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彭波:移动互联网的8个变化和5个新词

昨日(17日),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彭波在成都发表演讲,首提“移动舆论场互联网思维”,提出用互联网的方式搞定移动互联网的难题。彭波有“学者型官员”之称,整个演讲没有套话,信息量大,展现了主管部门对于移动互联网的整体认知和治理思路。

1变化

移动舆论场近两年形成,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有渐成主流之势。移动舆论场相对于过去的PC舆论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彭波归纳为8个方面。

第一个变化,移动互联网是大众互联网。

从网络平权的角度,近年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是智能手机的普及,它使得广大农村地区和西部地区的民众一步跨入现代信息社会。这不仅事关“数字鸿沟”,更事关政治平等、经济平等、文化平等、社会平等。

彭波说,中国政府希望能够以最快速度将互联网连接到千家万户。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有做到让光纤接到每一个家庭,特别是在西部地区和农村地区。而移动互联网给我们带来这种可能,由此将带来我国农村和西部经济社会的重大发展和文化发展。同时也给移动舆论场带来了重大变化,因为网民的成分、结构发生了变化。

第二个变化,移动互联网是消费互联网。

彭波认为中国互联网应用终于回归常态。

PC时代,中国人对互联网的需求主要是解决获取新闻信息和实现言论表达,其新闻性和言论性之强在全世界独一无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网民上网更多是为了满足个人生活需求,网络的政治属性明显消减。

第三个变化,移动互联网是实名互联网。

令管理者感到欣慰的是,手机与个人用户的强关联,导致在PC互联网时代一直没有实现的“网络实名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夜之间实现了。

彭波认为,网络实名的意义不仅仅是人们在网上发言会慎重一些。一个虚拟、匿名的环境是不真实的,不真实的环境是没有商业价值的。网络实名使中国互联网商业价值大幅度提升,中国互联网商业环境大幅度改善,也使得中国互联网的舆论生态趋于改良。

第四点,移动互联网是社交互联网。

“无社交,不网络”。分享与创造、实现自我认知价值,是网民使用移动互联网最基本的心理诉求。

第五点,移动互联网是可信互联网。

在彭波看来,目前的形势对传统主流媒体,对党和政府机关办的各类公号是一个机会。移动互联网信息量呈百倍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是无助的,每天接收的信息浩如烟海,纷繁复杂,真伪难辨,人们就会有一种本能渴求,寻找权威的、可信的信息来源。

第六点,移动互联网是可视化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用户在移动设备上分享视频的次数、观看的时间都呈直线增长态势,其中年轻人占比最高。彭波把这种趋势概括为:网络社交越来越真实化,信息传播方式更加立体、多元;网络社交使人际关系更加紧密;网络社交门槛更低,与线下生活更加打通。

第七点,移动互联网是个性化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终端与个人绑定,个性化呈现能力非常强。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多是“蒲公英式”传播,一条好的信息会被用户以各种方式分享、重复发送,每个人都成为信息的发散源头,并形成持续影响。

第八点,移动互联网是去中心化互联网。

彭波做了一个比喻,网民从各自的“小门”进入互联网世界,网络空间从一个大群体变成无数个小群体。移动互联网对个性化的推崇,使得具有相同爱好、相同价值取向的人很容易形成相对封闭的圈子。这意味着:舆论场很难再有传统意义全网通吃的舆论引领者,价值观多元,线上和线下的社交都更加圈子化。

2移动舆论场互联网思维

什么是移动舆论场互联网思维?彭波的看法是尊重和掌握互联网规律,用互联网的方式搞定移动互联网的难题。他提到了5个词:主动、平等、即时、数据、O2O。富有新意的是,彭波把商业领域的O2O概念移用到了政府公共服务领域。5个词,反映了官方对移动舆论场的治理思路。

第一个词是主动

彭波说,我们过去讲舆论都是说“应对”网上舆论,“应对”网上舆情,在PC互联网时代,我们穷于应付,常常被动。在移动舆论场,首先要从疲于应对到主动服务。

彭波举一个例子,上海小区业主论坛。小区业主都喜欢上房地产网站的业主论坛,一般的情况是交流各自物业信息,包括怎样维权,跟物业争取更多的利益。这个地方过去党委政府没有怎么去注意它,是自生自灭的状态。比如上海某一个小区,一个井盖掉了,这对于这个小区的老百姓就是天大的事情,有人在小区论坛上面发一个信息,“井盖掉了,大家要注意,很危险!”一天过去了没有人管,大家就骂物业。第二天还是没有人管,大家就骂区长。第三天还是没有人管,大家就骂市长。第四天还是没有人管,大家就骂国务院。由一个井盖骂到国务院的事情过去很多。

这个问题怎么办?上海有关部门就把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派到各个小区业主论坛里面去当版主,过去的版主还是版主,我也来当版主,双版主。他发现井盖掉了,就采取了措施,联系相关部门,同时发布信息说明天中午一定会解决。到第二天再报告,井盖修好了,大家安心上班就好了。再也没有人骂政府了。

第二个词是平等

彭波认为移动舆论场上面没有子民,只有用户,而用户是我们的“上帝”。我们的官微要把更多老百姓纳入自己的“圈子”,成为自己的用户,在“圈子”里面跟老百姓进行心连心、心贴心的真诚交流。

第三个词就是即时

现在舆论场的发生、发展、演进相对PC端时代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就是留给舆情应对的时间少了。舆情“即时”发生,应对需要“即时”出手,人民网过去发明的“4小时黄金定律”,现在过时了。现在要求信息披露与事件发生尽量同步,情绪疏导与事件进展要尽量同步,媒体解读与舆情研判也要尽量同步。

彭波讲一个案例。前不久央行接连公布了两个信息,一个是降息,一个是出台存款保险制度,网上舆论效果却有一点差异。第一次央行发布了消息和答记者问,但专家学者的相关解读没有及时跟进,结果消息一出来以后,由于舆论场规模很大,老百姓对于信息解读的需求过高,网站没有足够资料给老百姓进行解读,舆情不如预期。到了公布存款保险制度,网络媒体在PC端和移动端除了报道央行消息和答记者问以外,还同步推出了十几位专家的文章进行解读,一下子满足了老百姓对于信息的渴求,整个舆论场就相对平稳很多。

第四个词是数据

现在大数据快速发展,使我们有可能对用户、受众有精准的画像,对老百姓的需求有精准的了解,这样才能提供精准的服务。

第五个词是O2O

O2O是商务上的概念,彭波把它引入到政务上来。政务O2O,就是两个方面:第一个线上服务入脑入心,线下服务贴心贴肺;第二个网上舆论做好引导,网下解决实际问题。彭波举了一个案例,是上海发布。201410月份起,上海发布在微信主页面推出市政大厅菜单,通过与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市公安局交警总队、市民政局、市公积金管理中心等部门合作,推出了申办出入境证件、查询电子违章记录、结婚登记预约、个人公积金办理等职能,效果非常好。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请点击页面最下方的广告支持我们。”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