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家之殇

◎ 文︱丁默

42岁的毛晓峰,这颗冉冉升起的金融界新星,辉煌人生突然在1月29日嘎然而止急速滑落。

毛身上有多重标签,从学霸神童“毛主席”到团中央新星,再到哈佛肯尼迪政治学院深造,在30岁弃政从商之前,毛的人生可谓天子骄子,闪耀之极。

2002年,三十而立的毛晓峰做出弃政从商的人生抉择,至今看来,仍然值得敬佩。谁能想象在国退民进的大时代,30岁的政坛精英却毅然投奔商海,更何况还是在在团势力最强劲的年代?这原本是一条不走寻常路的突围,而今却也殊途同归,败在中国的政商与权贵资本体制之下,成为政商同盟的新牺牲品,逃脱不了政商勾连与倾轧的宿命。

毛并非孤例。

自市场经济风靡天朝,金融势力崛起以来,体制内金融精英的命运从来逃不脱政经轮替的历史周期,十年前,上一轮政经更迭,倒下的是朱小华、王雪冰、张恩照,而这一轮,毛晓峰或许只是个开头。。。

朱小华和王雪冰,曾经是中国金融体制最早看世界的第一批精英。年轻时代的王雪冰更有华尔街天才交易员美誉,中行纽约分行任上的干练表现曾赢得欧美金融精英圈的极赏。说句公道话,上一轮国有银行股改浪潮,中行是先驱,而王雪冰则是中行股改的操盘者。王的功过难评,这或许也是百年中行史最难写就的段落之一。

毛晓峰的团P和哈佛肯尼迪政治学院双重背景,本是新时代中国银行家难得的两大硬件素质:本土背景和世界眼光,可惜宏图未展,便已黯然。

一句话,当代中国无法诞生银行家。这是国家资本与扭曲政商体系下的必然结果。

过去十年,民生银行和招商银行一度是中国最为成功的两家银行。在董文标的带领下,民生以股东民营化为特色,在股东、管理层和社会之间寻求平衡与治理,让人看到了中国银行股权“私有化”改革和市场化的成果和力量,如今一切嘎然而止。大家一夜惊醒,原来所谓的平衡很脆弱,现在门口站着一位野蛮人,带着强烈的权贵资本特色的安邦如今正在虎视眈眈。

这是毛晓峰无法预料的现在与未来,也是董文标无法预料的现在与未来,不知此时已经二次创业的董文标如何作想?

可以想象,未来的民生银行,将完完全全不同于现在的模样。十年树行,敌不过资本一夜倾覆;改朝换代,人要变,游戏规则也在变。

未来十年,我仍然不看好中国的银行业,陈旧的体制与低效的组织架构无法应对经济下行和新金融革命的双重冲击,扭曲的政商逻辑更是如蛆附骨,正在耗光中国银行业改革的一点点红利,旧体制不死,无法涅槃。

中国未来也不可能诞生银行家了。在政治逻辑、商业逻辑和资本逻辑三大力量之间,寻求腾挪空间,体制内的银行家空间一再收缩,太狭仄;庆幸的是,我们也看到体制内的精英正在纷纷出走,以阿里和腾讯为代表的移动互联巨头为新金融业态提供了某种可能性,但是他们能否敌得过强大的政商同盟,依旧未可知。

曾经毅然放弃从政进入商业的毛晓峰最终没有敌过无处不在的政商逻辑,如今,如今投奔新金融怒海的新一代体制精英,未来能逃脱这个宿命么?

本文来源:新浪财经


接着读一读(回复下列关键字获取其他推荐文章):

武汉|人事调整|中央经济|令计划|中国政经|天津|毛主席|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请点击页面最下方的广告支持我们。”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