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GDP是个瓶子

 

 

◎ 文 | 何帆

 

历史学家黄仁宇总是不厌其烦地讲一个观点:中国之所以没有进入资本主义,是因为无法实现“数目字管理”。如果社会资源没有办法被如实地测量并记录下来,那就是一本糊涂账,明晰的产权保护无从谈起,市场交易寸步难行,有效率的资源配置只是痴人说梦。

市场经济的演变就是一部逐渐实现“数目字管理”的历史。文艺复兴时代,出现了现代的簿记制度,各项交易活动、借贷关系始能了然于胸,这一发明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影响,不亚于车轮和印刷术。对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实现“数目字管理”,要晚近得多。大体而言,现代的国民收入核算体系,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算基本确定。

早在17世纪末和18世纪初的时候,就有学者试图测量国家的财富。比如1665年英国学者威廉•配第做过尝试,希望衡量英国到底有多少家底,要是打起仗来该怎么征税。法国的皮埃尔•布阿吉尔贝尔也做过类似的努力。不过,他们的思路和国民收入核算还不完全一样,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讨论该怎么征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爆发了史无前例的大萧条。政府这才发现,自己手中根本就没有能够准确把握经济形势的宏观经济数据。美国的胡佛总统之所以坚持认为不可能会有大萧条,是因为他仅仅关注了股票价格和货物运载量。罗斯福总统希望能有一套清晰、可信的数据,以便及时作出反应、避免危机的重演。美国国民经济研究所的库兹涅茨认真进行了测算。他在1934年公布了第一份报告,指出美国的国民收入在1929年到1932年期间下降了将近一半。罗斯福总统如获至宝,马上在自己的经济复苏计划中引用了这一数据。

战争是催生国民收入核算的另一个重要原因。1940年,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发表了《如何为战争付款》(How to Pay forthe War)。他尖锐地指出,缺乏可信的宏观经济数据,会严重地影响到有效的战时动员和战争筹款,很可能会带来严重的浪费,导致人们的生活水平下降,甚至输掉战争。凯恩斯的好友Austin Robinson是战时英国决策圈的一位核心人物,在内阁、生产部、财政部等部门任过职。他对凯恩斯的观点深以为然,于是,他邀请了两位年轻的经济学家,即Richard Stone和James Meade,一起编制第一个现代版本的国民收入核算。1941年,他们的报告和政府的预算报告一起公开发布。后来,Richard Stone和James Meade都拿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从这之后,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关于国民收入核算的研究最终从“私学”变成了“官学”,政府统计办公室代替了经济学家,开始编制和发布GDP和国民收入。

国民收入核算需要把一个国家生产的所有东西都加总起来,当然工作量很大,但乍看好像也就是个累活儿,没有什么精妙的学问,其实,它的复杂程度,超过了大多数人的想象。就连那些天天点评GDP数据的经济学家们,也没有几个能够真正把国民收入核算搞懂。

我们稍后还会更详细地介绍国民收入核算中的一些技术细节。在这里,不妨先澄清一件事情: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实在的GDP等着我们去测量,GDP不过出自经济学家的虚构。什么东西算在GDP里面,什么东西不算在里面,经常变来变去。

这一方面是和经济学家的理论假说有关。比如,亚当•斯密认为,只有制造业才能被计入国民收入,服务业不应该被计入。在斯密看来,只有制造业才创造价值,而服务业是消耗价值的。他说,如果一个企业家雇佣了10个工厂的工人,他们能让企业家赚钱,但如果他摆排场,雇佣的是10个仆人,那他们只能让企业家败家。如今,在发达国家,服务业的比重比制造业的比重还高,要是按照斯密的观点,服务业的企业和工人都该不乐意了。我们得承认,大部分服务业是有助于效率的提高的。要是斯密能雇佣一个研究助理,他可能就不会再说风凉话了。

在凯恩斯经济学出现之前,当人们谈论“国民经济”的时候,指的只是私人部门的活动。这让政府很不爽。比如,在战争期间,政府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用于军火生产,成批成批的枪支弹药、一队一队的飞机大炮昼夜不分地生产出来,军火行业能够拉动经济,创造就业,但在传统的国民收入核算中,这不是私人部门的经济活动,因此是不被计算进来的:政府白忙活了。古典学派的经济学家认为政府的支出只会产生“挤出效应”:本来是私人企业要坐的位子,政府过来一屁股坐下,私人企业只能晾在一边。凯恩斯从他的同事卡恩那里借来了一个“乘数”的概念,当私人企业不愿意投资的时候,政府出面投资,会增加大家的信心,工人为政府的投资项目打工,挣到了更多的钱,他们就会拿出一部分钱购买其它的产品,这不是“挤出”,而是“引入”,政府鼓励、刺激了更多的私人投资。

凡事就怕认真,很多事情经不起推敲。既然我们承认服务业也有其价值,那么为什么最重要的服务没有被统计进GDP呢?律师帮人离婚分财产、金融交易员搞投机、擦鞋小童把鞋子擦亮,这些都算是为GDP做出了贡献,唯独十月怀胎、廿年抚养、做饭扫地、操持一家所需要的各种家务劳动,不被算进GDP。如果要想提高GDP,最方便的办法就是各家都到邻居家吃饭,然后把钱交给那家的主妇。

如果服务业能够被计算进来,那么,色情行业、赌博行业是不是应该被计入GDP呢?贩毒和走私是不是也要计入呢?据报道,英国正在考虑把卖淫和吸毒等非法经济活动纳入GDP统计,预计这一调整将把英国2009年的GDP规模提高2.3%!如果你保住青山绿水,那就没有GDP,但如果把青山绿水毁掉,开矿办工厂,不管污染多么严重,GDP数字照样会增加。这又算不算合理呢?

所以说,GDP只是一个瓶子,而且是一个暗色的酒瓶子,里面装的是什么酒,里面装的酒是不是已经变质了,只凭眼睛去看,是看不出来的。

本文来源:何帆研究札记 微信号(hefancass)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请点击页面最下方的广告支持我们。”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