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为什么深圳屋价离谱,重庆屋价靠谱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262

文丨姚树洁


说起来谁也不会相信, 就像鳄鱼不相信眼泪一样, 中国人不会相信一套100平米的房子,能让深圳人睡着了,还每天赚3万元。

这是人类世界历史发展史上最惊人的一幕,它赤裸裸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如果不是亲临其境,谁也不敢相信。

就在两天前,我利用在深圳开会的时间,晚上独自探访深圳的多家房地产中介。在东海花园小区附近,我采访三位卖房子的小帅哥,对深圳房地产市场作了一个快速的“田野”调查。

在每个中介的窗口上,都贴满了最低一千万以上房子的卖房信息。这不管是巴黎、伦敦、东京,还是纽约,都是价格不菲的房子。有两位来自香港的朋友对我说,“深圳的屋价已经逼近、甚至超过香港。”日本的朋友说,“东京的屋价与这里的屋价相比,已经变得寒酸。”

再仔细一点,多数房子的建筑面积都在100平方米以上,每平方米的售价是7到8万。不过,请挺住!中介的小伙子告诉我,“窗上贴的价格是春节前的价格,从春节到现在,又上涨了30%”。

我指着一套房子问,“你这里最便宜的一套是1000万元,125平方米。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价格已经是1300万了吗?”他说,“是的,绝对不是1000万了,上面的牌子几个月换一次,下个月我们换牌的时候,就一定是挂上1300万,你现在买也是1300万,我最多可以跟卖主砍一点价,但不可能太多。”

我说,“这个125平米的房子,如果是换成套内面积,也只有100平方米。三个月不到,就涨了300万,平均每天涨3万多是吗?”

卖房的小伙子说,“是的,年前涨的比这个还凶,眼看这个价格在不到一年之内,就从6万(一平方米)涨到了10万。而且,这个楼群是15年前建的,现在只有55年的时间了。如果是新的楼盘,有这样的地理位置和房子的品质,一平方米就要12万以上了。”

我说,“这样涨价你认为正常吗?不怕屋价有一天会掉下来吗?”

小伙子说,“深圳这个地方,有钱的人多的去了。来买的人都是刚需。09年一次屋价大跌,后来反弹的很厉害。后来的限购,把一些刚需给压住了,现在才放松一点,屋价立马暴涨。要不是新的首付政策5月1号开始生效,这个屋价还要涨。反正我们这些卖房的,肯定是买不起房子的。不过,许多人却拼命的要买这边的房子。”

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在四大一线城市中,一年前的屋价还是最低的。不过,2015年深圳平均屋价上涨70%,今年头三个月,再上涨30%。不到一年的工夫,深圳平均屋价已经超过广州的一倍,也把北京和上海摔在了后面。

至于如何看待深圳的屋价,网上有许多说法。我的一位朋友叫罗天浩,曾经因为写了关于李嘉诚的文章,闹得沸沸扬扬。他今天又写了一个博文,“北京可以矫情,深圳不能任性”。他认为,北京屋价上涨有其特殊的政治、经济因素,因为北京有钱、有权、有资源的人,实在太多。全国向往北京的人也太多。中国最好的高校、研究机构、大型企业总部、医院等资源非常集中,所以,北京屋价必然上涨是有理由的。

但是,深圳屋价过高却缺乏一些基础。论教育,医疗条件,政治资源,人才资源,人口数量,发展的根基,深圳都比不过广州。而深圳屋价超过广州的一倍,实在有点离谱。人才可以选择离开深圳,企业也可以选择离开深圳。如果某个城市的地方政策和服务质量能够超过深圳,那么,人才和企业都可以离开。

因此,深圳的高屋价,有可能是深圳今后可持续发展的致命之伤痛。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深圳1100万人口,土地面积与香港相当,人均GDP已经超过台湾,直逼韩国。如果深圳还以7%以上的发展速度坚持10年,深圳人均GDP可能超过香港的今天。也就是说,如果深圳的土地面积不变,房地产的发展格局不变,深圳的屋价超过香港是有可能的。

上面说的两个“如果”非常重要。一是土地供应,政府控制土地供应,是屋价暴涨的主要因素。另一个是房地产的发展格局,也就是说,一切由市场决定,政府只负责卖地,不负责具有社会属性的“经济适用房”建设,那么,短缺供应的政策,使房地产商和政府联手形成地产业的自然垄断,接近90度角的需求曲线,使短缺的供应,直接把价格逼上天,就成为必然。

要让屋价趋于理性,就必须抓住上面的两个“如果”,并把其打破。首先,政府要从土地供应与土地利用效率上面下功夫,还可以从农村的土地供应和产权方面下功夫,大力提高土地的供应量;其次,就是政府直接参与房地产建设,把经济适用房的建设作为推动深圳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也为解决深圳高屋价的问题,做出应有的努力。

在重庆,人均GDP虽然只是深圳的三分之一,但是这里的屋价是深圳的八分之一,人均可支配收入是深圳的40%。 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重庆的屋价比深圳要合理的多。而重庆之所以有今天相对比较低的屋价,就在于土地供应、地票,以及经济适用房的大力建设等方面,一直走在中国所有大都市的前面。

中国要走出高屋价的困境,可以借鉴重庆经验,可以用长期的眼光,来看待经济的发展。在房地产发展方面,香港不是中国大陆应该学的,深圳也不是其它城市应该学习的。试想,一个发达国家,每个家庭都为了一套房子而苦斗终身,那还要发达干什么呢?

本文作者为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创建院长,文章来源于作者博客 (http://yaoshujiewy.blog.163.com/blog/static/200878168201623021610244/)

荐号

曼哈顿资本圈

ID:MHTcapital

揭开财富帝国最深处的秘密

——“性、谎言、录像带”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哦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