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今年中国经济或创24年内最差表现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落款日期为12月12日的工作报告中指出,央行对今年的经济增长预估是7.4%,是1990年来最慢的一年(90年时为3.8%),明年经济增长率料降低至7.1%,房地产投资继续放缓。

马骏写道,“房地产投资放缓造成的下滑压力”将拖累任何因出口加速对经济增长带来的刺激。

马骏预测中国2015年出口增长加速到6.9%,2015年CPI涨幅为2.2%,与 2014 年相比变化不大。影响 CPI 涨幅的有多种因素,包括食品价格、国内外产出缺口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变化。其中,食品价格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面临的不确定性较大。

上周数据显示,11月出口同比增长4.7%,进口意外下跌,因需求疲弱。央行预测2015 年,出口增长 6.9%,比 2014 年加速0.8 个百分点;进口增长 5.1%,比 2014 年加速 3.2 个百分点;经常项目顺差与GDP 的比值为 2.4%,与 2014 年相比基本持平。

马骏周末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还表示,根据他的团队的估计,即使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减速到7.1%,对就业并不会形成大的影响。原因之一是我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开始下降;二是经济结构正由制造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变化,而给定同样的GDP,服务业吸纳就业的能力比制造业高30%。

“宏观政策要根据经济、金融情况的变化微调。从底线上来讲,只要就业不出现太大问题,就不需要强刺激举措。”马骏表示,自2009年以来杠杆率上升较快,继续靠加杠杆来刺激经济的空间已经有限。另外,过度刺激有可能引导资金到更多的高耗能、高污染行业,创造更多落后产能,加大结构调整的难度。因此,2015年需要稳健的货币政策。

对于本轮降息之后货币政策“中性区间”的提法,马骏表示,从经济学意义上讲,这意味着不搞大的扩张和紧缩,而是保持货币条件的基本稳定。从技术上来说,货币条件通常是实际利率、货币增长率和实际有效汇率的加权平均。

随着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其速度、力度若超出预期,则可能致使新兴市场经济体出现大量资本流出,汇率和资本市场大幅波动,进而导致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减速。

就此问题马骏表示,新兴经济体需要建立一个有效管理过度资本流动的框架。这包括至少五个内容:

首先,要保持本国经济基本面的健康,以降低受到国际游资冲击的概率。

第二,采取灵活应对的宏观政策。“比如,在出现较多短期资本流入的情况下,可以给予汇率足够的弹性、允许汇率升值,有可能降低未来汇率继续大幅升值的预期,从而降低短期资本继续流入的冲动。”

第三,如果面对很大的短期资本流入的压力、常规的宏观政策难以奏效之时,可以采用对资本流入的审慎管理措施。

第四,加强和完善多边和双边流动性救助机制。

第五,加强主要货币发行国与其他国家的政策沟通。

本文来源:华尔街见闻(wallstreetcn)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请点击页面最下方的广告支持我们。”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