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请卫计委不要继续误导决策

 

◎ 文︱黄文政 梁建章

 

 

2015年1月12日,国家卫计委新闻宣传司司长毛群安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一年来,“单独两孩”政策顺利落地,目前,全国有近100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符合预期。毛群安说,由于2014年新政刚刚开始施行,不少家庭还有准备的阶段,因此预计2015年提出再生育申请的人数将比2014年的数字有所增加。

我们认为,卫计委的如此表述违背基本事实,意在推卸严重误判人口形势的责任,更是以毫无根据的臆想来替代强烈的证据和如实的分析,有继续误导决策层和民众,拖延人口政策改革的嫌疑。

毛群安的言论有两个要点:一是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数量是“符合预期”;二是2015年提出再生育申请的数量会比2014年的数字有所增加。真的如此吗?

2013年12月6日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全国来看,符合‘单独两孩’再生育条件的夫妇总量不是太大,近几年出生人口会有所增加,大概每年增加200万人左右”。尽管国家卫计委科学技术所所长马旭在2014年3月3日曾提到每年新增新生人口不会超过200万,但这是在政策实施之后才说的。而且,即使在政策实施之后,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国强在2014年4月17日仍然称,“单独两孩”实施后全国每年将新增出生人口约200万。

也就是说,在政策实施之前,卫计委言之凿凿所说的是,单独两孩实施后每年新增出生人口约200万。现在一年过去了,申请人数只有100万,如果扣除申请未被批准的,被批准却没有如愿生育的,没有“单独两孩”政策本来也是要生育的,还有双独家庭作为单独申请而生育的,新增出生人数会远低于100万。当然,卫计委也许会申辩说各地政策启动时间不一,100万的申请数不足以反映一整年的数据。为了深入探讨这点,并判断2015年再生育申请数量会不会比2014年的数字有所增加,我们依据现有数据进行如下分析。

媒体对不同省市区的累计申请数,在不同时间有很多跟踪报道,我们迄今搜索到的一共有79次报道。根据这些报道,可以估算出申请数如何随时间变化。具体方法如下:

对每个省市区,把第一次报道的申请数和以后每次报道的增加申请数,平均分摊到相应时间段的每天,得出该省市区每天的平均“观测”数。把各省市区的实施时间按起始日对齐,估算实施后每天的申请总量。由于不同省市区的“观测”时间长短不一,我们假设未来没有“观测”数据的省市区的申请数变化趋势与已有数据的省市区的趋势相似。根据这个假设,可以逐日填充未来没有“观测”数据的省市区的申请数。最后,把实施之后每天的所有省市区的申请数相加,得出当天申请总数。下图是根据上述方法估算出的,从政策实施第1天到第317天期间,每天的申请数。此处317天为报道截止日期距离政策实施起点最长的时间。使用这种方法用更早的数据来滚动预测之后的申请数可以验证,这种预测方法的准确性很高。

图 “单独两孩”申每天申请人数(27省市区)

 

注:根据除山东、广西、新疆、西藏外的27省市区79次报道估算

图中深绿是“观测”申请数,浅绿是“填充”的申请数,即对实际申请数的估算。由于未搜索到广西、新疆、西藏的有关报道,该图不含这3个省区的数据。山东自2014年5月29日开始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到6月30日申请数为17852,但到9月30日却猛然上升到192800人。从第一个月到之后的三个月,其余总共27个省市区的日均申请人数从3615人下降到3163人,萎缩12.5%,而同期山东省的日均申请人数却从558人上升到1901人,骤升241%。而且在后面三个月中,山东一省的日均申请量竟然是其余27个省市区的60.1%。由于其他省市的申请比例和趋势都基本相似,山东的数据与其他省份相比,没有可比性,因而被排除在分析外。

我们无意猜测山东数据如此不同的原因。但在计划生育的执行过程中,山东省计划生育机构和基层组织涉及的各种恶性违法甚至犯罪行为屡见不鲜。如果有证据显示山东数据有系统性的扭曲和刻意误导之嫌,建议上级主管和司法部门介入调查。

由上述估算我们可得出以下结论:

1)总体而言,申请人数随时间减少,从最初每天3600人降至最后2个月(即政策实施256至317天)的1600人左右。由于最后2个月的填充估算所依据的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省市的情况,可靠性较低。如果以最后6个月(政策实施134至317天)来计算,每天平均申请总数则为2000人左右。

2)这27个省市区到2014年年底的累计申请总数不到80万,如果政策实施在各省市区都满一年,那申请总数约为90万。

那么这90万中到底有多少会成为“单独两孩”政策新增的出生人口呢?其中需要扣除:

1)符合“双独二孩”或农村“一孩半”政策而按“单独两孩”申请的,这种情况普遍存在的原因是“单独两孩”政策更容易申请。双独家庭占单独家庭的比例为7%。按保守估计,我们扣除5%。

2)申请而没有被批准的。按保守原则,我们假设这种情况不存在。

3)申请批准后因各种原因没有出生的。根据上海卫计委的数据,5年时间里申请二孩的双独夫妻有一半没有完成生育。按保守原则,我们假设“单独两孩”申请者中,被批准再生育的家庭最终25%没有完成生育。

4)即使没有“单独两孩”政策也要出生的所谓“超生”二孩。浙江自2014年1月17日“单独两孩”政策实施起到5月31日,双独家庭生育二孩2444人,日均18.1(即2444/135)人。按孕期288天计算,即使在2014年5月31日生产的母亲,到2013年11月25日“单独两孩”宣布时也已怀孕100天了,已不太可能进行堕胎;即使没有“单独两孩”政策,这些孩子大多也会作为“超生”孩子出生。在我们的估算中,浙江省的“单独两孩”申请数占这27个省申请数的比例是10.9%,所以这27个省单独夫妻本来就要“超生”的二孩估计为6.06万(即18.1*365/0.109)。

考虑到上述结论以及这27个省市区占全国人口的87.4%,“单独两孩”政策在各省市区实施满一整年时,全国新增的孩子数大约是 66(即(90*0.95*0.75-6.06)/0.874)万。这27个省市区以稳定后的每天2000人计算,第二年全年全国新增出生人口为53(即(0.2*365*0.95*0.75-6.07)/0.874)万。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每一步对扣除比例的估计都是保守的。即使如此,按所有省市区实施都满一年来计算,新增出生人口也只有66万,不到卫计委之前估算的三分之一,如果这也叫“符合预期”,那还有什么叫“不符合预期”?

而且,在我们见到的各地的所有有关的申请数的报道中,凡是提到与之前预测数对比的,无一例外都是说申请数低于预期。即便让大熊猫来估算,那几十个省市区和几百个地市,至少也应该既有高估,也有低估的。这么会一边倒都是高估?

从历史经验来看,计划生育部门对涉及人口的数据一向严重高估。比如,在“十五”期间,计生委规划的人口增长为6257万人,比实际增长的4013万人高出55.9%;在“十一五”期间,规划的人口增量为5244万人,比实际增长的3418万人高出53.4%。连续两次对短短5年的变化的规划都可以高出50%以上,哪有任何预见性可言?

又如,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当年生育率仅有1.22,但却被计生委人为调高到1.8。引起社会的普遍质疑。时任计生委主任张维庆说:“我们确定总和生育率的数据是中国的人口学家参照联合国的数据和有关人口专家提供的数据,多种数据综合比较的结果。国家人口计生委和国家统计局对这个数字是非常谨慎的,没有科学性我们是不能随便确定的。根据大多数学者的意见,我们国家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应该在1.7—1.8之间,这是经过科学测算的数据,不是哪个人说的,更不是我个人说了算的数据。当然有个别专家认为中国生育率不是1.7—1.8,是1.5,当然这毕竟是个别人的观点。”

然而,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核实当年的生育率不到1.4,完全否定了官方的1.8,而印证了民间学者的估算。

实际上,在“单独两孩”政策宣布的当天(2013年11月15日),我们就撰文《放开单独二胎对生育率恢复正常杯水车薪 》。卫计委拥有强大的基层组织和最齐全的数据,其预测却永远错在高估这单一方向上。如果不是专业能力太低下的话,那无法不怀疑他们在刻意误导决策层和社会大众。

对于今后的趋势,我们的分析非常清晰地表明,申请人数总体上在随时间减少。分析中27个省市区的日均申请总数已经从最初的每天3600人降到不足2000人,而且基本是逐月减少。如果说每个月都在减少,有多大可能会在第二年反弹?

毛群安说,“预计2015年提出再生育申请的人数将比2014年的数字有所增加”。这种把2015年的申请数与实施不足一年的2014年进行比较,本身就是误导,似乎是想用这种不合适的比较来造成出生人数第二年会反弹的印象。实际上,就算2015年的申请数高过实施不足一年的2014年,那也无法用来说明申请人数在反弹。况且,从申请量随时间下降的趋势来看,即使2014年政策实施的时间不满一年,2015年申请量也难以超过2014年。

如果我们给出的上述分析还不足以说明未来申请人数不会反弹,那预测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明年申请人数比今年减少,还可以说后年会反弹;如果后年申请人数又比明年少,还可以说大后年反弹。在这样没完没了的拖延之下,有多少活生生的生命被扼杀在母胎中?有多少母亲再给孩子一个兄弟姐妹的梦想被毁灭,又有多少家庭被迫最终遭遇失独的天伦之灾?

况且,即使申请人数有反弹,也不能作为反对全面放开生育的理由。2014年12月19日至20日,在复旦大学举办的“面向未来的中国人口研究”暨第三次生育政策研讨会上,许多与会者的观点是,全面取消对公民的生育限制带来的出生数量的增多,是改变生育政策所希望的成果而不是所谓的风险。新增加的人口数意味者人为造成的独生子女家庭的减少,对家庭和社会都是福祉。

事实上,中国人口政策在几十年前就是被夸大的人口数据所误导。比如,1980年2月,新华社公布了宋健等人撰写的“中国人口百年预测报告”。该报告称,如果1979年的生育水平延续下去,中国的人口到2000年将达到14亿,2050年将达到40亿。这一消息的发布,引起极大震动。正是在这种离谱的"人口恐吓"下,一胎化的极端政策才得以启动。

卫计委的最新表述依然在延续这种“人口恐吓”。为此,我们提请卫计委不要继续违背基本事实,更不要将部门利益凌驾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来误导决策层和社会大众。没有任何人承担得起错失应对中国严重低生育率危机最后一次机会的历史责任!

本文来源:梁建章新浪博客


 

接着读一读(回复下列关键字获取其他推荐文章):

 

武汉|人事调整|中央经济|令计划|中国政经|天津|毛主席|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请点击页面最下方的广告支持我们。”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