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中国最重要的财经官员明天登场,他们会说什么?| 智谷趋势“两会观察”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06

文 丨一飞


持续半个月的两会,对于市场而言,明天是相当重要的一天,因为一行三会的头头和国资委的主任都要登场,接受记者的拷问。

虽然今年两会雷人雷语少了很多,代表委员、新闻媒体也都保守了许多,但是这些人物,对于中国市场而言,其咳嗽一声,市场绝对会感冒。

1

去年,小川说,资金进入股市也是支持实体经济。这下好,本来火急火燎的股市火点得更大,股指像脱缰的野马直上云霄,直至股灾发生。

前些天,小川在上海G20回答提问时说,“你这个逻辑是对的。”这句话确实没有错,在中国企业、居民和政府的杠杆率中,居民较低,企业最高,因此放个贷还有很大空间。但是市场一解读就成了房地产还要大幅加杠杆,弄得央行副行长专门找新华社来咬文嚼字来做解释,小川说的是“你提问的逻辑是对的”,并没有说“房地产加杠杆是对的。”

让人紧张的细节还不止于此。G20会议期间,央行提供的材料说了,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这下好了,货币政策基调都要变了,市场认为已经由稳健变为“略偏宽松”。弄得另外一位副行长易纲事后专门找来新华社解读称,两者并不矛盾,政策取向并没有改变云云。

小川也许并未说错什么,但一次发布会,两位副行长再来专门做说明,也是稀少。而且,小川在发布会上露面也已经很不容易,去年811汇改之后,他一直没出来,直到被世行批评和市场的沟通不足,于是前段时间接受财新的专访。而今却又不得不出来。

在当下经济下行压力还在不断加大,货币政策的走向高度敏感,从内部看,CPI刚刚破2,未来受制约越来越大。从外部看,人民币贬值压力仍未消解。稳健的货币政策,到底多稳?到底多健?大金融监管喧嚣尘上,外界对央妈统管寄于厚望,这个烫手的山芋,小川到底接还是不接?

1948年出生的小川,执掌中国央行上十年,从那时外汇储备高速增长,筑起水坝,建立小川池子的是他。后来全球金融危机,推行四万亿救市的也是他。再后来,反思四万亿,不刺激、搞出620钱荒的也是他。接下来推动货币政策工具创新、货币政策管总量也管结构、推动利率市场化和811汇改的也是他。同样,推动人民币纳入SDR、与多个国家进行货币互换、推动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建设的还是他。

他是一个多么复杂的人,做了这么多外界看来似乎完全冲突的事。只是,有些是他想做的,有些事并不一定是他愿意做的,没有人懂他的心。

关键是,懂了如何,不懂又如何,他是不能乱说话的。憋在心理,等待公众的谅解、理解和掌声。

去年,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笔者在现场。台下的提问,有没有退休的计划?他回答说:现在还没有具体的信息和想法,还有待观察。

这大概是最好的回答,滴水不漏。也罢,他也许确实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退休。

2

与小川一样艰难的人是刘士余。这个刚刚上任的证监会主席这时见记者,同样要被架在火上烤。他的前任已光荣地“牺牲”,留下一句一生唯一做对的事是娶了才貌双全的夫人,被人笑谈。

这些天,注册制这个本来要在3月份出生的制度,已经成为一个人人回避的话题,说推进不行,说不推进似乎也不行。

士余的副手李超(证监会副主席)就中了招,结果也如央行那般,再次补充解释:“我没说延迟,也没说正要做。”

如果按这种央行、证监会不慎回应,又不断地追补解释的节奏,明天的发布会,事后得补多少个解释才能向市场传达清晰的旨意呢?

所以,他们必须得练就一番功夫。就如格林斯潘所说,如果你觉得听懂了我说的话,那你一定是误解了我的意思。

可是市场真的想知道,注册制到底是什么样?尤其是中国特色的注册制到底什么样?也希望知道这个不得不推行的改革,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延后了呢?

这是制度建设,不是央妈的公开市场操作,更不是和做空机构拼子弹,坦诚说出来怕什么,况且股市都跌成这样了,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前两天,刘士余去了香港代表团,没有说注册制,但是说了一句,“希望大家都要买股票 不要卖股票。”这句话好,但明天靠这样的话肯定应付不过去。

多少人去年亏了钱,多少年还在被套牢,多少人希望中国股市好起来,可是士余能凭一张嘴救活股市吗?恐怕很难。心伤透了,回来很难。

小川说了,“中国有强烈的愿望使股本融资市场更好的发展,我们也确实下了很大的力气,但是确实也不能拔苗助长,所以它是有一个自然发展成熟的过程。”希望这个过程在士余手中发生。

记得前年士余在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的讲话,让我记忆深刻:“可能会有一个误区,大家觉得破产不光彩,破产等于清盘。其实《破产法》是非常重要的一部法律,破产的目的已由债权人的债权追溯,更换到企业新生的一种法律途径。”

当时笔者也正在关注破产法,没想到在他口中说了出来。可惜,至今产能过剩严重,市场经济搞了30多年,新陈代谢功能丧失,好像一个中年人,却像幼儿一样,不会自己拉粑粑,还要政府帮忙才能拉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3

银监会的同样不轻松。银行仍然是中国金融核心中的核心,但经济下滑,呆坏账率飙升,债转股又刚刚推出,银行过去站着就把钱赚了,现在也面临多重的难题。各种互联网金融工具兴风作浪,风险频出,银监会你怎么办?你怎么管?

国资委主任更是个关键角色,虽然对他明天的发布不寄多少期待。因为国资委刚刚发布了十项试点,有些该大力推动的东西,还在扭扭捏捏地试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前两天,发改委主任的发布会被问到国企改革是不是有既得利益集团阻碍的问题,他慌忙说,“抵制改革情况不存在”。果真如此吗?

肖亚庆到任不足一月,明天的发布会,他会壮士断腕,给改革提振信心吗?

【预告:3月12日记者会周小川、刘士余等亮相】上午10时,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14时30分,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副主任张喜武、副主任黄丹华和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就“国企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16时15分,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欢迎关注作者公众号“前沿观察”(ID:zhengjingguancha),阅读更多好文,请长按识别下面二维码: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