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古巴为何结束长达50年敌对|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郁夕之

1周三(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同时宣布,美国和古巴将全面恢复外交关系,结束五十多年的对峙。应美国要求,古巴释放了已被囚禁5年的美国国际开发署的承包商Alan Gross,双方交换了一些关押的间谍,奥巴马称将放松经济制裁,并很快设立大使馆。美国和古巴重新建交,标志着美洲最后的冷战遗产终结。

古巴和美国恢复外交关系,主要有三方面原因:1、古巴开始了改革进程。2、双方领导人的个人特质有助于缓和双边关系。3、教皇方济各的介入。

21959年,古巴革命推翻了巴蒂斯塔的亲美政权。劳尔·卡斯特罗的哥哥菲德尔·卡斯特罗开启了近50年的执政生涯。到1960年中,古巴已全面倒向苏联,事实上成为西半球唯一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1961年,美国和古巴正式断交,并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经济制裁。1962年苏联在古巴部署核导弹更险些酿成核战争,此后美古关系一直处在长期紧张之中。

直到1977年,美国和红色古巴才建立了非正式的关系,但美古双边关系迟迟没有得到改善。苏东剧变之后,世界上仅剩下中国、越南、老挝、朝鲜、古巴五个社会主义国家,美国和中越老三国都建立了外交关系,和中国、越南两国还成了“合作伙伴”,但美国和朝鲜、古巴两国仍然处在敌对状态。

在冷战时代,社会主义国家在美国和苏联之间的“选边站队”,几乎构成当时国际关系合纵连横的主轴。而“后冷战时代”,处理和美国的关系几乎成为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外交政策中的头等重要问题。共产党国家和美国的关系,从来就不只是外交问题,而会全面影响该国的政治经济走向,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和古巴复交对古巴的变革将具有决定性意义。

3早在冷战时期,社会主义国家就并非铁板一块。苏联实行的“公有制+计划经济”的模式并没有被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接受。在五六十年代,挑战这一模式的主要是铁托统治下的南斯拉夫,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后,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成为社会主义体制内部变革的新代表。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越南和老挝相继实行“革新开放”,效仿中国的改革模式,在经济上实行市场化,在政治上施行领导人代际更替,而不是苏东模式传统的终身制。但古巴和朝鲜的体制相较于上世纪中叶几乎没什么变化。

2006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因为健康原因开始将权力移交给劳尔。劳尔在2008年正式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国家元首)和部长会议主席(总理),在事实上接替了他的兄长。2011年,菲德尔退出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劳尔接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正式成为古巴党、国家和政府的最高领导人。

劳尔上台以来,在经济上进行了一些调整。在农业领域,部分国有农场的土地转由个体经营;在城市,私人中小企业的限制进一步松动;在个人消费品和房地产领域,也越来越市场化。虽然改革推动的速度比较缓慢,但古巴的私营部门占经济总量的比重已经缓慢爬升到20%,这已明显高于苏东国家在剧变之前的水平。

在政治上,虽然古巴两代领导人有血缘关系,但和朝鲜有本质性差别。卡斯特罗家族没有下一代在古巴政权高层任职,他们的下一代不会执掌古巴。劳尔·卡斯特罗已经表示,支持对领导人任期进行限制,古巴或许将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领导人干满一定年限就退休。

经济改革的开始和领导职务终身制的废除,将使古巴同中国、越南这样的国家越来越相似。奥巴马承认,美国已经注意到“岛上发生的一些变化”。在去年12月举行的南非“国父”曼德拉的追悼会上,奥巴马和劳尔握手,被外界视为两国关系将破冰的“先声”。

改善对美关系意味着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将采取更大力度的对外开放。1979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同美国建交,这与1978年宣布启动改革开放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时间上紧密相连。中美建交不仅在打破中美苏三国关系的旧棋局,也被视为中国大陆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关键开端。

与此类似,同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之后,古巴的经济改革和开放进程可能加速。

4劳尔对美古关系的积极态度以及奥巴马的温和外交路线,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美古关系的改善。

劳尔虽然是菲德尔的弟弟,但和菲德尔有不同。导致美古交恶的领导人的退休,为美古关系的改善营造了良好的气氛。近期的油价下跌,更进一步强化了劳尔要改善美古关系的意愿。

在冷战时期,古巴经济主要依靠苏联的援助。冷战结束后,像苏联这样的“金主”不存在了,古巴经历了一段艰困时光。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上台后,在委内瑞拉推行“社会主义”,委内瑞拉成为古巴最大的贸易伙伴,古巴从委内瑞拉进口廉价的石油,而委内瑞拉则成为古巴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但本轮油价下跌之后,作为产油国的委内瑞拉自身经济已陷入严重危机,早已无力再支撑对古巴的帮助。古巴迫切需要引入新的外国资本。

古巴亟需资金,但现在古巴吸引的外国投资仍然很少。除了中国、俄罗斯等国,古巴迫切地需要美国和欧盟的投资。相较于欧盟,美国和古巴地缘相近,两国最短直线距离仅145公里,一旦同美国的关系出现改善,古巴可望获得大量的美国投资,这将对古巴的经济发展产生决定性作用。

从美国的方面来看,对古巴长期的敌对和封锁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奥巴马的算盘是,通过强化和古巴之间的联系,使古巴社会发生一些变化,即使不能改变它的现政权,但面对一个在意识形态和经济上更接近中国、越南的古巴,至少比面对一个僵化封闭强烈反美的古巴更好。

华盛顿邮报2009年的调查表示,三分之二美国人支持美古关系正常化,只有27%表示反对。这种趋势过去十年一直在上升。就连敌视卡斯特罗政权的古巴移民聚居区佛罗里达州民意都在转向温和。

国际社会也向美国施加压力。2013年,联合国大会连续22年通过决议谴责美国对古巴的50年禁运,造成超过1.126万亿美元的损失。去年的决议得到188个国家的支持,只有美国和以色列投反对票。

当然,美国和古巴关系的改善不会一帆风顺。目前,共和党控制着国会参众两院。相对保守的共和党,总体上并不愿意改变现行的古巴政策。因此,美国能不能全面取消对古巴的禁运,仍然是个未知数。一些有意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的共和党人也对美古复交持质疑态度,但普遍认为将代表民主党参选的希拉里已对奥巴马改善美古关系的做法表示了肯定。从长远来看,一旦迈出关系正常化的第一步,美古两国关系改善的大方向将难以逆转。

5现任教皇方济各的介入,也是推动美国和古巴复交的重要因素。

教皇方济各是美古复交的积极推动者。周三(17日),奥巴马和劳尔都在讲话中对教皇表示了感谢。

和其他拉美国家一样,古巴在传统上是天主教国家。古巴革命前,天主教徒占全民的90%。据罗马教廷估计,目前古巴仍有60%到70%的人口是天主教徒。1959年革命之后,古巴虽然没有禁止宗教活动,但仍像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对天主教予以了严格的限制。古巴禁止修建新的教堂,并在1962年关闭了400多所天主教学校,宗教活动也相应大大减少。

1991年以后,古巴对天主教的态度出现了缓和。1998年,菲德尔·卡斯特罗还邀请了当时的教皇保罗二世到访,并承诺改善天主教在古巴的境遇,但教皇离开古巴后,相关的承诺并没有兑现。

劳尔执政后,古巴的宗教活动空间得到极大改善。2010年,劳尔亲自出席了一座新神学院的开幕仪式,释放出和天主教关系改善的信号。宗教组织吸纳成员的自主性增强,天主教和基督教徒开始迅速增长,教徒可以更公开地从事宗教活动,天主教堂开始成为多样化讨论的场所。古巴天主教也被允许新建教堂。

方济各来自阿根廷,本身就对拉丁美洲事务比较关注。相较于他的前任们,他对世俗化社会的关怀也更多。方济各积极介入美古关系,也有推动天主教在古巴进一步发展的意图。

6美古复交将有什么影响?

首先,美古关系的改善,可能成为美国和拉美国家关系改善的一个突破口。近十几年来,拉美政局急剧“左转”,大量的左翼政权反对美国对古巴的制裁,并不断向美国施压。美国和古巴的关系正常化,得到了拉美国家的普遍欢迎,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委内瑞拉、哥伦比亚等领导人都对此表示肯定。

美古关系正常化将改善美国和拉美国家的关系,提升美国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今年年中,习近平访问拉美,表明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已有明显的强化在拉美战略存在的意图。美国和古巴复交,表明美国要在拉美赢得更高声望,以重塑拉美作为“美国后院”的地位。

其次,美古关系的改善,不可避免地会对美朝关系产生一定的撬动。美国想表明,任何国家只要做出“积极的变化”,美国就可以考虑与其接触的可能性。金正恩上台后,中朝关系明显转冷,金正恩当局希望冲破现有的“六方会谈”框架,同美日单方面改善关系。美古复交释出的信号非常明确,美国的外交政策不会是僵化的、一成不变的,但相较于古巴,朝鲜的封闭性和在区域中的不确定性要大得多,因而美朝关系改善恐怕还不是短期的事。

再次,美古复交对中国也将产生一定的影响。在政经模式选择上,古巴会和“中国模式”更加接近,这将强化中国和古巴的贸易往来,中国也可能在古巴获得更多的投资机会。但在地缘政治上,美古复交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中国和美国在拉美势力可能会有“此长彼消”的效应。

最后,美古复交可能对美国国内的经济地理格局产生一定的影响。靠近古巴的东南部地带可能从古巴经济变革中受益,佛罗里达地区未来的发展机会值得关注。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并保持文章完整性,不得删除“智谷趋势”及微信号,违者必究。)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请点击页面最下方的广告支持我们。”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