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陳志武:互聯網金融遭遇生死劫,誰之過?

精彩推薦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趨勢 117

文丨陳志武(耶魯大學金融學教授)


2015年很特殊,這一年不僅股市泡沫破滅,而且互聯網金融泡沫也開始破滅,持續幾年的熱潮所帶來的後患已經顯現出來。

據網貸之家統計,到2015年底,全國網貸行業運營平台2595家,比上年底多了1020家,全年網貸成交量高達9823億,在經濟和社會中已是舉足輕重。但是,累計的問題也開始快速暴露,一年內896家網貸公司倒閉或者捐款逃跑,是前一年的3倍多!

這些問題公司多以騙局為特色,涉及的投資金額和人數驚人!已經破局的P2P精英中,e租寶融資達750億,涉眾500萬投資人;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將其「日金寶」等金融產品,通過互聯網線上和線下在二十多個省銷售,騙取了22萬投資者450億的資金;河北一家叫「卓達新材「的材料公司也忍不住進入互聯網金融,推銷其聲稱年化收益率20%-30%的理財產品,從40萬投資者手中騙取近百億的資金。

新年開始後,武漢盛世財富又出現擠兌危機,又一家P2P網貸公司跑路。而這些公司不乏這個獎那個獎,包括「互聯網金融安全示範單位」獎,等等。

由於這些跑路的互聯網金融公司涉眾太廣,已經在逐步演變成一個社會安全問題,以至於從北京到上海、深圳等地方政府,決定暫停新的網貸公司或任何跟互聯網金融和投資理財有關的公司註冊,也禁止跟網貸相關的廣告。正如以前許多其它事情一樣,政府的態度從完全的鼓勵和放任走到嚴格禁止,出現180度的變臉。

一個本來非常好的東西,對社會具有極大良性發展潛力的互聯網金融業,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急轉?我們從中到底該吸取哪些教訓?今天,互聯網金融泡沫可以破滅、社會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而如果我們不在此基礎上進行反思總結、吸取一些有益教訓,這場泡沫運動所帶來的代價就白白交了學費!

1互聯網對大眾好處多多,但對騙子的好處更多

過去幾年裡,關於互聯網對金融帶來的變化談得很多,也基本都對,只是過於片面,只看到了互聯網帶給金融消費者的便利,給千千萬萬個過去跟金融服務粘不上邊的老百姓所帶來的機會,而沒有看到互聯網也同樣給騙子帶來了史無前例的機會和空間,原來騙子只能在自己的生活圈子裡以及周邊騙幾個人,但是,有了互聯網特別是移動互聯網之後,他們可以在全國範圍內騙,可以騙上幾百萬甚至幾億人。

首先,互聯網尤其移動互聯網的確可以改變金融的可得性。特別是讓邊緣地區和農村的老百姓,只要移動話網滲透到,就能參與金融交易,享受各類金融服務,使金融不再只是城裡人和有錢人的特權,提升金融的普惠性。以餘額寶為例,從2013年初推出後,到年底的用戶數超過4303萬人,兩年後到2015年底超過2.5億人!

其次,金融服務的便利增加了,交易成本降低了。原來即使在城裡有銀行物理網點、債券營業部、保險銷售點,你也要開車、騎車或走路過去,到了還要排隊,勞命又傷財,要浪費很多時間,現在有了移動互聯網金融,在任何地方都可就地進行金融交易。這種低成本和便利不僅讓單位金融交易更合算,而且使人們能獲得、利用的賺錢機會也以前多,每人的金融交易量也會更大。

對於金融運營商來說,成本下降的意義更大,本來想美國高盛、摩根斯坦利之所以不願意服務那些「螞蟻」客戶,就是因為他們資金小,但面對面服務需要花的時間和精力卻不低,但是,由於這些千千萬萬互聯網金融客戶都由電腦來應對,電腦機器沒有問題,不用花多少錢就能建立龐大的計算機伺服器系統,來服務千萬甚至數億螞蟻!

再次,就是互聯網帶來的「大數據」。大家都談到「大數據」可以幫助降低金融交易兩方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尤其是有了金融用戶的交易歷史以及其它經濟行為歷史數據,金融服務提供方就能夠把用戶中的「好人」和「壞人」更精準地區分開,把壞賬率、用戶方的違約率降到最低。這樣,不僅可以把融資量像積累螞蟻一樣達到「單個小、總量巨」的效果,也能把融資成本降低,更多、更好地服務社會!

上面談到的「互聯網+」所帶來的好處,是過去幾年聽到最多的,也是我們都很熟悉的。但是,不太熟悉或者相對較少聽到的,是這些道理都是從金融服務的提供商角度而言的,而不去看到最顯而易見的問題:把千千萬萬甚至數億「螞蟻」大眾的錢交給金融服務商之後,那些服務商會不會跑路?會不會像他們承諾的那樣兌現?

原來只有面對面做金融交易時,物理距離短雖然限制了交易範圍、增加了交易成本、使得交易數據小,但這些缺點對大眾客戶也是優點,因為他們會親眼看到金融提供方是誰、是什麼樣的人、懂不懂金融、他們是真人真物、還是根本就是騙子!

現在,移動互聯網金融把這些本來有利於消費者識別金融服務商的機會都滅掉了,螞蟻們根本不能看到是誰在給他們提供這些金融產品,也不能知道這些提供商是否真的拿了資金去投資、去給了P2P中的另一方「P」。所以,總體上,互聯網實際上是遠遠增加了金融交易兩方之間的信息不對稱,而不是減少了。

也就是說,如果不對互聯網金融的提供方進行規範約束和監督的話,互聯網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給騙子們帶來了史無前例的天堂!沒有互聯網的時候,他們只能在左鄰右舍間騙幾個人的錢;有了互聯網,他們可以騙千里萬里之外幾百萬、幾億人的錢,不需要見面、也不需要支付成本就能騙到他們!

按照一般的常理,互聯網金融比傳統金融更需要監管,因為詐騙的空間範圍和受眾數量翻了幾個數量級,潛在的社會危害比以前大得多,而不是更小。可是,過去幾年裡,這種基於常理的邏輯卻淹沒在互聯網金融熱潮中,沒有太多人看到或談到互聯網金融帶來的潛在危機風險、社會風險。為什麼會是這樣?

2政府最好不要介入行業發展

就像政府不應該親自上陣推動「慢牛」一樣,也不應該過於介入互聯網金融和其它行業。十八屆三中全會的「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是非常正確的,也是現代人類經驗的精明總結,在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中也應該堅持這一原則,政府的角色是制定、執行和維護公平公正的市場規則,但不應當在市場中偏袒一邊。

只要把規則制定得公平公正了,具體行業是否能發展起來,由市場去決定;一旦因為一些利益方成功遊說了政府決策部門,就容易使政府在市場中站邊。

而市場交易中總是有買方和賣方,如果政府出於鼓勵行業發展而特別照顧、偏袒賣方,那麼,這必然犧牲了買方的權利和利益,使得這個行業容易形成泡沫,造成資源錯配,並且買方最終會虧損甚至血本無歸。

過去多年的重點產業政策中(太陽能、風能、鋼鐵、電解鋁,等等),地方政府和一些企業作為賣方,在扶植政策(包括放鬆了的規則)誘導下,導致太多投資人即買方進入,結果是那些行業幾乎都產能過剩,投資人虧損嚴重。

互聯網金融就是最好的例子,這個例子告訴我們政府最好不要介入行業發展中、不要在市場中站邊。國內金融行業和學界,體制內外,都不缺桃李才俊,其實不少人早就提出警示,談到失控的互聯網金融領域所可能帶來的問題。

在一個連親戚朋友以及熟人之間都難以互信的社會裡,居然通過互聯網不見面做金融交易,反倒更加信得過、更加安全了?一些監管部門也看到了這些潛在的問題,已經或正在準備推出規範互聯網金融的規則。

可是,他們過了幾年都沒有推出,也不公開講為什麼沒有推出,因為他們不希望給國家重點推動的行業潑涼水。其實,不管那些鼓動互聯網金融的人是怎麼故弄玄虛,互聯網金融和基於物理網點的傳統金融本質是一樣的,金融就是金融,它的本質是交易兩方的跨期價值交換,這一點沒有被改變。

如果跨期價值交換是不含利息的支付性的,就屬於貨幣範疇,歸屬貨幣政策管轄;如果跨期價值交換安排是含固定利息回報性的,就屬於銀行和債券的範疇;如果跨期交換的收益是不確定的並且交易契約可以在特定或者不特定的範圍內換手交易,那麼,就是證券;而如果只有發生某些事情才發生支付的跨期交換,那麼就屬於保險。

也就是說,不管金融交易發生的平台是線上還是線下,各種金融交易的產品分類應該是很清楚的,哪些該人民銀行監管,哪些屬於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監管,這些早就很清晰。但是,他們不敢推出監管規則。

就這樣,由於政府在互聯網金融發展中明確地站邊,不僅監管規則一直到去年問題公司越來越多之後才出來,而且既有的工商、稅務、法律、司法規則在面對互聯網金融企業和個人時,也只是鬆散地執行或者盡量視而不見。

比如,到目前為止被執法調查、起訴的P2P網貸公司,多以非法集資被指控,而不是詐騙,儘管許多情況顯然是詐騙、捲款逃跑。就這樣,互聯網金融成了法外之地,騙子和好人都可以進,魚龍混雜。

當然,受害被騙得血本無歸的是那些千千萬萬的螞蟻,即互聯網金融的買方,而且由於這麼多人受害了,接下來社會會全面警惕互聯網金融,使得本來靠市場的力量本身就能快速健康發展的互聯網金融反而難以前進了!

股市的經歷也基本如此。如果是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議,把股票交易留給市場的力量去決定,股票何時漲何時跌、漲多少跌多少都留給市場參與者去決定,政府在中間既不鼓動買方、也不打擊賣方,既保護多方、也保護空方,那麼,雖然有時也會有泡沫,但泡沫的程度和頻率不會像我們熟悉和親身經歷的那樣。

行政權力加一邊倒媒體培植的牛市只會是瘋牛,不會是慢牛,最後泡沫破滅時不僅不能實現當初通過股市帶動創業熱潮的願望,相反地,是把多年發展起來的股市、尤其是多年辛苦建立起的市場規則給打亂了,得到跟初衷全然相反的結果。

政府最好不要介入行業發展、不要在行業中站邊,不是不相信政府的能力,而是因為政府的特殊地位和權力造成的。

政府是規則的制定者和執行者,一旦政府在一個市場上、在一個行業里站邊,許多規則可能不會被推出;或者即使規則推出了,也不一定會公允地執行;更有可能的情況是,規則推出了,也會執行,但政府制定的規則會偏袒一方,連媒體都一邊倒,如果是這樣,誰還敢做行業里的另一方?另一方怎麼可能伸張自己的權利、讓自己的利益得到保護?互聯網金融也好,股市也好,都不應該成為行政主導下的一場運動,真金白銀的商業和證券投資最後都要有人買單的,而這兩場運動最後買單的又恰恰是本無能力買單的老百姓。

3話說眾籌

最後,我們以股權眾籌為例,談談過去關於互聯網金融的一些誤區。2015年12月16日,「水果營行」CEO易德被深圳市警方帶走調查,易德號稱要做生鮮業的「阿里巴巴」,一年之內開了256家O2O實體店,單店投資額在100—120萬元。水果營行通過「合伙人眾籌」方式融到實體門店所需的資金,涉及金額3億元左右。

我們不知道水果營行具體是否犯罪。但是,就像我們了解的那樣,眾籌融資的想法似乎不錯:易德有野心創業,但需要創業資金,而另一方面,千千萬萬的張三李四們手頭可能只有幾千、幾萬元,他們自己不能創業,但也希望像創投基金、天使基金那樣從創業熱潮中分一份。怎麼把他們撮合到一起呢?給創業者和螞蟻們提供眾籌平台,不是正好解決問題了嗎?

前面已經談過騙子的問題,這裡我們暫且不管創業者拿到資金後是否真的如其承諾的那樣去做。即使不考慮欺詐的問題,單純從創業風險的角度看,這些張三李四老百姓是否適合做創業投資?他們的錢是否該參與創業冒險?

在投資學、風險管理理論中,我們都強調沒有一種投資對誰都是最優,也沒有一種投資組合對誰都最合適的,關鍵是要把投資的風險特徵、風險程度跟投資者的收入與財富狀況和風險偏好相匹配。

就創業而言,失敗風險通常很高,那麼,對於中低收入群體,由於他們的剩餘財富少,收入也不是很高,一份錢收入頂一份錢的生活用途,創業風險顯然不適合他們。儘管這意味著他們不能分享創業所可能帶來的收益,但這也可以使他們避免損失掉辛辛苦苦到手的收入。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國家都會限制大眾範圍內的隨便「眾籌」,防止缺乏金融知識和經驗的大眾受騙,也是不讓他們承受經不起的創業風險。所以,「眾籌」不適合於「眾」,而更適合於「寡」,否則就要受到證券類法律和規則的約束。

過去幾年,互聯網金融熱潮帶來了許多成就,不僅推動了多年被禁的民間金融的發展,開闢了全新的領域和道路,也讓我們看到了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對金融發展的極大推動力,製造了不少以前難以想像的奇蹟。但是,這些成就是以很高代價為前提的,包括還在繼續暴露的問題公司和眾多受騙的老百姓的損失。

這些教訓中,最大教訓之一是:政府最好不要在行業發展中選邊、站邊,不能直接為行業的任何方站台。政府的角色是制定和執行公平公正的行業規則、市場規則。就如十八屆三中全會所決定的,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本文來源:人文經濟學會(ID:HES2012

薦號

曼哈頓資本圈

ID:MHTcapital

揭開財富帝國最深處的秘密

——「性、謊言、錄像帶」

長按上方二維碼識別關注哦

決策者的首席趨勢顧問

「十大最具影響力財經公眾號」

覺得我們幹得不錯?

長按並識別下面二維碼讚賞10元: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