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央行的重磅武器“托宾税”:其实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主意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11

文丨汤姆叔


1

最近,“托宾税”这个过去只在经济学领域出现的冷词成了中国的热门词,原因是中国央行22日郑重其事宣布,正在研究推行“托宾税”,以惩罚短期外汇投机,抑制短期跨境资本流出。

但凡政府决定要做的事,肯定马上就会有一堆“砖家”跳出来证明这个事情有多好,有多必要,哪怕是“拆墙”这种一看就知道脑子进H2O的事。

这次也不例外,类似“一种抑制跨境资本流动的崭新价格型调控方式,较之现行的行政手段更加透明、更具效率”、“增加资金成本减少投机交易,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增加国家的税收收入,填补财政赤字;发挥行业征税作用”,等等,诸如此类的“严谨论证”。

推行“托宾税”,没H2O那么严重,因为这玩意确实还是有一定作用的,但,也就是个痒痒挠而已——挠的时候爽一小会,但,就算皮挠破了,虱子始终都还在。

2

“托宾税”一词来源于詹姆斯·托宾。

这位出生于上个世纪初的哈佛大学高材生,对诸如经济计量方法,严格数学化的风险理论,家庭和企业行为理论,一般宏观理论,经济政策应用分析等诸多内容迥异的领域都有涉猎并均卓有建树,“不要将你的鸡蛋全都放在一只篮子里”就是他广为人知的名言,以致1981年瑞典皇家科学委员会授予他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时为怎么概括他的成就颇费神经。更有意思的是这位诺奖获得者是在二战应征入伍任美国驱逐舰指挥官,并参加了进攻北非和法国南部以及意大利战役后,回头开始做的经济学研究。

在经济学领域以托宾名字命名的名词有“托宾Q”、“托宾税”、“蒙代尔—托宾效应”、“托宾分析”等四个之多。但理论界讨论最少,实践领域使用也最少的,就是“托宾税”——因为它真的不是个什么好主意。

托宾税 (Tobin Tax),简而言之,就是指对外汇交易课征交易税。詹姆斯·托宾在1972年的普林斯顿大学演讲中首次提出了这个建议:“往飞速运转的国际金融市场这一轮轴中掷些沙子”,以降低资本流动速度,增加投机者的交易成本,缓解国际资金流动尤其是短期投机性资金流动规模急剧膨胀造成的汇率不稳定。

最高的流动性、最低的交易成本,这是所有追求开放、国际化、效率的金融市场的不二追求。托宾的意思是,为了应付短期的汇率波动与资本外流,可以侵蚀,或者部分侵蚀金融市场的长期基柱——当然没几个人愿意这么干。

所以即使在在70年代初,以美元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摇摇欲坠时,美国人也没有采纳这个被财长称为的“歪主意”。到了2013年欧盟委员讨论2013年对股票、债券、金融衍生工具的买卖进行征税时,27个欧盟国家中也仅获得11个国家支持,而作为世界金融中心所在地的伦敦,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并不惜以退出欧盟相要挟。

3

“托宾税”的本质,是政府试图寻找到一种工具,在金融开放过程中,能与“蒙代尔三角不可能”对抗——使一国政府在中短期内,依据国内经济状况和目标推行更为灵活的利率政策而无需担忧它会受到短期资金流动的冲击。

在经济学里有条著名的“蒙代尔不可能三角”法则。其内容是:一个政府的政策组合,在:

1、资本自由流动

2、汇率稳定

3、货币政策独立性

以上三者之间,不可完全兼顾。例如,政府要么为了选择后面两个选项,而对资本项目进行管制;要么就得为了资本项目开放,而放弃其他两个选项之一(见下图)。

对当前的中国,也是如此:试图降息降准货币宽松就经济,必将加大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压力;不宽松,又将丧失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与弹性。

所以,所谓的“托宾税”,一点不神秘,形式上与之前在离岸人民币市场对外资行征收准备金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外汇管制的一个新工具而已,其本质上,只是在“蒙代尔三角不可能”上,选择暂时,或者部分放弃“资本自由流动”这一角而已,方法就是对任何资本流动“征人头税”——这是对所有跨境资本一种不加区分的惩罚,无论你是好人(投资资金),还是所谓的坏人(套利投机资金)。

打开窗户,进来阳光,也会进来苍蝇。我们总不能对苍蝇和阳光一起征税。

这是一种毙敌一千,自伤至少五百的玩法。所以,托宾税从来不是什么好主意,所以,长期执行托宾税的结果,一定是严重损害金融市场效率,并把资本“驱逐”到其他不征税的国家和地区。所以,但凡使用过“托宾税”玩法的,几乎都是那些“胸无大志”,“不求上进”的国家,效果也多差强人意。

比如智利和哥伦比亚等国曾对短期资本征收无息准备金,比如2009年10月,巴西对进入该国购买股票或固定收益债券的外资课以2%的金融操作税;唯独韩国是个例外,算发达国家,2011年初,韩国开始对外国人购买国债和货币稳定债券的利息征收14%的预提税,但也只是起到短期效果(见下表)。

4

“托宾税”对中国尤其不是什么好主意,是基于两点:

首先,中国是图谋崛起的大国,战略意在长远,但托宾税的实施对长期有害是无需辩驳的对外汇交易的普遍征税,抑制了投机资金,但也惩罚了投资资金,必然导致市场信心受冲击,人民币交易收缩(尤其离岸市场),进而影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只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是我们的既定长远目标,那么托宾税的推行极可能得不偿失。

很多人想当然以为托宾税分摊到长期投资资金身上,成本有限,所以影响不大。其实我们根本无法分辨出谁是投机,谁是投资再说了,这种1%的成本,对短期投机资金也根本起不到阻遏作用——投机资金都是追求短期暴利的,区区1%能吓得住他们?而且,投机资金本身就是价格发现与矫正机制的重要一环,甚至他们,也不应该是被惩罚的对象。

其次,托宾税只是治标,并不治本目前汇率波动、资本流出、套利交易增多,根源不在税制政策,而在市场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对经济前景悲观的预期,减轻汇率稳定压力最终需要经济结构性改革落地的预期。但托宾税一旦开征,就是一种税制,将在一段时期内固定下来——这其实比随时可放可收的行政管制手段更令人绝望。

至于有人把高频交易、跨境资金投机引致的市场波动归结为市场失灵,所以政府必须增加“托宾税”这样的工具来干预、熨平市场波动,纠正市场失灵——这个就没什么好说了:如果你手上拿着一把锤子,任何东西在你眼里看起来都像一枚钉子。

我们来重新复习一下《扁鹊见蔡桓公》:居十日,扁鹊望桓侯而还走。桓侯故使人问之,扁鹊曰:“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矣。”居五日,桓公体痛,使人索扁鹊,已逃秦矣,桓侯遂死。

热议并对“托宾税”寄予较高期望,显示出的是一种令人担忧的倾向:我们也许如桓公一样,也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本文来源:港股那点事(hkstocks)

荐号

曼哈顿资本圈

ID:MHTcapital

揭开财富帝国最深处的秘密

——“性、谎言、录像带”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哦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