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浮现 海外版四万亿来袭

“一带一路”、亚投行,都能极大地促进中国基建出口的效率和规模,成为中国重洗亚洲格局的重要依托。而所有这一切,都要从本届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开始。

11月4日,随着中国在海外一举拿下4个大单,股市涉及到海外基础建设投资的股票大受追捧。于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传言再度热起来。而今天(6日),习近平刚刚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他表示发起并同一些国家合作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要为“一带一路”有关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设立丝路基金是要利用我国资金实力直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这更释放了高层要加速推动中国基础设施产能输出的强烈信号。

事实上,从4年前李克强第一次荣获“高铁推销员”称号,到推动核电“走出去”,再到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我国的国家战略已经转变为了“走出去”的大国战略。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初露端倪

2009年7月,中国政协委员、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应对当前出口颓势会议上提出了“和谐世界计划”或“共享发展计划”,希望通过推动中国企业“走出去”来消化国内的过剩产能,同时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官方表述为: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发展中国家宣布中国愿意向友好国家提供国家贷款用于借款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渠道可借助现有的中非合作论坛、上海合作组织、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等。

直白来说,就是在欧美因金融危机而受创的背景下,主动输出中国过剩的大量基建产能,去投资那些急待完善基建又缺乏资金的新兴经济体。

该计划的核心内容是:国家承担贷款风险,企业输出过剩产能,人民币国际化,三位一体。

这一计划因与美国60多年前的“马歇尔计划”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被市场视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

和当时的美国一样,现在的中国拥有着全球最多的外汇储备和相当数量的过剩产能。已不再适用“优质低价”出口战略的中国因为上述两大优势而让翻版“马歇尔计划”顺理成章。该计划不仅可以帮助中国消化过剩的产能,还能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减少外汇储备、规避中长期美元贬值风险。

虽然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概念只是坊间的提法,但在国家层面,“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策略均已经实质性启动,评论认为,福塔莱萨金砖货币体系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建立标志着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启动。

路径:“走出去”和“一带一路”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如何展开?中国政府的“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成为重要平台。

2001年,中国确定了“走出去”战略,鼓励中国企业“出海”投资。如今,不少中国企业已经积累了“走出去”的资金和技术,并看到了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后的海外机遇。

2014年,随着上海自贸区的试验,国家境外投资政策的改革也卓有成效。不管是发改委《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即9号令,还是商务部的《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即3号令,都给中国企业赴境外投资松了绑,大幅下方管理权限之余,进一步简化境外投资的审批和备案流程,以备案制取代了核准制。商务部的3号令更是已经实行了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

而在中国“走出去”的大军中,基建从来是重中之重。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习近平和李克强外访时“推销”的领域中,以高铁为亮点的中国基建乃必推项目。不管是发展中国家,还是欧美发达国家,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需求始终存在,完善和更新永不会过时。

2013年9月,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了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2013年10月,习近平又在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提出了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

从此,向西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向东南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开启了中国政府的地缘布局,也即“一带一路”。

除了能源和地缘安全的战略意义外,“一带一路”是中国基建“走出去”的重要平台,包括油气运输、铁路、公路、电力电网、通信以及港口等领域。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与联通,旅游、农业、商贸物流等领域必将蕴生大量商机。

中国外交部10月27日宣布,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将于11月8日在北京举行。习近平将出席并主持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

中方已经邀请了孟加拉国、老挝等7个国家的领导人与会,联合国亚太经社会、上合组织的负责人也将出席。中方将在会上阐述关于加强互联互通关系、共建“一带一路”的看法和主张,为解决亚洲互联互通建设面临的关键问题贡献力量。

业内人士指出,今年APEC会议一个重要主题就是加强全方位基础设施与互联互通建设,由于APEC经济体与“一带一路”经济带重合度相当高,“一带一路”政策不再是一项独立的国内政策,而是着眼于亚太地区的一项政策。

中国资本如何向外输出

分析认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核心战略是将四万亿人民币投往海外,路径则是国内往国外担保投资港口公路铁路,消耗国内过剩产能;中国做运营,税收留在国外,国内港口以及高速公路公司有望成为对外投资的主体,建筑公司作为承建主体。

中国政府提出用五千亿美元的规模建立“和谐世界计划”或“共享发展计划”的基金,其中包括一千亿美元或其他外汇规模和三万亿人民币规模,即民间称的向外投资的“四万亿”。

四万亿,占到2013年中国57万亿GDP的7%,从体量上比当年美国马歇尔计划还要大。1947年美国启动马歇尔计划,四年内美国向西欧提供130亿美元的援助,占1948年美国2580亿美元GDP的5%。

如何输出这“四万亿”?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即亚投行)肩负重任。

2014年7月,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签署协议成立了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主要资助金砖国家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该银行总部设在中国上海,初始资本为1000亿美元,由5个创始成员平均出资。

2014年10月,以中国为首,包括印度、新加坡在内的21个国家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中国持有最大股份。中国向全亚洲输出资本的战略性平台亦由此建立。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2010年到2020年,亚太地区约有8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需求。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姚枝仲测算,亚投行资本金1000亿美金,通过金融杠杆放大5-10倍,将能撬动5000亿-1万亿的资金支持规模。

作为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好比一个巨大的“血库”,为亚洲各国的发展和建设提供“坚强后盾”。而这一点,对于目前加入亚投行的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尤为重要。

分析人士指出,创建亚投行也有助于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两个过剩”问题,即外汇储备过剩和生产能力过剩。中国的外汇储备高达近4万亿美元,如果能将外汇储备用于建设海外基础设施,那么可以拉动中国国内剩余的基础设施建设材料出口,取得一石二鸟的效果。

中国真的需要“马歇尔计划”吗?

主张推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学者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世界形势与当时有很大相似性:国际社会普遍缺少资金,存在着资金需求。认为中国有能力通过贷款方式来挽救急需救援的国家,促使其经济复苏来购买中国产品。而且中国现在的情形类似于二战完毕后的美国:具有全球最多的外汇储藏,需求输出产能,而彼时的美国具有全球最多的黄金储藏,具有最大的工业产能。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一说,国内拥趸也不少。但也有不同声音。

有观点认为,其实,表面看现在的世界局势与二战后的局势有相似之处,但在本质上是根本不同的。二战后世界市场需求旺盛,主要矛盾是产能不足。现在的世界市场是需求疲软,产能过剩。二战后是经济重建,资金投入不多效果就很大。现在是金融危机,投入多少资金都填不满窟窿,仅是美国就投入了几万亿美元救市,效果还不大。

另有分析认为,时不同,事亦不同。当年“马歇尔计划”背后是美元的全球化,历史上的“马歇尔计划”,与今天的中国“走出去”,完全是两码事。中国“走出去”政策也好,“一带一路”创建也好,不能简单地将此理解成中国的“马歇尔计划”。中国对外经济合作,已经超越“马歇尔计划”的固有逻辑,有了更远、更深的布局谋篇。

什么是“马歇尔计划”

马歇尔计划,也称欧洲复兴计划,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对被战争破坏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协助重建的计划,对欧洲国家的发展和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该计划于1947年7月正式启动,并整整持续了4个财政年度之久。在这段时期内,西欧各国通过参加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总共接受了美国包括金融、技术、设备等各种形式的援助,合计130亿美元。该计划对于帮助欧洲经济走出衰退并重新回归到正常轨道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此外,在美国主导下又确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产能输出加上国家债权,再加上布雷顿森林体系,使美国成为“马歇尔计划”的最大受益国。

本文来源:浙商杂志全媒体

微信号: zheshangmagzine

文章不代表本账号立场

广告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