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这群最清楚“内幕”的人终于说出了股灾的真相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80

:

本月博鳌论坛有一场分论坛被媒体称为“博鳌历史上最牛对话之一”,该分论坛主题为“‘闯祸’的杠杆”,这是本届博鳌唯一一场正面探讨去年股灾的对话,参与嘉宾直言不讳,堪称今年信息量最大的一场分论坛。

对话由《财经》总编辑王波明主持,参与讨论的嘉宾包括:

高西庆(清华大学教授、证监会原副主席)

李剑阁(中央汇金副董事长、证监会原副主席)

贾康(财政部科研所原所长)

吴晓求(人大金融研究所所长)、

哈继铭(高盛投资管理部中国副主席)

Mark Machin(加拿大养老金投资委员会国际部总裁)

下面为部分与会者的发言精要,看看在这场“博鳌历史上最牛对话之一”的论坛上,大家都说了什么。

1高西庆:中国证券市场的问题是数据不透明

杠杆只是工具而已,且是人类发明的伟大工具之一。如果说杠杆闯了祸,不是杠杆出了问题,而是使用者用得不对。不管是2008年美国市场发生的重大危机,还是去年中国的股灾,杠杆只是一个表象。比较成熟的市场对各种金融工具是有一定之规的,美国如此严规的市场还会发生问题,说明中国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

首先,管制规则有问题。出了问题,各监管机构都推卸责任,说明监管的覆盖率不够。有说法建议一行三会合并起来,因为目前的监管机构之间存在空挡。但历史上很多次合并之后,各机构依旧各行其是,并未有明显效果。因此,首先要做的,是弄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覆盖面和严格执行度都不达标,就不知道覆盖到哪儿去,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

各监管机构应明确自己的责任,然后集中所有资源专注于这项责任。证监会的权力不能太大。中国证监会的人聪明程度不比世界上任何其他监管机构差,但是他们的兴趣不在这儿,各方面机制压力不在这儿。市场出了问题,大家都不知道该怪谁,骂谁的都有,这就是有问题了。

要弄清楚股灾的原因,监管部门、证券公司或是投资者,都有自己的立场,政府应该找一个中立机构,调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因有说是杠杆、有说是外资、又有说是衍生工具,大家都在猜,却谁也没有数字。中国证券市场的问题是数字基本上还是保密的。

美国87年危机后,机构和学者出了许多份报告对外公开。现在中国应该把数字拿出来,由合适的部门授权,让独立机构研究,然后再判断是不是杠杆问题。是的话,是哪里的杠杆?银行系统、证券公司还是保险公司?还是真的如某些人所说,根本与以上这些没有关系,是普通老百姓导致。那么,中国普通老百姓有那么大力量吗?

2李剑阁:监管部门带着监管对象去救市,不符合国际惯例

有关方面说中国的救市是非常符合国际惯例的。但是后来思考一下,如果用“该不该救、什么情况下该救、怎么救、由谁来救”这几个标准衡量,去年中国做的没有一件事符合国际惯例。由监管部门带着一批监管对象去救市,就相当于裁判带着特定的运动员去踢球。他吹哨,让你进球就进球,让对方不进球就不进球,这个球是没法踢的。

美国一般是美联储出面,证交会根本不参与。1998年香港救市,财政司带着金管局几个人,在极小范围作出决策。这个决策过程,证监会是不知道的,而且知道后非常愤怒,认为政府不该插手。因此,用国际的例子来说明去年中国救市的合理性是没有说服力的。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国际上的事大家都知道,有的事是糊弄不了的。 道德标准不能代替法律标准,只有合法和非法,没有善意和恶意,这是坚定不移的准则。在市场所有的监管都是以合法和非法来划定。

此外,国家牛市的概念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概念,去年一些官方媒体助涨了市场狂热的气氛。牛市归政府,熊市将来归谁呢?政府把牛市功劳揽在身上的话,就必须把熊市责任也揽在身上。

3吴晓求:政府离市场要尽可能远一点

股灾原因有三:

第一,中国赋予市场太多功能,把它功利化了,以为它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实际上市场没有那么大功能。赋予太多功能后,它会变形。市场的功能早已定义,就是一个财富管理市场,解决不了其他问题。

第二,监管者的角色和目标错位。中国过去相当长时期内,把监管者的功劳、成就和市场是否成长以及指数做某种程度的挂钩。如果在某位官员任上,指数下滑,他就属于失败或者不合格的。反之则是合格的。这是有问题的,把监管者当作了清道夫。

第三,制度层面。我们对杠杆的运用是顺周期的,这很要命。抵押物随着价格上涨,价值在上涨,可以抵押出来的资金量在增大,实际上我们机制本身已经赋予了它杠杆。我们要建立一个逆周期杠杆,顺周期肯定会出大事。

政府离市场要尽可能远一点。人们有时把监管者和救市者混谈。特定的时候要救,但是怎么救能达到公平,这是最大的问题。监管者只需确保市场的透明度。如果市场有内幕交易,有虚假披露、操纵市场行为,不管市场跌还是涨,都要查处。查处违法违规行为不和市场走势有关。

4贾康:所谓国家牛市是违背规律的

去年上半年,管理部门有非常明显的意图要造出牛市。而所谓国家牛市是违背规律的。中国管理部门总认为牛市好,熊市不好,这从哲理层面要反思。股市是一个直接融资场所,它的好与不好,最关键在于它的制度是不是公正,是不是能够最大限度打击内部交易,发挥资源配置作用。到底表现为牛市还是熊市,如果符合规律的话,无所谓好坏。

去年在关键的时候,国家给出了权威人士的信息,引导大家认为还要继续牛很长一段时间。当时说到的政策牛、资金牛、消息面牛、改革牛,都有一定道理。但是缺少了一个最关键的牛,经济基本面牛。那时经济明显下行,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这是牛不起来的。所谓人造牛市实为上窜下跳的猴市。在羊群效应下,人们争先恐后进来。剧烈的上窜下跳很快把动能耗尽,社会代价非常沉重

5哈继铭:盲目追求经济增长是真正祸根

股市上的杠杆最多也就是几万亿,但整个经济的债务是GDP的250%,约170万亿人民币。在过去多年,中国债务率、广义杠杆率不断上升,从2007年的100%多,上涨到去年的250%。

这么一个杠杆率大幅上升的过程其实隐藏着一些金融风险。许多债务是不是能够及时偿还,是不是最终能够得以偿还,都成了问题。但同时又要推动经济增长,怎么办呢?于是在这个大的框架下,觉得应当多发展股权融资,而不是依靠银行贷款,依靠信用市场再来加杠杆。去年股市上涨背景可能跟广义杠杆率过高有关。

回忆一下这段时期以来,很多时候还是政府起着巨大作用。政府推着股市大涨,暴跌之后又来救市,得不偿失。说的时候是一套,做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套。中国让搞经济、政治研究的人很难把握。有时候说的不做,而做的不说。

现场小花絮在提问环节,一位记者问道:“如果国家队带着一群被监管者去救市,那么股市最大的庄家是国家?是国家在坐庄吗?这样的市场公平吗?” 李剑阁这样回答:“我刚才讲的话和你讲的话都是表明一个观点。大家都听懂了。”

本文来源:智谷趋势整理自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博鳌之辩:谁是股灾祸首?》一文。

荐号

曼哈顿资本圈

ID:MHTcapital

揭开财富帝国最深处的秘密

——“性、谎言、录像带”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哦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