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车友会今日在北京举行,人气爆棚

 

↑点击上方“一棵青木”免费订阅


今天,OFO大型车友聚会在北京举行,人气爆棚,可以说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万众一心退押金。


这次的车友聚会充分的证明,OFO大量挪用客户押金是无可抵赖的事实,虽然OFO的总裁戴维,前一段时间言之凿凿的向记者保证,他们绝对没有挪用押金。 

今年OFO的日子很不好过,堪称2018年最惨最出名车企。今年四月份的时候,美团全资收购摩拜,摩拜创始人小富即安,变现上岸,而OFO的创始人戴维拒绝了投资人提出的和摩拜合并的提案,也拒绝卖身,要独立运营,做大做强,以星辰大海作为未来目标。

也许是前几年随便就能融到钱,怎么烧钱都没事的大好时光,给了OFO这么雄厚的胆气。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刚过大半年,OFO的资金链就大幅吃紧,钱快烧光了,突然发现继续接力的投资人没了。星辰大海没等到,OFO先进了一个星辰大坑。 

 

跪着都活不下去的OFO

 

虽然资金链已经濒临崩溃,但是戴维依然不放弃,11月的时候,戴维向媒体表示:“ofo现在是最困难的时期,但我们依然会坚定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

此时,已经有用户反映OFO提取押金困难,作为一个曾经庞大的共享单车企业,这是缺钱缺到了什么份上才会连押金都退不出来,退押金是企业正常运营最后的遮羞布,无论如何,OFO也必须保证正常退押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形势比人强,OFO曾经的高傲已经不重要了,既然已经喊出了跪着也要活下去的口号,那所谓的脸面就都不要了。为了能活下去,OFO无所不用其极,精简编制,控制成本都用完之后,人们惊悚的发现,OFO公众号的头条居然开始卖蜂蜜了!

 

没错,OFO卖的就是鼎鼎大名的三无蜂蜜,那个在2018年火遍全中国的农家蜂蜜大嫂,稍微有点品牌意识的自媒体都不会去接这种广告,OFO居然接了,可想而知,它到底是有多缺钱。

仅仅靠卖蜂蜜,来钱实在太慢了,根本还不了押金,OFO的押金已经有被挤兑的趋势了,而这些押金毫无疑问已经被挪用,账上压根没有足够的钱来退还用户押金。所以,OFO用出了终极大招,卖粉求生。

11月底,OFO发布一则通知,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可以选择将押金升级为PPmoney理财平台的理财金,自愿锁定30天,享受新手理财16%的福利,一个月期满之后,可以申请退出,PPmoney会支付你99元的押金和这一个月的利息。

不得不说,这个创意简直是脑洞大开,OFO已经无力退还押金,很多人线上提取押金几个月了都始终失败,而有很多P2P公司到处寻找新客户,获客成本极高,有效客户可高达上千元一个人。

所以,PPmoney愿意支付99元向OFO获得一位客户,呆满一个月退还99押金,哪怕10个人里面能留下来一个有效客户,PPmoney都不算亏。而OFO,也解决了自己的押金退还问题,暂时的活了下去。

但是,在2018年这种金融环境之下,把用户强制推给一个完全陌生的P2P企业,会对用户造成什么样的潜在损害,大家都很清楚。所以OFO这个通知一出,整个舆论马上就沸腾了,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开始指责OFO,迫于压力,这个合作终止了。

原本自愿升级到P2P的OFO用户,还有一定的希望拿回押金,现在是彻底没希望了。和P2P的合作被迫终止之后,OFO彻底还不出钱了,关于OFO濒临破产,押金退还困难的新闻开始大量的被媒体报道。

 

押金都是血汗钱 

 

在这种背景下,为了能保住正常退还押金的遮羞布,维持最后一口气,自作聪明的OFO用出了终极大招,那就是线下退款。

没错,那个用户遍布中国各地,当年付押金只需要轻轻一扫的OFO,现在你要退押金,就必须跑到OFO指定的地点去办理线下退款,不允许线上退款了。而这样的线下退款点,OFO在全国只设立了一个,那就是北京总部。

为了99元的押金,你让我跑到北京去退款,OFO报销路费不?你咋不把退款点设在喜马拉雅山巅呢。这是赤裸裸的不想退押金了,只想给自己留一个遮羞布,我这边正常退押金呢,只是那些用户自己不来退而已。

自作聪明的OFO认为,愿意为了99押金跑到总部来退款的用户,是极少数,外地的根本不可能过来,就算是北京本地的,愿意花上一天时间跑过来退款的,那也是极少数,随便干点什么一天的工资也不止99了。

但是OFO这次失算了,前来退款了用户里三层外三层,把OFO总部所在的大楼给堵了,退款的人群从五楼一直排到一楼,一楼外面,又排了几百米的长队,现场居然还有一位妈妈带着宝宝在排队退押金。 

费这么大劲,能当场退款么。不能,由于退款的人太多,现场退款,也只能进行登记,OFO承诺在15个工作日内核实情况,再3个工作日退款。一个月22个工作日,这一下就弄掉了18个,换句话说,又要拖一个月。。。

2018年,中国网友将很多车友会编辑成图册。

当时就有好事者留言称,什么时候能来一次OFO车友会,如今梦想成真,OFO车友会今日在北京盛大召开。 

OFO的本意,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拖的时间越长,变数越大,存活下来的可能性越高,但是这次OFO总部排队时间,被各大媒体直接曝光聚焦,恕我直言,OFO还不出钱的底裤被彻底扒掉了,而OFO拖欠的押金数量,是几十亿人民币级别的。

押金问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押金必须被监管。大街小巷的理发店健身房挪用押金导致的维权案件已经层不出穷,现在连OFO这么大的企业,居然也在挪用押金,干着和路边小店一样的事情,还有什么企业敢信任他们会永远不挪用押金?没有,所以,要么取消押金,要么押金统一交给银行三方存管,否则,押金就是乱象之源。

在这次OFO退款的现场,有记者问一位年轻的妈妈:“为这100块至于嘛?”,而这位妈妈哭着回答到:“我挣这100块容易吗?”。

每一块押金,都是百姓的血汗钱。

往期精彩原创

01.  

02.

03.

温馨提示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想看更多优质文章,请关注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