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产业观察 | 万达“丹寨实验”:“扶贫”会是资本的下一个风口吗?

12月1日,万达集团和国务院扶贫办、贵州省扶贫办与贵州省丹寨县签订了一份扶贫协议。相比以往一些中国企业参与“扶贫”的方式,这份协议的内容有许多值得留意之处。被王健林称为”“企业包县,整体脱贫”的扶贫模式,既不是简单捐款,也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投资建厂,而是一种结合了投资农业深加工产业、面向当地居民的职业技能培训、销售渠道开发等扶助形态的复合扶贫模式。

出席签字仪式的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认为,“帮助一个县整体扶贫工作的做法是中国扶贫模式的创新之举”,根据王健林的说法,这一计划的目标是“投入10亿元,重点产业扶贫,5年人均收入翻番”。

1“万达模式”的四大支柱

仔细分析万达集团与丹寨县的这次合作,实际上包含有四个最核心的支柱:

1、投资生态农业深加工

结合当地特色产业,选择土猪养殖和硒锌茶叶种植两个行业,投资深加工企业:建设30万头规模的土猪扩繁厂、屠宰加工厂和饲料加工厂,建设几家规模土猪养殖场,由企业提供猪仔和饲料,集中养殖,全县所有贫困人口无偿入股养殖场;建设万吨规模的硒锌茶叶加工厂,对全县农户种植的硒锌茶叶订单收购。

2、农业产品销售渠道拓展

万达集团拥有全国最大的零售渠道。遍布全国的万达广场,与万达紧密合作的商业伙伴全国拥有超千个大型零售网点。借助这一渠道优势,成立专门销售公司,将在丹寨深加工的农产品销往全国,从而形成种养、加工、销售的完整产业链条。

3、面向成年劳动力的就业渠道

每年将从丹寨招聘10000名农民工,到万达战略合作伙伴旗下施工企业务工,通过务工实现脱贫。

4、面向青少年的职业培训

万达还将联合贵州以及黔东南州3所职业技术学院每年招生300名至500名丹寨籍学生入学,毕业后择优录取到万达就业。

从本质上分析,万达模式的最重要的特点就是,通过资本的介入,对丹寨县当地的农业资源、生态资源、劳动力资源进行优化整合和升级。将原始的农业生产模式改造为现代工业化生产模式,在提高生产效率和资源效率的同时,将被解放的剩余劳动力引入万达体系下的其他通道。

2重新发明“中国式扶贫”

“万达模式”较以往“企业扶贫”的突破,也是其引起专家关注的一点在于,传统的“企业扶贫”很多仅仅着重就业、教育、投资等某一具体节点,而万达则凭借资本力量,对当地的经济生态进行了全面的干预,从而将孤立的扶助点,链接为完整的“产业链条”。从而让扶贫的目标能够更迅速地与外部开放市场完成对接。经过资本重新优化整合后的农村资源,可以直接转化为生产力和市场效益,也就是将“输血”转化为“造血”,改造农村经济生态和生产方式,实现自给自足和脱离贫困。

以往的中国扶贫形式,往往借助行政资源展开,脱离市场逻辑,企业除了慈善性质的捐款捐物以外,即便进行相关投资,也往往停留在资金投入的层面,运作方式单调,也不考虑经济收益,因此难以对农村经济生态产生化学催化作用。造成的结果是,当地农民一次性从企业投入中获益之后,便再无可观的经济产出,不仅自身无法真正脱离贫困,也变成了参与扶助的企业的负累,除了在企业社会责任宣传中再无正面作用。

“开发式扶贫”因而成为21世纪以来中国农村扶贫事业中广泛提及和尝试的全新模式,这种模式重视对农村经济生态和生产方式的改造,力图重新回归到“扶贫”的本来含义,希望通过外部社会资源的投入,帮助落后区域实现产业跃升和经济的“蛙跃式”发展。

而万达与贵州省丹寨县的这次合作,有望成为中国扶贫新模式近年最重要的一次社会实验。

3新的动机:向农村要资本红利

另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引导资本进入落后地区的动机,是否可能是公益或者行政因素之外的原因?从长期来看,一个健康的开发式扶贫,如果会产生经济收益,那么主导的外界资本方就理应从中获取一定的红利。如果这样的良性循环能够成立,就可能让越来越多的企业主动参与到落后地区去。

在宏观政策层面近期出台的一个很大的利好是,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到,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必须健全体制机制,形成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农互惠、城乡一体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让广大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同分享现代化成果。”同时,“鼓励和引导工商资本到农村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现代种养业,向农业输入现代生产要素和经营模式。”

这样的政策文本有两层含义,一是鼓励资本进入农村,投资于农业性的生产;二则是相应的,要限制工商资本对农村进行非农业性的开发。

从万达这次和贵州省丹寨县的合作来看,万达主力投入的领域就是当地传统的农业项目:生态土猪和硒锌茶叶,这样的投资方式是受到鼓励的,可以预见当地主政者也会乐见其成,因而在相关政策上对其绿灯放行。因此这也不失为万达进入农业领域的一条捷径。

再联想到近年来国内资本领域的“农业热”,包括网易、联想控股、民生银行等资本巨头都纷纷进军生态农业领域,而爆红的“储橙”也给了许多企业家上了深刻的农业启蒙课。由此足见农业被广泛认为是下一轮资本掘金的“价值洼地”。这不仅是国内的风潮,也可能是全球资本的下一个“风口”,量子基金的共同创始人、知名投资家吉姆•罗杰斯很早就开始布局农业投资:“农业将成为未来20年中最激动人心的职业发展领域之一……农业是一个老龄化的行业,从业者要么临近退休,要么衰老死去。”

另一方面,由于上世纪中确立的“城乡二元结构”以及以“剪刀差”支持城市发展的政策,也造成了农村土地资源、自然资源、劳动力资源的长期低估,一直延续至今,使得资本流入这一领域,有相当可观的潜在红利。

万达的扶贫模式,因此也可以被认为是王健林进入农业领域的一种曲径。

4万达之后,还有谁?

“万达模式”的“开发扶贫”,无论在扶贫意义上,还是在资本红利的意义上,都存在巨大的潜在空间。然而在实践上恐怕是,试图效仿者众,实际能够复制其路径的,不会太多。

观察“万达模式”的特点,其不仅是基于当地具体状况而确定的方针,也是深度结合万达集团本身的企业特点:

其一,万达集团是国内最大的商业地产开发商,在全国范围内的商铺渠道和零售网点方面具有其他企业无法比拟的优势。在投资农业生产的扶贫模式中,生产模式改造只是完整链条中的一环,如何使产品走向市场,是一个很大的难点。而万达基于自身优势,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一问题、

其二,在优化当地生产模式之后,随着生产效能的提高,会解放一大批在低级的、以家庭为单位的农业生产模式下的零散劳动力,如何解决这部分人的就业,尤其考虑到落后地区农民的低教育水平和技术能力,就成为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而万达作为房地产企业,在项目施工方面对低技术劳动力有不小的需求,也可以为这部分人的就业提供合适的解决方案。

综合以上因素,如果一家企业想要效仿“万达模式”,对扶贫目标区域的生产、销售、就业、教育进行全面的干预,那么就自然要求其具备万达集团这种的综合实力和细密的产业网络与产业链条。

“万达模式”是独特的,其前景也值得看好。但万达之后是否能够如愿带动其他资本进入这一领域,仍有待观察。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髙斐守)


智谷趋势·产业观察栏目合作邮箱:

zgtrend@zgtrend.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