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解读北京APEC九大“干货” |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元淦恭

北京APEC峰会昨天(11日)下午闭幕,并发表了一系列会议文件。今天凌晨,北京APEC的两份主要文件——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宣言和经合组织成立25周年声明由新华社正式播发。

从这两份文件里,能读出哪些干货?

1本次峰会宣言篇幅长

本次APEC峰会,领导人会议宣言长达68条,而去年的巴厘岛宣言仅为26条。且今年的会议宣言还有四个附件,领导人会议宣言有这样多的附件并不多见。

这反映出本次峰会的特殊地位,作为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首次举行APEC峰会,也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因国内事务连续两届缺席APEC之后再度参会,这一次会议相较一般的APEC会议内容更为丰富,作为东道主的中国和其他与会国家都对会议给予更高预期。

2峰会宣言对外公布晚于预期

去年APEC峰会几乎在和中国没有时差的印尼巴厘岛举行,当天下午会议闭幕后,晚六时许新华社就向国内播发了峰会文件。而今年APEC会议,文件迟至峰会闭幕第二天才全文播发,吊足了外界的“胃口”。

3通过了第一份纪念性质的声明

本次会议期间还前所未有地通过了APEC历史上第一份具有纪念性质的文件,即《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亚太经合组织成立25周年声明》,这份文件应是在中国主导下起草的,不仅是对过去25年APEC发展历程的总结,更被一些亲官方的分析人士解释成中国要在未来25年甚至更长时间主导APEC发展的信号。

4有多个具有实质性的新提议

以往的APEC峰会,文件中许多内容都在具体技术和事务层面,而本届APEC峰会的战略意义更加凸显。宣言的四个附件,分别关于亚太自贸区、全球价值链发展、经济创新发展和区域内软硬件互联互通,个个都是大手笔。而不只是对以往关于亚太地区贸易自由化和经贸合作目标的简单重申。

5“北京路线图”成效待观察

本届APEC从一开始最引人注目的话题就是亚太自贸区。在中美双方各自盘算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东盟发起,中国参加)和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美国主导)两个亚太多边贸易体制之时,亚太自贸区被视为一个具有更大包容性的能同时容纳中美两国的自由贸易安排。

峰会最终决定“启动”亚太自贸区,并通过了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的“北京路线图”,但亚太自贸区能否真正成形,何时才能成形,外界仍不能盲目乐观。

首先,“北京路线图”并没有完成亚太自贸区的具体时间表,仅要求各方启动自贸区研究并于2016年底向APEC报告,两年之后亚太自贸区的研究进展如何,还是完全未知的。

同时,“北京路线图”明确亚太自贸区将建立在亚太经合组织之外,在此过程中亚太经合组织保持非约束性和自愿原则,概括来说APEC并不会施以强力推动自贸区形成,APEC只是愿意推动它“水到渠成”而已。峰会对亚太自贸区表述总体模糊,时间表也不清晰,实际上表明在这一问题上各方分歧仍然存在。

6“互联互通”倡议更具实质性

相较于亚太自贸区议题,关于“互联互通”的议题实际上得到更多共识。会议通过的“互联互通”蓝图到2025年,有明确的时间限定,并提出了硬件、软件、人员交往等三方面的具体目标。

由于APEC成员国基本环太平洋分布,APEC的“互联互通”并不等于中国在亚欧大陆力推的铁路、公路等陆上交通设施的互联互通,将更多集中在海路、尤其是能源运输,以及跨国通信等领域。能源和通信方面的合作,以及人员往来的增加,将降低各经济体的经济运行成本,导向共同的资源和市场,还将刺激旅游业等产业的发展。

7亚太区再强推“新经济”

会议通过的《亚太经合组织经济创新发展、改革和增长共识》,将“新经济”作为深化经济改革、坚持创新发展的支柱。亚太地区是全球政府职能比较强势,政府对经济发展干预最为直接的地区,相关的倡议实际上接近跨国的产业政策提议,必将“新经济”相关行业产生长期持续利好,中国的相关行业企业的机会值得关注。

会议提及支持“互联网经济合作”、“互联网金融”和普惠融资、物联网开发。加强海洋经济合作,开展可再生能源、节能、绿色建筑标准、矿业可持续发展、循环经济和蓝色经济等领域的发展与合作,促进绿色低碳发展。其他被鼓励的行业还包括电动汽车创新等。

8能源战略不冒进

21世纪全球能源转型的关键,是从化石燃料向清洁燃料的历史性转变。但APEC对此作出较审慎的表述。

APEC“重申清洁和高校利用化石能源的重大意义”,“如成员经济体短期内难以实现对煤燃料的替代,我们鼓励这些经济体加强在清洁煤技术开发和利用方面的合作”。在未来可见的一段时间中,对煤和石油的高效利用以及相关的节能环保技术,还将有非常广阔的空间。此外,APEC支持感兴趣的经济体发展核电“并作为基本能源来源之一”,将长远利好核电行业。

9多边合作与双边合作呈现“双轨制”特点

在会议文件之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的碎片化趋势还在发展。国与国之间的双边贸易安排相对容易达成,但多个国家之间一旦结成小圈子,就容易产生相互对垒。不是同一个“小圈子”的国家,在多边合作中可能呈现出“针锋相对”之势,比如中美两国在RCEP和TPP问题上的僵持。但这并不影响两国之间的直接双边合作,本次奥巴马来华期间中美两国在技术和人员往来上达成了很多便利性安排,表明“双边互惠互利合作”仍是可能实现的。

通过双边互动达成战术上的“双赢”,与在多边合作中不同阵营中的战略“对峙”同时存在,形成亚太经贸体系内部双边和多边机制方向相悖的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