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中國打贏了一場人民幣保衛戰︱冰川觀察

精彩推薦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趨勢 160

文丨陳季冰


現在似乎可以宣告,中國打贏了一場人民幣匯率保衛戰。

根據央行上周四公布的數據,3月底中國外匯儲備餘額為3.213萬億美元,比上月增加102.6億美元。相對於3萬多億的存量,100億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的數字,但這是中國外儲連續4個月下降後第一次增長,因而大大緩解了市場對中國國內資金外逃的擔憂。1

今年頭兩個月,全球金融市場——從原油期貨市場到匯市和股市——經歷了一輪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的最大動蕩,以至於許多人斷言,一場新的危機已經不可避免地降臨。而幾乎所有的市場動蕩又都可以追溯到一個共同的原因:中國。

自去年推出8•11“二次匯改”、並讓人民幣兌美元一次性貶值4%以來的半年裡,人民幣匯率一直承受着巨大的貶值壓力。到今年初,市場對人民幣將在未來加速貶值的預期達到頂峰,以至於僅在新年的頭兩周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就驟然貶值了5%之多。這引發了巨大的資本流出。數據顯示,中國的外匯儲備自2014年6月達到將近4萬億美元峰值後就開始呈現總體下降趨勢,而在去年9月以後更是加速下降。去年12月,外匯儲備下降1079億美元,創歷史上單月最大降幅。在今年2月份以前的4個月里,中國的外匯儲備差不多平均每月減少1000億美元。伴隨着人民幣匯率的快速下跌和外匯儲備的急劇縮水,世界對中國的擔憂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為了扭轉這種被動態勢,自2月中旬以來,央行行長周小川、財政部長樓繼偉等中國財經高官罕見地連續拋頭露面,主動接受媒體採訪,甚至李克強總理也通過視頻講話公開敦促國務院各部委“積極回應輿論關切”。

大致歸納一下,中國政府這段時間想要傳達給世界的信息主要是以下幾條:

第一,當前中國國際收支狀況良好,國際競爭力仍然很強,跨境資本流動處於正常區間。人民幣匯率近期雖兌美元有所貶值,但對一籃子貨幣保持了基本穩定,甚至還有所升值,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

另一方面,多年以來人民幣可能是全球主要貨幣中匯率波動性最小的,未來市場不應期待人民幣永遠都以目前這樣的平穩態勢逐漸升值。另一方面,中國也並不希望通過人民幣匯率貶值來提高出口競爭力,這不符合中國經濟的未來方向。

第二,中國財政政策還存在空間,未來會繼續發揮作用。中國今年的政府預算中將明確提出增加赤字支出來刺激經濟增長的計劃。

第三,中國經濟的確面臨諸多嚴峻挑戰,中國政府對此有充分的認識,從來沒有否認過這一點,但外界也不應忽略中國推進結構性改革的決心和努力。

當前中國經濟增速的變化,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國政府主動調整結構的結果,有利於中國經濟實現更加可持續、更高質量的增長,也有利於全球經濟再平衡。未來中國將繼續堅定不移地推進各項改革,包括人民幣匯率的市場化改革等。

2

至少暫時看起來,中國財經決策者對外界展開的不遺餘力的“溝通”已經取得了顯著成效。周小川和樓繼偉們的觀點在2月底的上海G20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獲得了各主要經濟體的支持,也得到了市場的理解和認同。

2月15日,就在中國權威的財經媒體《財新周刊》發表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專訪的當天,位於上海的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在岸人民幣匯率躍升0.9%——這是10年多來最大的單日漲幅。

到2月底,雖然中國外匯儲備再次下降,但降幅迅速收窄到了285.7億美元。自那以後,人民幣匯率止跌反彈,在整個3月份,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漲幅達1.22%。

而最近幾周里,人民幣進一步走強,完全回補了今年初的跌幅,2016年迄今人民幣兌美元累計已上漲0.3%。而且,近期人民幣/美元的看跌期權需求也已大幅減少。

這期間,中國央行(可能還有國有商業銀行的一起參與)在離岸市場上對人民幣匯率和利率進行了大幅干預;與此同時,珍妮特•耶倫最近的鴿派言論表明,美聯儲加息進程將放緩,這導致美元匯率走弱,反過來也支撐了人民幣。但在大多數分析師看來,儘管做空人民幣的對沖基金在年初這一波與中國央行的博弈中鎩羽而歸,損失慘重,但長期來看人民幣還將走軟。

這是因為,首先,儘管最近公布的3月PMI數據及工業企業利潤顯示中國政府出台的一系列“穩增長”舉措正在顯現成效,經濟有回暖跡象,但中國經濟內在的結構性問題並未得到任何好轉,未來的改革之路還很漫長,前景也不能說一定多麼樂觀,進入“新常態”後增長速度減緩是必然的。

2015年中國GDP增長6.9%,增速為20多年來的最低水平,今年很可能進一步降低。這一基本面不支持人民幣持續走強。

其次,多年來的寬鬆政策導致中國的貨幣增長迅速,且未來中國央行很可能採取進一步寬鬆的貨幣政策,例如下調利率和存款準備金;而美國則已進入貨幣緊縮周期,即便美聯儲放緩了加息節奏,但未來總有一天還將加息。中美兩國貨幣政策的反向趨勢決定了人民幣對美元走弱的長期趨勢。第三,當前全球經濟復蘇乏力而脆弱,地緣政治充滿緊張,出現不利於經濟的“黑天鵝事件”(如歐債危機重燃等),從而導致金融市場再次惡化的概率非常高。屆時,市場對人民幣的擔憂也可能重新加劇。

眼下市場上還有一種猜測,認為中國央行在今年初的這場“人民幣保衛戰”中採用不少加強資本管制的舉措,這與更加自由化的匯率改革方向是背道而馳的。此外,中國央行近幾個月里越來越多地轉向衍生品市場來提振人民幣。

由於人民幣已在去年11月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SDR籃子,中國央行從去年12月開始在IMF的要求下公布了外匯遠期頭寸,但近期的數據遠低於市場估計。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央行更多地是指令國有商業銀行來賣出美元,買入人民幣,這些頭寸並未反映到中國的外匯儲備數據中來,因而實際上是掩蓋了中國資本外流的嚴重程度。

3

2月29日,杭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隊員參加G20杭州峰會安保裝備發放儀式。

但不管怎麼說,由於各國政府——尤其是中國的財經決策者——所作出的努力,全球金融市場在經歷了年初的一輪風暴後,目前暫時平靜下來。

現在,決策者們應該抓住這段來之不易的喘息機會和迴旋空間,在下一場金融風暴襲來之前拿出能令市場更加信服的改革方案和舉措。

在“中國因素”被普遍認為已上升至全球經濟頭號威脅的2016年,中國恰好接任G20主席國。如今回頭看,2月底的財長與央行行長上海會議已經取得了不小的成果,至少有助於平息了一場規模不小的市場風暴。

今年9月初,G20領導人峰會將在杭州召開,市場普遍預期,人民幣不太會在那次峰會之前再一次出現顯著貶值。

本文來源:冰川思想庫(ID:bingchuansxk),智谷已獲授權

冰川思想庫是由一群傳統媒體人打理的新媒體,每天帶給你關於新聞,世界和思想的精選內容。

決策者的首席趨勢顧問

“十大最具影響力財經公眾號”

覺得我們幹得不錯?

長按並識別下面二維碼讚賞10元: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