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重要的新闻:G20会议美国要给中国挖一个大坑?

文章目录[隐藏]

智谷君语

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今天在上海举办,这是今天中国和全球最重要的新闻,没有之一。

之所以重要,源于:

1.中国和全球经济正处于敏感时刻,“美元持续强势、人民币波幅扩大、日本央行意外宣布引入负利率令日元陡跌,欧洲多次暗示或将加大宽松力度。种种迹象表明,全球外汇市场早已危机四伏,一触即发的‘货币战争’或成为2016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2.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全球经济面临的威胁,已接近1985年“广场协议”诞生前的情况,各国政府有必要采取类似响应。于是,媒体间“新广场协议”阴谋论的讨论愈演愈烈。

30年前的“广场协议”,美元贬值,刺激美国经济复苏,而日元升值后而日本经济一蹶不振,这项协议至今争议极大。

在本次G20会议之前,有分析人员称若能达成“新广场协议”(各国联合阻止美元升值,稳定人民币汇率),这次会议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和世界经济的现状。

“广场协议”是不是21年前美国给日本挖的一个坑?“新广场协议”有没有现实可能?G20之后,中国经济和人民币何去何从?

文丨Aaronpeng


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将于明天召开,早在2014年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G20峰会上习近平宣布,中国将是2016年G20峰会主办国。

这个由19个国家轮流做东的国际论坛首次让中国成为在亚洲的第二个主办国。然而不甚唏嘘的是,才过短短一年,中国的经济即已大变模样遭遇重重挑战,2015年中国GDP增长破“7”跌至6.9%,为1990年以来的新低;与此同时A股开年即遭遇暴跌行情,人民币和港币亦被市场投机分子大举做空,市场陷入焦灼状态。

然而,与中国经济相比,全球经济似乎变得更不乐观。海外市场遭遇了一轮又一轮的大规模涤荡,股票,大宗商品遭到抛售,投资者避险情绪大幅提升。

此外,从2015年的年初全球外汇市场风险初露端倪到至今起伏跌宕,如“连环炮”一般爆发的汇率风险令全球机构和投资者对于外汇市场的关注攀升至新的高度。现如今美元持续强势、人民币波幅扩大、日本央行意外宣布引入负利率令日元陡跌,欧洲多次暗示或将加大宽松力度。

种种迹象表明,全球外汇市场早已危机四伏,一触即发的“货币战争”或成为2016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在全球各大经济濒临危机边缘的情况下,这次的会议在外界看来似乎变得尤为重要。而被外界炒的沸沸扬扬的“新广场协议”也在持续发酵之中。

1历史上的“广场协议”:一场空想的阴谋

早在1月29日,美银美林首席投资策略师Michael Hartnett等人就发布报告警告称,目前全球经济面临的威胁,已接近1985年“广场协议”诞生前的情况,因此各国政府有必要采取类似响应。于是,媒体间“新广场协议”阴谋论的讨论愈演愈烈。

不管是广场协议还是广场舞,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永远会有市场,比如说:童话故事。于是广场协议坑死了日本的故事就这样从经济话题上演绎成为了一场各国较量的阴谋故事,也就见怪不怪了,只不过听这些故事的人,还不清楚是什么情况。那么就让我们暂且先来探讨下什么是“广场协议”。

所谓广场协议。是指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美国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以改善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并于1985年9月,由美、德、法、英、日五国财政部长及中央银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的关于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使美元对主要货币有秩序地下调,以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的协议。

在那些基本没学过金融历史的阴谋论者看来,“广场协议”看起来就像是美国为了“教训”日本而设下的圈套。

然而事实却远非如此。

广场协议的签订,在当时是受到了日本主管经融财政部门的强力推动的。当时日本的如意算盘是,日本经济发展过热,日元升值可以帮助日本拓展海外市场,成立独资或合资企业。广场协议签订后,日元开始大幅升值。不过不幸的是,国内泡沫同样也急剧扩大,最终由于房地产泡沫的破灭造成了日本经济的长期停滞。

实际上“广场协议”并非造成日本“失去的20年”的元凶。当时日本政府由于害怕日元升值带来的影响,开始用降低利率的宽松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导致国内剩余资金大量涌入股市和房地产,最终形成了1990年著名的日本泡沫经济。随后,日本政府又作死的在1989年实行快速紧缩的货币政策,一下子将巨大的经济泡沫给戳破,然后,悲剧就来了,当时股价和地价迅速下跌到50%,日本经济从此开始一蹶不振。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当年的广场协议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力,而且当时的美国政府财政赤字也并未有效减少,而它也只不过是日本失落十年的一根小小的导火索。而导致日本经济问题的根本所在恰恰是日本自身在经济社会转型期没有顺利完成“软着陆”,并在应对金融危机时采用了失当经济政策。

我们也可以来看看当时的德国。在同样面对升值后出口制造业的压力之时,德国却积极地进行了产业升级,使自己的产品精益求精,更加符合市场的需求。与此同时德国也巧妙的借助了此次调整,积极地进行了汇率制度的改革让德国马克对美元自由浮动,凭借自己的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提高了德国的经济实力。

相比起日本之后不断地进行经济刺激计划,大量资本最终没有进入实体经济的产业升级,而是进入楼市和股市产生大量泡沫相比,德国的转型成功反而与货币改革相得益彰。不管怎么说,“打铁还得自身硬”,汇率的浮动只不过是表现,真正能给经济带来增长动能的仍然是经济的整体质量。很显然,德国在这一方面做的相当成功。

很显然,日本失落根本不是什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暗算,而只不过是他们自己错误的经济政策而自酿苦果,不过那些哀悼日本“苦逼”“二逼”的人也别着急。其实如今的日本也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惨。至少,从国人前赴后继去日本买马桶就能看得出来。

在此不得不强调一下,即使是经过所谓“失去的十年、二十年”,日本仍是一个发达国家,并且在某些方面仍然值得各国学习。这个人口过亿的国家即便遭遇了十多年经济增速的一蹶不振,但其GDP仍然在世界上排名数二数三。

此外,在经济没有增长的前提下,日本依旧能够保持固有的实力,岛国环境优美、科技领先,社会和谐、人心安稳,不禁要问那些还在“地命海心”担忧着拿什么才能拯救日本经济的“孩纸”们,是不是要先想想自己该怎么玩下去才对?

2“新广场协议”:列强在给中国挖坑?

现在中国经济似乎跟当年的日本也差不了多少,于是许多没读过几本金融书的愤青,纷纷开始担心,是不是新的广场协议又要被西方列强们套到中国的头上来了呢?确实,近年来国际上各国关于中国是否可能重蹈日本经济覆辙的争论也被炒得沸沸扬扬。诸如此类的话题也如同幽灵一般不断地演变,困扰着某些人。

不得不说,两国经济发展的轨迹确实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从经济发展速度来看,日本经济在二战后崛起,经历了由50-60年代的高速增长再到70-80年代的中速增长再到90年代以来的低速增长甚至零增长的阶段。

而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以来一直保持了10%的增长速度,而现如今则开始由高速增长落入到中高速增长,现如今经济下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其次从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来看,中国和日本经济的快速崛起也都主要是依赖于投资和出口的高速增长,两国的工业也由此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成为两国经济崛起时期的支柱产业,中日两国分别在历史的不同时期成为了“世界工厂”。

从理论来讲,造成发达国家集团“长期增长停滞”的根本原因有二:一是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市场萎缩。二是创新机制难以再次获得突破。

这两个原因导致经济很容易陷入通货紧缩的局面,而一旦进入通缩,就会形成恶性循环,便很难摆脱。不过对于我们这个未富先老的国家而言,中国是否会重蹈日本“失落的十年”仍然值得商榷。在我看来,现如今与当年日本签署广场协议时的情况已经大为不同。

作为经济、金融完全自主的国家,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完全可以凭借我们的国内资金价格、经济增长率、外汇储备以及内部的财政平衡、外部的贸易平衡状况等来进行全方位的判定,根本不需要太过较真于会被西方“新广场协议”所摆弄。

其次,从经济发展水平看,中国与日本依然存在较大差距,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潜力仍然不可小觑。一方面经济内生增长的动力依旧强劲,另一方面经济潜在增长水平依然较高。即使出现资产价格的剧烈波动,通过恰当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对冲,对于实体经济的冲击相对有限。

再次,从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力角度来看,中国央企和国企依然控制着几乎所有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中国政府对于经济的控制力,远远强于当时的日本政府,无论是在泡沫的防范还是在危机的处理方面,中国政府相对日本政府都更有把握。

最后,从收入方面来看,中国经济起飞的发展基础和收入水平比起当年的日本要低很多。中国央行和政府完全有能力储备大量可用的弹药,根据经济发展的变化随时做好准备。从年初的人民币贬值,我们也已经看到了国家稳定汇率的决心。

再者,现如今全球需求增长也已不太可能如2008年前或者1980年代期间那般强劲,中国也很难重复日本当年犯下的政策性错误,更何况,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全球的目光时刻盯着中国政府的一举一动,中国的经济政策也将获得更多关注和思考的机会。

不管怎么说,与20年前的日本相比,现如今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与当时的日本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在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经济环境也变得愈益复杂,中国终究不会重蹈日本经济“硬着陆”的覆辙。而与日本差距还在的中国似乎还需要更多的去解决经济社会的深层次问题并不断地考虑如何将自己的脚步迈向国际社会。

至于那个所谓的“广场协议”的“暗算故事”,除了满足部分连金融ABC知识都不懂的愤青的被迫害妄想症,对现在的险象环生的中国经济而言,并没有任何实在的意义。

3G20在即,人民币该何去何从?

当前,全球经济疲软,让各国政府和央行的名誉扫地。为拉动国内停滞的经济,刺激对外出口,日本不久前就被迫采取了负利率的市场调控政策,但效果似乎看起来并不明显。而欧元区在老龄化危机和债务重压下,深陷衰退的泥沼,大宗商品暴跌则雪上加霜,让众多银行业遭受坏账冲击。

“市场往往是贪婪和恐惧的较量,而现在看不到贪婪,全是恐惧。”现如今,在全球经济陷入恐慌之际,G20更像一颗救命的稻草被人赋予厚望。2月24日,美国财长却对此提议提前泼了瓢冷水,他说,在没有危机的时候,不要指望G20出台危机反应措施。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于上周五2月19日就表示,让广场协议再度上演来干预汇市只是空想,让人民币贬值的提议也只不过是媒体炒作,人民币贬值不在议程上。中国经济从投资向消费型模式转变,现如今越来越成为各国共同关注的问题。我国拥有13亿人口,如果顺利转型,无疑将在最大程度上对全球经济起到促进作用。从市场热议的“新广场协议”来看,在经济困境中挣扎世界各国们似乎对中国赋予了厚望。

现如今,G20峰会在即,“新广场协议”看起来却并不靠谱,那这次峰会的能够给人民币带来的最大可能会是什么?

汇率问题从来都不只是简单的经济问题,有的时候反而更像是一个政治问题,依靠纯粹的协议来绑架人民币的升降,多多少少有点离谱。更何况从现在的中国经济环境来看,通过人民币贬值的协议,势必将会降低中国产品在全球市场的价格,给中国那些已经在努力提升物价和工资水平的贸易伙伴注入一剂新的通货紧缩压力。

另一方面,单纯支持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协议也可能会降低中国出口商品的竞争力,堵住中国解决眼下经济难题的一条途径。因此如何去选择一个稳定的人民币汇率调整机制也就显得更为重要,而这项调整的权利,自然也容不得其他人假借舆论的压力来插手。

不管怎么说,即使号称最为市场化的美国,仍然长期对汇率存在明显的人为干涉。从历史上看,无论是上世纪80年代的‘广场协议’,还是上世纪90年代后半段的强势美元战略,或者2000~2007年的弱势美元战略,都表明美元汇率首先要服从于国家战略。

近来,中国官方通过多种渠道再次强调人民币维稳态度。1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通话时强调,中国政府无意通过货币贬值推动出口,更不会打贸易战,强调:“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终究,中国政府既不会允许人民币趋势性的升值,同样也不会允许人民币趋势性的贬值,而未来可能的选择也将只是在某一个水平实现汇率均衡。而在G20之际与西方各国“舆论”的厚望之下,人民币未来的方向,最终也只不过是在以美国为首的经济列强的围猎下“帮助(胁迫)”我国的汇率机制进一步向透明化、市场化迈进。而那所谓的“新广场协议”,更多应该理解成主要大国货币政策的相互协调机制——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核心大国的货币难关,不是某一个国家的事,而应该一起来扛过去。

简而言之,“新广场协议”,即使产生,也不是坑,更没有“万恶的帝国主义”刻意挖坑。这种近乎迫害妄想症的阴谋论,一点也不幽默,显示的更多的,反而是金融知识的贫乏。

本文来源:港股那点事(ID:hkstocks

荐号

曼哈顿资本圈

ID:MHTcapital

揭开财富帝国最深处的秘密

——“性、谎言、录像带”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哦

决策者的首席趋势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