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美国中期选举】选举中的“第三者” | 智谷趋势

 

 

 

转载本文需获得智谷趋势研究中心授权

联系邮箱:liuchen@zgtrend.com

◎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郁夕之 赵梓楚 袁煜杰

 

美国“中期选举”刚刚结束,不出意外,选举席位被民主党和共和党两个政党瓜分,没有其他政党的候选人当选。在其他国家,即使大体上是“两党制”,往往也会有其他政党的候选人占据少数席位,为何在美国没有这种情况?

1独特的选举方式

美国政治相对其他国家,有其特殊性。

在立法机构的选举中,美国和英国盛行的是单一选区相对多数制(美国个别州不是)。一个选区如果有多个候选人,哪个候选人得票最多就可以胜出。而在欧洲大陆(如德国)则盛行比例代表制,各个政党都可以推出候选人,投票的时候只选党,不选人,一个政党只要达到特定的门槛(多数国家为5%),就可以有候选人进入议会。

这两种选举制度有什么区别呢?我们假定一个国家只有五个选区,每个选区有一万张选票。在这五个选区A、B、C三个政党的得票数分别如下表所示:

选区 1选区 2选区 3选区 4选区 5选区 总计
A政党 5000 4000 3600 2500 4000 19100
B政党 3000 4500 3000 4000 5500 20000
C政党 2000 1500 3400 3500 500 10900

在单一选区相对多数制的情况下,A政党在1选区、3选区两个选区胜出,B政党在2选区、4选区和5选区胜出,最终席位是2:3,而C政党虽然一共也得到了21.8%的选票,但因为它在任何一个选区都没有得到相对多数,所以C政党一个席位都没有。

但如果是在比例代表制的情况下,三个政党在议会的席位分布,就会按照这三个政党在所有选民中的最终得票比例,变成2:2:1。

所以,在美国这样的选举制度中,在两个主要政党以外的小政党很难获胜。这是使美国缺少和民主党、共和党抗衡的小党的重要原因。

2松散的组织体系

当然,实行像美国这样单一选区制度的国家和地区还有不少,选举制度不是导致美国成为如此典型的“两党制”的唯一原因。美国之所以没有“第三党”,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美国的政党结构非常松散。

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其实都只是“选举机器”,两党的全国委员会对“党员”的约束力非常弱。普通的选民在选举的时候登记作为某一政党的选民,就算是“入党”了,下一次大选的时候变卦了又可以改投别的政党。美国两党的加入没有繁琐的程序,也没有预备期或者考察期,更没有“入党宣誓”仪式。

由于作为政党推荐的候选人,可以得到政党的资金支持,比独立候选人更容易把自己的名字印上选票。在美国,很少有意图从政的人会选择在民主党、共和党之外另起炉灶,因为只有这两个政党具有完善的选举动员机制。

可以说美国的政党制度和欧洲式政党制度最大的区别是,美国的政党是“服务型”的,而不是“纪律型”的。民主党、共和党虽然都有左或右的政治倾向,但其实在两党内部对于各类政策仍然存在着复杂的派别分歧,候选人把政党作为实现自己选举诉求的工具,而不是一个居高临下的“党中央”让本党的议员都为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背书。

所以,在美国的重要选举中,只有两类人可能会在民主、共和两党之外参选。其中一类是有强烈的参选意愿,但是没有在民主党或共和党内赢得初选的两党成员,这些候选人虽然名义上还是两党之一的成员,但得不到党机器的支持,因此一般也被视作“独立候选人”。还有一类,则是对美国现有的政治经济秩序强烈不认同,他们认为即使以民主、共和两党在政见上的包容性,也不足以容纳他们的政治主张。

3谁来搅局?

美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第三党”候选人搅局选举,是在1912年总统选举。当时,共和党籍的在任总统塔夫脱谋求连任,而曾在1901年到1909年任总统的共和党人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1933年到1945年间任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叔父)因为和塔夫脱政见不同,也决定“回锅”参加这届总统选举,他退出共和党另组新党“进步党”,最终因为罗斯福和塔夫脱选票分散,民主党人威尔逊入主白宫。

最近的“第三党”搅局选举的例子,是源于一些小党派的介入,代表事件是2000年总统选举和2010年中期选举。

2000年总统选举中,绿党候选人纳德在全国得到了288万选票,占到全国总票数的2.74%,尤其在最终决定胜负的佛罗里达州,纳德得到了9.7万张选票,这被认为分流了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在佛州的选票,间接导致了小布什的当选。纳德在美国的政治光谱中属于左翼,比当时的民主党更加强调消费者保护、环境保护等议题。

而2010年“中期选举”的搅局者,则是极右翼的“茶党”。茶党最初是2008年总统选举中共和党籍副总统候选人佩林倡设。茶党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政党,但它比共和党主流派更强烈地反对奥巴马,在小政府、低税收、减少政府监管等领域,都比共和党更加坚决,同时还有更强烈的排外色彩。这一政党反对奥巴马的经济刺激计划和医改方案,最终有相当部分的茶党支持者赢得了2010年的中期选举,并进入参众两院。参众两院的“茶党”支持者一般都以共和党人的身份活动,这一自下而上的政治运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共和党在众议院“翻盘”成为多数党。

除了这些在选举中发挥了关键影响力的“搅局者”,还有一些“非主流”的候选人“默默耕耘”。

本届中期选举中,堪萨斯州出现独立候选人Greg Orman。他在2010年成立了一个“常识联盟”,专门支持独立候选人,在他看来,美国这种只能够在两个政党中“二选一”的体制很不好,他支持独立参选的目的就是要把人们注意力的焦点从党派之争上拉回到具体政策上。

还有的则是在本党内部“倒戈”了,比如Larry Pressler,他本来是共和党人,还曾任共和党籍的参议员,但近年来他的政见日益“左”倾,他几乎支持民主党的各种内外政策,比如增税,医保法案等等,看起来完全像是个“民主党人”了。自然,他无法再以其共和党人的身份参选,在解释自己为何要做个“独立候选人”的时候,他还自比1912年脱离共和党竞选的老罗斯福。

中期选举只改选三分之一的参议员,在这次选举未改选的三分之二的参议员中,有一位叫做Bernie Sanders,此人出生于1941年,在美国的政治光谱中也是“极左派”。1971年他投身政坛时,就加入了一个反越战组织。他于1990年首次当选众议员,2006年首次当选参议员并连任至今。此人在大多数敏感议题上的政见同民主党相近,但比民主党更激进,他主张在美国实行北欧式的高福利体制,在美国持这样主张的人很罕见。目前,参议员中还有一位政见与Bernie Sanders类似的独立议员Angus Stanley,也是在2012年选举中当选的。

在美国,就算是要搞欧洲式“社会民主主义”的候选人,也只有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外独立竞选。美国共产党离美国政治光谱的主流有多远,就可想而知了。到现在为止,还从来没有美国共产党的成员赢得过任何一个参议员或众议员席位。

转载本文需获得智谷趋势研究中心授权

联系邮箱:liuchen@zgtrend.com

广告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