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背后的女人是怎样进行天量“利益输送”的 |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丨严九元


这个世界最有资格讲“有钱,就是任性”的人,是马云背后的女人。

3月21日下午14点58分37秒,阿里巴巴集团2016财年(2015年4月1日~2016年3月31日)电商交易额(GMV)突破三万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沃尔玛用了220万人和54年时间才成为世界第一零售平台,阿里却只用了8000个小二和13年时间,就实现了同样的目标。

3万亿是什么概念?在全国各省最新GDP排名中可排到第7位。

放在全球,在所有国家和地区中这个数字可排在27位,超过80%的国家。

这个任性的数字,既是马云的胜利,也是互联网的胜利。成功的命门,无外乎三个“小任性”。

第一个“小任性”

坊间有个玩笑但不无道理的说法,阿里帝国是建立在败家娘们“买买买”之上,马云背后的女人天量“利益输送”造就了3万亿。

马云靠什么吸引败家娘们?最大的秘密是三个字:小任性。

让败家娘们有种小小的任性的感觉,把生活中那些小小满足感和幸福感映射到网络中。

生活中可能是这样:摸摸口袋,发现居然有钱;电话响了,拿起听筒发现是刚才想念的人;你打算买的东西恰好降价了;完美地磕开了一个鸡蛋;排队时,你所在的队动得最快……

马云给败家娘们的体验类似:上个月的工资提前败光了,想想还有花呗;昨天刚下的单,今天快递小哥就送上门了;双十一完美半折抢到爆款……

小任性对感性的女性几乎战无不胜。3万亿的背后,就是消费体验的极大提升。

第二个“小任性”

但这不是“小任性”的全部。

马云眼里的小任性可能还有特定含义,它指的是能让败家娘们顺利花钱、以钱生钱、没有钱也可以凭信用芝麻开门的金融体系。

可以说,没有支付宝及后来的金融创新,就不可能有阿里的现在,也不可能支撑3万亿这个巨大的体量。

这一整套金融体系都归于蚂蚁金服之下。我们可以把蚂蚁金服的工作核心概括为“小任性”:“小”是什么?就是门槛低,覆盖更多人群。“任”是信任,人跟人之间建立更好的信用。“性”是灵性与幸福,技术使得金融更加懂得用户、懂得人性,更多人获益更多人有幸福感。

1.“小”

互联网金融最伟大的之处是实现了金融平等。

传统金融有精英气质和准入门槛,无形中将一部分用户排除在金融服务体系之外。而蚂蚁金服极大地拓展了金融的边界。

据调查,72%的成年人不能正确理解风险分散、通货膨胀和复利等重要金融概念,中国的“金融小白”非常多。

互联网的本质是开放、共享、平等、协作,合格的互联网金融本身是要去贵族化、去精英化。这种取向,使得不管是学生、打工者、白领职员,还是高净值人群,都能平等便捷地使用蚂蚁金服的金融体系,从而把最大多数的“败家娘们”囊括了进来,蚂蚁搬家,集腋成裘,为阿里帝国能达成今日3万亿的煌煌业绩奠定了基础。

以余额宝为例,用户数达到2.6亿人。它的出现,可视为中国人互联网金融的启蒙课,它把货币基金安全、流动性好的金融属性,和消费支付场景的便捷触达结合起来,让每一块钱在花以前都能够有收益,产生极致的现金管理体验。

“小”就是个体至上,就是金融触达能力的极大延伸。在企业贷款和农村市场的开拓,蚂蚁金服同样在遵循这个原则。

2.“任 ”

任,信任与信用。

支付宝的伟大在于解决了交易的信任问题。可以说,没有这种第三方担保,电商不可能在信用缺失的中国发展那么快。

中国线上零售在2006年才占社会零售总额的0.3%,到2014年已经占到10.6%,无论从金额还是占比都超过了美国。“互联网+零售”在中国得以弯道超车,互联网支付作出了核心贡献。

发展到今天,互联网金融对于信用问题的解决又有大的突破。

据相关研究,从本质上看,征信是一个分类问题,比如年龄、职业、婚姻情况、财产情况等作为自变量(解释变量),从而对这个企业或者个人的信用进行评级,对违约概率进行预测。

互联网+金融在征信方面所做的工作首先是升维,此入更多的交易行为、地理位置、社交关系等元素。直观上可以理解为,传统的征信系统用自变量X解释因变量Y,是一个平面的两维空间,而互联网环境下则会引入自变量W、X、Z甚至更多的变量来解释Y,是一个立体的,甚至多维的空间概念。

蚂蚁金服的征信体系直接体现在芝麻信用上。“今天你到750分了吗?”一度成为好多人的互相问候语。据说,到了750分,用户用芝麻分和芝麻信用报告就可申请新加坡和卢森堡签证,不用再提交资产证明、在职证明或者户口本等复杂资料。

3.“性”

请记住这几个高能、任性的数据:

1.今年“双十一”,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平稳支撑起的峰值为8.59万笔每秒,这一数值已超过VISA的记录:1.4万笔每秒,从而让它跃升为“全球最强的支付平台”。

2.传统银行操作一单贷款的成本数千元,蚂蚁金服通过技术革新,将成本降到3元左右。

3.支付宝采用云计算技术,把单笔支付成本降至2分钱,在保持对非营利性机构免费和对民生服务优惠费率的基础上,将大多小微商户收单手续费降至0.6%,比传统支付方式低了一个数量级。

技术大大提高了金融的“性能”、压低了成本。败家娘们付出更少是种幸福,企业贷款利息更低是种幸福,全社会的资金流通成本更低是种幸福。

这是大数据和云计算给金融带来的改变。

第三个“小任性”

除了互联网金融本身,整个时代也与“小任性”有关。

1.“小”

这是后工业时代的趋势。

有研究显示,经济转型会要求金融机构将重心下沉。工业化早期,一般会经历重化工业的过程,在此阶段,金融机构更多关注的是工业、建筑业以及大企业和大项目。进入后工业时代,市场需求由千人一面转向千人千面,进入个性化、多样化时代。

过去依靠大规模摊薄成本,获得成功的模式,在这个阶段不再完全有效,甚至成为了某些企业难以转型的掣肘。“互联网货架”无成本、广连接的特点使众多的长尾企业、小微企业快速发展,甚至在竞争中取得显著优势。

也就是说,小微企业是这个时代的主体。蚂蚁金服选择主攻方向为小微企业,是趋势之选。

2.“任”

这是这个时代注定会被委以重任的金融形态。

回顾金融史,金融的出现以及每一次重大创新都有其初心,都有时代的主命题相关。为了应对航海贸易的支付需求,产生了早期的银行;为了筹集长期巨额资金,促进工业化生产,产生并繁荣了股票和债券市场;为了化解跨期限收入的不确性,出现了远期以及期货,进而产生了期权。

那么对于这个自工业革命以来变化最大的时代,个体崛起,技术颠覆,金融边界极大延伸,一定会有相应的金融体系出现。

3.“性”

新金融体系的出现早就了更多更有想象力的可能性:

支付宝为解决交易的信用而生;快捷支付为解决网银瓶颈而生;余额宝为解决钱的最优效用而生;依靠大数据的无抵押贷款为解决小微企业需求而生;

互联网金融的两个要素,第一是技术,第二是场景,两者的结合会使得金融更具有对人性的观照。

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说,实现金融的“普”与“惠”,是人类长久以来一直怀揣的梦想,让更多的败家娘们享受到更多的好处。

今天,互联网终于给了我们一支“魔法棒”,新的技术已经改变了金融的触达能力,使“普”更有可能;也改变了金融的技术与成本,使“惠”更为现实。依据大数据甄别风险的能力,更使得公益属性和商业属性能更好地平衡,技术革命使得金融可以回归初心。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