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财富的真相:他们有满血复活的能力,而你只能被危机消灭

 

◎文丨MRandson


 

1双重危机

 

如果以财富衡量,人类社会可能是唯一熵减的系统。

市场经济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马太效应,即财富是单向汇聚的,一切经济问题由此产生。

由于财富单向汇聚,社会形成金字塔结构。

这种结构注定对应大量产品滞销,大批债务无法偿还。

金子塔顶层拥有大量财富,撑的要吐,有能力消费没需求,消费不足。底层的收入被压到最低,饿得要死,有欲望需求没支付能力,也是消费不足。

金字塔两端都消费不足,对应的必然是大量产品滞销,产能过剩。

产能过剩,对应大批工人的劳动力滞销。他们的产品没人要,他们的劳动力自然没人要。于是,企业处于破产、停产、半停产状态,他们处于失业、半失业、放长假的状态。

这是表现在产能和就业上的现象。

多说一句,一些企业靠贷款维持最基本的运转,这些企业就成了“僵尸企业”。这些企业的工人,被扣上懒汉的帽子。

话题转回来。

金融是经济的血脉,抛开赌博投机不说(赌博投机的问题后面再说),货币流通是商品流通的逆运动。

主要货币是信用货币的时代。每一笔贷款对应两部分,获得贷款的企业或个人,同时拥有两样的东西,一笔钱和一笔债务。

这笔钱,很快会被金字塔顶层吸走,而这笔债务却无法偿还——因为顶层已经撑的要吐,他们并不想购买底层提供的商品或劳务,或者,即使他们购买也非常有限。

所以,社会顶层拥有大量利润的时候,必然对应社会中下层背负沉重的债务。

社会底层的债务到期无法偿还的时候,要么破产倒闭,要么申请贷款苟延残喘。底层破产倒闭时,顶层用积累的货币购买底层拍卖的财产,同时债务归零。不足的部分,银行承担。银行的自有资产承担不了,银行倒闭。储户的账户数字归零。

这个过程很惨烈,有人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上吊、跳楼,有人趁机从地板上捡战利品,就是金融危机。上吊自杀的是中下层,趁机捡战利品的是顶层。

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起因都是财富的单向汇聚。

货币淤积在顶层,商品流动就不会顺畅,债务也难以偿还。这个道理很简单。

但是要承认这个道理,就要承认社会财富的单向集中不利于经济顺利运转,并做出相应的经济政策调整。这就很困难了。

毕竟,不同的社会阶层对经济政策的影响力是完全不同的。金字塔社会,顶层的影响力远远大于社会底层——否则也不会形成金字塔型社会。

2药方选择

 

这种情况怎么解决,顶层可以要钱不要命,政府不能看着不管。不然失业率爆棚,那还得了?

目前有四种方式,一是鼓励投资,二是增加出口,三是政府印钞购买这些产品,四是否定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

在产品全面滞销的时代,没有人会主动投资。

金字塔顶层不是傻子,现有的产品卖不掉,继续扩大产能,增加投资那不是犯傻吗?

于是,有人提出创新。新产品出现了,原有的产能要被淘汰,为了更新换代,都要买新设备,内需不就上去了吗?

话说回来,创新哪那么简单?蒸汽机替代人力、畜力、水力,内燃机、电动机替代蒸汽机,都需要科学界重大的理论突破,否则新产品与老产品之间很难有跨代性的突破,改一改外形设计,优化一下结构,增加点功能(许多功能还是华而不实的),这样的创新没多大意义。

想想就明白,没有巨大的技术门槛,能创新早创出来了。

当年硅谷的奇迹,其实是美国政府和军方多年来大量投入产生的军用技术积累在短期内商业化的军转民的过程——巨大的势能早已具备,剩下的只是谁来推动,让这些势能释放出来。于是,释放这些势能的人,成了风口上的猪。

站在台风口,一头猪都能飞起来。没有台风,猪还是猪,飞不起来的。看不到台风,只看到猪在飞,以为自己像飞起来猪一样伸展四肢就能飞起来,那是猪的思维。

看不到当年理论突破支持的技术突破,看不到对应的美国政府和军方技术积累,只看到几个大学生,在硅谷租几间办公室就能创新,那是一叶障目不见台风。

以为只要弄几个大学生,搞几栋写字楼,就能创新,就能再造一个硅谷,就能拉动经济,那就更愚蠢了。

如果出口情况不错,那么问题会好解决一些。

顶层消费不了,底层消费不起的商品推出去,换成钞票回来。顶层继续赚钱,底层有饭吃,暂时皆大欢喜。

长期看,这也有问题:

第一,这些钞票怎么用?钞票不是黄金,攒多了要贬值。(这些钞票不是没有用,后面谈用处。)

第二,别的国家不乐意,你国内的就业解决了,我国内的产品滞销了,我的工人失业了,为了不让你的商品进来,我要用各种手段阻止你,包括检验检疫,包括配额,包括关税,包括各国产品标准等等。

第三,别的国家遇到经济危机,不再要本国的商品怎么办?

第四,就业高度依赖别国的市场,两国关系一闹翻,本国失业率马上爆棚。

本国政府不断购买商品,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直接启动印钞机,这是中央政府的特权。政府印钞,购买商品,顶层聚敛财富,底层有活干。代价是通胀和泡沫不断上涨。

一种是用政府使用贷款,这是地方政府常用的手段。代价是通胀和泡沫不断上涨,外加地方政府陷入债务危机。

如果不想本国通胀爆棚、泡沫破裂,地方政府破产,这种模式就不能一直玩下去。

把顶层多余的钱收上来,返还给底层,是最后一种模式。

这种模式,顶层绝对不干。对顶层征税,那还了得?所以,也很难推动。

说来说去,四种模式或者不可行,或者有局限性,或者有长期的隐患,或者难以推行。

1 2 3 4 5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