再牛逼,也給不了資本想要的回報。對資本方來說,管理層的積極性已經不重要,甚至管理層是姓王還是姓張,也不重要。重點是作為上市公司、融資平台,要給資本發揮剩餘價值。

以前資本方交給經營方主導,是因為資本可以躺着收錢;現在資本方要賺錢,會主動拿平台做資本運作。

用周星星的話說:對不起,我是主角。

3把一切資產證券化,把證券化的資產繼續證券化

所謂資本運作,紛紛擾擾,不外乎兩點:要麼盤活資產,要麼利於融資。最好是讓上市公司一邊融資,一邊買自己的資產。

還有些壞股東是用上市公司消化自己的不良資產,用上市公司融資給自己花。

寶能說自己是來做雷鋒的你信么?——是為了解放自己。

之前文章里說過一段話:

「2009年以來,有一個再明顯不過的勢:金權天下。在政治因素之外,資本運作是食物鏈的最頂層,企業經營,僅僅是資本眼中的配置角色。夠強,就要從資本層面hold住。資本一旦具備控制力,必然有其在經營上的訴求。僅僅是分紅,根本不是中國目前資本玩家的所求。」

在這種大勢面前,王石不管引進哪個資本方,都不可能延續以前的股東分權策略。時代不同了,資本不吃這一套。舉目望去,表面上資本家有錢缺資產,近看全都欠着一屁股的債在裸奔:資產越來越不值錢,債一分錢沒少。

全都想把手頭的資產證券化,而不是把已經證券化的資產當成實業來經營。銀行正在撤退,股民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不想破滅,就必須將泡沫化進行到底

深圳地鐵,表面看手握一堆優質資產,但是伴隨一大堆待解決的歷史遺留問題。再者說,深圳地鐵一直與深圳財政捆綁,財政持續注資。市委書記馬興瑞前段時間剛說了,2015年給深圳地鐵注資了700億。

所以深圳市政府是給上市公司做雷鋒么?上市之後財政撥款還給不?

另一個捆綁的是地鐵物業與地鐵基建。政府的盤算是前者賺錢給後者用。難道上市公司套完財政的錢,再拿走賺錢的資產,剩下的包袱甩給當地財政?

呃多麼痛的領悟!王石是病急亂投醫,腦子被紅燒肉燒糊塗了。出去走了一圈,運籌帷幄的樣子,結果央企沒人搭理,民企他不愛理,最後找來深鐵這麼個地方冤大頭。

地方一看:靠,上市公司,有錢,趕緊增發,我們就缺股民這種優質資產。地鐵上蓋物業?山高路遠坑多,先拿股民來填上。

一言以蔽之,資本揮金入土不是為了把自己埋起來發霉。把資產證券化,把已經證券化的資產進一步證券化,是他們的唯一訴求。

4王石:一個有夢想的「混蛋」

股神李彪十年前就指明了發展方向:人口消費化、資產虛擬化!在「資產荒」的年代,資本早已把一切資產的證券化當成主業,而不是資產經營本身。他們不是來做接盤俠的,而是用證券化製造更多的接盤俠。

在這種狂熱階段對資本談經營、談匠人,就像對一個脫了褲子的強姦犯談節操。何況在資本市場上,別人是先合法結婚再奸的,最多算婚內暴力。

槓桿有很多種形式。王石不是產權人,是經理人。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借他人的資產來撬動自己的夢想。今天他的夢想仍然值得尊敬:住宅產業化。但這個夢,不是當前資本的G點。他的槓桿失效了。

客觀來說,這個夢對他自己來說是高尚的,但未必是對股東利益的最大化。王石一直是將企業發展、股東利益和社會價值、公知情懷混為一蛋的。

「為了你個人的抱負,為了你企業的發展,為了這個社會的進步,我是有野心的,我的野心是把萬科辦成像二戰之後日本產生的一些企業,不僅僅提供產品、服務,使他們有很好的品牌、收入,還帶來社會的進步,對生活方式起着積極正面的引導作用,比如說索尼、豐田、松下,索尼的隨身聽整個改變了人們娛樂消費的方式,我希望萬科能成為這樣的公司,這是我的野心。」 ——王石

5寶萬之爭到中場。

悅濤給個預判:

1、當前進行中的「引進深圳地鐵」必然流產;2、寶能難全身而退,被宰一刀再退是比較好的結果,不排除爆出大雷。3、最後的贏家要麼是華潤,要麼是安邦。既然來了,就要解決姓什麼的問題;4、如果姓對了,王石並不在乎自己的控制權。他不甘心的其實是被「賣油條的」收了。當年他放棄40%的個人股權,就隨時做好了交給國家的準備。政治覺悟一直是有的。為國操盤,賺功與名。這本身是王石的人生理想。5、三個月之前的話:「在《潛伏》里,業務能力強的李涯,和富貴險中求的謝若林,最後都死了。勝利者是余則成,不動聲色兩頭吃。」

在這個局裡,王石已死。寶能的命運,待後分解。

本文來源:深圳經濟觀察(ID:shenzhenjingji

瞎聊一些經濟的事兒

只是因為寂寞

長摁下圖,識別二維碼,關注悅濤

決策者的首席趨勢顧問

「十大最具影響力財經公眾號」

覺得我們幹得不錯?

長按並識別下面二維碼讚賞10元: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