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一个老狐狸的肺腑之言

 

 

◎ 文 | 曹东勃

基辛格已经九十多岁了。像他这样总是赤裸裸地从血淋淋的地缘政治和权力结构角度思考问题的人,不单是改革开放思想解放被现代权利意识熏染了三十多年的一大批中国知识分子不太容易接受,就是在思想一贯解放到最前列的他的本国同胞那里,也不怎么招人待见。在他更早的一本《大外交》中,基辛格就多次抱怨美国人民在外交上的幼稚,在国之大事上婆婆妈妈,任由感性情绪逆流成河。

201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前夕,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应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之邀,在重庆唱红运动达到最高潮阶段,不远万里前来站台。他对中国内部权力结构的变化并不很在行,站错了队。但对中国外交决策的目标、动力和具体运作则绝少误判,把握得异常精准,简直是深入骨髓、鞭辟入里。2011年出版的《论中国》,大概可以视作他观察和研究中国外交及中美关系的扛鼎之作。

真实动机 行动逻辑

如果说同时期面市的傅高义那本《邓小平时代》显得比较凌乱的话,基辛格此书是有一个结构的。尽管这两本书在史实上几乎没有什么新意,该知道的人们早就知道了。

全书共十八章,时间跨度则从晚清直至当下,侧重于1949年以来的当代史,以中美关系为主要评论对象,在这个前提下也涉及到中国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外交事务。

在开篇部分,基辛格抛出了他对于中国独特性的几个论断,这成为后面洞悉中国外交真实动机和理解其行动逻辑的基本原则。我试将这些论断略作概括:

第一,中国的悠久历史、丰富资源使其有漫长的自给自足的“封闭”体验,对对外交往特别是对通商贸易缺乏内在动力。

第二,儒家学说具有反求诸己的内向化世俗化指向,周期性的治乱循环及作为对这一事实的反应的天命说,则使中国历史上长期没有进步史观的土壤。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