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和稀泥成为了一种文化

随心杂谈 2018年12月20日 紫竹张先生 172

当一个善人和一个恶人发生冲突之后,我们应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是惩罚恶人,表扬善人么?不,现在的中国社会,越来越多的倾向于把善人和恶人中和一下,这样的话,这件事就被解决掉了。

 

最近,河南许昌某职业学院就发生了一件奇葩的事情,小亮和6名学生无视学校严禁宿舍饮酒的规定,从学校小卖部购买白酒、花生米等,偷偷带入宿舍喝酒聚餐。

 

次日早上,小亮在床上昏迷不醒,同学们急忙拨打急救电话,送到医院后诊断为脊髓炎并高位截瘫,治疗费用花费40万元,其中医保统筹报销10万元,学校垫付10万元。

 

然后,小亮的父母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一百多万的损失,要求学校、小卖部和小亮同学负责。

 

这个案子,你觉得谁应该负主要责任,谁应该负次要责任?

 

下判断之前,我先告诉你法院判决结果吧,小亮自己承担15%责任,学校承担65%责任,赔偿80多万元,6名同学承担15%责任,赔偿20多万元,小卖部承担5%责任,赔偿6.7万元。

 

首先,喝酒是喝不出脊髓炎的,脊髓炎是由病毒、细菌、螺旋体、立克次体、寄生虫、原虫、支原体等病原体感染引起,或由感染所致的脊髓灰质或(和)白质的炎性病变,喝酒顶多是一个诱发作用,认定高位截瘫是喝酒引起的,不具备说服力。

 

其次,这里面学校的责任其实是最轻的,因为他明令禁止学生在宿舍喝酒,而且还有舍管员经常性查岗,但是小亮等人知法犯法,故意避开监管员喝酒,最后出现了事故,这和学校有什么关系。比如台风登陆日,政府禁止所有人出海,然后你驾个小船非要偷偷出海,最后挂掉了找政府索赔,你觉得你占理么。

 

至于一起喝酒劝酒的同学和向未成年人卖酒的小卖部,我觉得多少还是多少扯上一点关系的,判决没啥问题,就是学校有点冤。

 

但是在这个案件里,学校被处的罚款是最重的,而学校交钱也是最爽快的,那6位学生的家长和小卖部迟迟不愿意交罚款,法庭反复做“思想工作”最后才把罚款收上来。

 

为什么这么做,很显然,学校的支付能力是最强的,而小亮不管怎么说,毕竟高位截瘫终身瘫痪了,一百多万的资金也只是够他未来生活用的。

 

如果坚持认为小亮的事情是自找的,只给少量的赔偿款,小亮的父母不会善罢甘休的,会反复抗议闹事。如果坚持认为学校无责,6位同学和小卖部是无法负担这么大笔的赔偿款的。最终如此判是非常具备中国特色的,这个判决最大的好处就是综合考虑到了各方的实际情况和支付能力,最终拿出了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来平息此事。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