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APEC在即,中美展开新一轮博弈

 

 

 

智谷趋势按:APEC(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周已经到来,在峰会到来之前,中国放出“大招”,正式推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习近平更在日前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亲自部署“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中国基础设施输出。以基础设施输出实施中国的陆权战略,实际上是中国在全球范围内拓展战略纵深的关键一招。而美国刚刚结束中期选举,主张快速推进TPP(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的共和党全面掌控美国国会,美中两国在亚太多边贸易体系中的竞争可能将更趋激烈。APEC峰会前后将举行“习奥会”,而在领导人握手背后的“暗战”,可能深刻影响国际格局。

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 | 贺军

对于北京APEC会议的东道主中国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正式推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这是中国酝酿已久地展示独立意志和金融力量的一次国际行动。从定位来看,亚投行将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区域合作与伙伴关系。

2014年10月24日上午,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该行总部将设在北京,计划2015年年底前投入运作。根据《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20%。

正式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的国家包括孟加拉国、文莱、柬埔寨、中国、印度、哈萨克斯坦、科威特、老挝、马来西亚、蒙古国、缅甸、尼泊尔、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卡塔尔、新加坡、斯里兰卡、泰国、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

在我们看来,评价亚投行的成立不仅要看参加者,还要看未参加者。引人注目的是,日本、澳大利亚、韩国和印尼没有出席在北京举行的签约仪式。从信息看,这四个国家未参与的原因各有不同,日本是因为中日关系恶化而未受到邀请。澳大利亚财政部部长乔•霍基的发言人表示,澳大利亚尚未就是否加入亚投行作出最终决定。韩国企划财政部长官早些时候表示,首尔愿意在某些条件下加入亚投行,包括该行应承诺在资助项目对环境的冲击等问题上遵守国际标准。印尼作为东南亚第一大国是唯一一个未参与发起亚投行的东盟国家。除了日本是因为特殊的政治原因外,其他三个国家都与中国有密切的经济与外交关系,因此它们的不参与似乎并不合理,尤其是对中国经济依赖甚大而且两国外交关系也还不错的韩国,似乎别有隐情。

实际上,三个国家未参与发起亚投行有一个共同的原因—美国。美国一直反对澳大利亚、韩国等盟友参与该计划,认为这是意图削弱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影响力—这两个金融机构分别由美国和日本占主导地位。美国国务卿克里10月20日在雅加达参加印尼新总统就职仪式时,对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直截了当地表达了美国对成立亚投行的保留意见。而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对亚投行的融资标准和返还计划也明确表示出怀疑,他说:“(亚投行)有清晰的透明度吗?”此外,由于中国的出资比例大约占50%,麻生也质疑其他国家能否拥有发言权。

很明显,亚投行的成立触动了美国和日本的神经,激起两国激烈的政治行动,并在亚洲国家中进行了范围和力度都不小的政治博弈。虽然美国此前对亚投行的批评集中在“模糊不清的性质”和缺乏“透明度”,但根本原因则在于,中国此举被视为在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以及日本以亚洲开发银行为平台的亚洲金融格局,因此美日两国对该构想抱有强烈的戒心。亚洲开发银行总裁中尾武彦以至直言不讳:不欢迎成立一家目的基本相同、由中国倡议成立的另一家区域性银行。

在美国主导的“重返亚洲”战略框架下,中国采取的任何建设独立平台(经济、金融、外交)的举动,都会被视为对美国战略的潜在威胁。但对于中国而言,建设由中国主导的独立平台的策略,正是对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应对和回击。在两国还缺乏战略信任的时候,两国基于自身利益所做出的“合理”举措,都会被对方视为潜在威胁和挑战。其实,这种战略上的互疑关系,主导了中美两国从经济到外交再到军事的一系列关系和政策行动。

从新一届中国领导人上任后的行动来看,他们希望在国际上更多地发出中国独立的声音,创造出独立的平台,向世界更多展示中国的影响力。中国在国际上的策略调整和行动,也更多是围绕这些“大招”来进行的。就此而言,亚投行所引发的博弈不是结束,而是中国与美国一个新博弈周期的开始。

本文来源:安邦咨询公司(anbound)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账号立场。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