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十月政经走势分析:政治艰难转型,新时期常态构建

 

 

 

文 | 谭羽飞

 

10月是2014年政经走势中十分重要的月份,不仅仅因为四中全会的召开,而是在政治、经济领域和制度改革方面,中国政经走势都出现了新的变化。

 

2014年前10个月,中国的政治走势是以反腐为核心,经济变化则是以房地产下行和微刺激为核心,改革按兵不动。但在十月份,政治和改革领域已出现重大变化,国际和国内经济领域虽然大趋势不改,但也都出现了一些小变化。

 

随着7月底周案的公布,中国的反腐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期待中,达到了最高潮。此后两个月,反腐未来走势成为外界高度关注的问题,各种传言四起,至今仍未完全落地。但随着10月份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的结束、四中全会的召开、新一轮的第四位省级正职领导人的职位变动和部分案件的开审,说明了中国的政治生活的主题词已发生了变动,反腐仍将常态化,但政治生活的重心已经不再是反腐了。

 

在经济领域,除美国外,全球经济再度走到衰退的边缘。中国则匆匆在十一前发布了房地产救市新政,短暂地让房地产喘了口气,同时经济虽然继续下探,但出口、就业数据乐观,让外界稍稍松了一口气。10月过完,2014年全年的经济已经可以看到头了,低于7.5%几乎是必然,但不会低于7%。如果全球经济在第四季度不起大的风浪,以后几个月中国经济关注的重心将是2015年走势。

 

更热烈的变化在改革领域,今年以来一直雷声大雨点小的改革,出现了开始加大马力发力的迹象,在地方债和农地制度两个领域改革正在深度展开。这也印证了笔者上个月的分析,改革的窗口期出现。这大概是所有消息中,最让人的振奋的消息了。

 

一、政治:艰难转型,新时期常态构建

 

7月底周案公布之后,中国各界对于未来中国走向何方还存在深深的疑虑,此后的八月和九月,大体上是在这种疑虑中度过的,政治传言满天飞,人们不知道是在反腐领域继续势如破竹,夺取更大的胜利,还是会出现转向。

 

但现在基本上可以看出,反腐政治出现了转向,新的政治周期和改革的轨道都在开启。当然,反腐并没有也不会结束,尤其是对省级干部的反腐,已经进入了常态化了。

 

对于前一阶段的反腐、整风、群众路线教育活动,高层在多处讲话中进行了总结。习近平称,群众路线教育为未来的"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作了思想上、组织上和作风上的准备。这次总书记参加的会议,通过电视电话会议的方式,直接开到了县团级,政治管理技术也在创新。

 

习近平的这个总结非常清晰,那么什么是未来的"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呢?这是更艰难的任务,即中国政治新的运行机制的转轨,官员既要廉又要勤,习李在不同场合都说到这点。

 

那么,未来的政治新时期需要关注什么动向呢?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第一,中国高层政治的运行体制和机制正在发生变化,并会继续变化。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新设立的两个机构(深改组和国安会)带来权力格局的变化,高层的权力更为集中,权力集中也意味着责任集中。这改变了过去集体领导,各管一块的中央分权格局,正如新加坡的郑永年先生所说,中国的高层政治从集体负责变了最高领导人负责制。

 

第二,纪委系统权力归位和调整。纪委在党内其实一直是一个层级相当高的机构,只是长久以来未发威,外界误解了其地位。

 

纪委系统的变化还涉及管理体制,由过去的"双重管理、属地为主",已变为了"双重管理,上级领导为主"。纪委改革及案件动向还需要关注10月25日举行的中纪委第四次全会。

 

第三、中国政治运行机制最艰难之处还在于整个体系能力的重构——过去是腐败、干事,未来要求官员,既要廉洁,又要干事。习李都分别在不同场合痛斥官员尸位素餐、不作为,这是反腐带来的负面效果。因为官员习惯于掌握审批大权,并在干活的同时实现个人财富的积累。未来,审批权砍了,油水减少了,事情还是要干。这靠什么来激励他们?靠什么来监督他们?仅仅靠对他们进行焦裕禄式的教育显然不够。

 

这个转轨必然要求逐步开启民众和人大的监督窗口,目前公布的四中全会公报的消息,提到强化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但并未提及地方人大,还需要等待决定全文的发布。

 

十月份,在政治领域的其他方面关注还包括:云南省委书记的变动,这是新一轮变动中的第四个省份,之前是辽宁、吉林、山西的变动。省级党政正职领导的变动在沉寂一段时间后,未来会加速,因此要重点关注年龄即将到点的省级正职领导。

 

四中全会的法治建设,议题众望所归,但从目前披露有限的公报内容来看,有亮点,却仍存在一些法理上的困局。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还有待慢慢观察落实进展。

 

二、经济:中国经济继续下行,全年格局定盘

 

十月份的经济形势就像雾霾天,不仅中国经济继续下行,而且全球除美国外,世界经济再一次面临全面衰退,欧元区情况更糟。前几年,页岩气刚热起来时,对油气价格的影响尚处预期,而今则产生了实质性影响。全球能源供过于求,价格猛跌,欧佩克至今却不减产。这带来了全球走向通缩的可能。

 

中国9月份的数据发布,GDP只有7.3%,创近年来新低。其中唯一乐观的数据是出口,增速竟然达到了15.3%。

 

可是,全球经济不振,为何中国出口增速提升?外界对这个数字有许多解读,有人认为不准确。也有分析认为,一是人民币贬值和出口增长有滞后期,前段时间人民币微弱贬值带来了出口增长;二是海关系统通关便利化改革的积极影响。另外,从环比来看,9月份加工贸易有较大幅度增长,一般贸易则呈下降趋势,这可能与海外圣诞礼品的季节性需求有关,但这不会影响同比数据。

 

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的变化使经济学界对统计数据的使用更为谨慎,如工业增加值和用电量数据进一步背离,GDP增长和新增就业数据的背离。前三季度已提前完成了全年1000万就业的指标,这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却不放水的根本。

 

十月份的经济转型还必须继续关注房地产下行,这是今年整个经济走势关注的核心话题,房地产下行不仅仅影响了固定资产投资,而且带来相关产业大幅下行,政府土地收益也受影响。9月30日,趁国庆前一天,央行、银监会共同出台了救市新政,首套"认房不认贷"等措施提升了改善性需求,因此带来了短期的成交量上行,地产商在营销上又开始玩起了猫腻。

 

但这只是短期救市政策,不会对房地产市场带来根本的影响,因为大势是由需求决定的,救市提升的需求量不大,但楼房的库存却很高。而且,银行的融资成本已经很高,利率优惠难以真正执行。除非下一阶段央行放水增加货币发行。这个窗口期已经开启,因为CPI已经跌至了1.6%。可22日,发改委又连续审批大项目,通过大项目挺经济的意图十分明显,调控还处于积极财政政策为主的阶段。

 

从总体上看,10月份的经济形势,房地产短暂性地缓了一口气,出口的积极数据可能难以在第四季度持续,而欧元区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经济(包括俄罗斯)是否会发生更大波动,并且影响到中国经济,这可能是四季度中国经济的最大不确定因素。

 

但全年的基本面大致是定了,增速在7.5%以下应是定局,明年经济则可能会继续下行两三个百分点。这是中国要面对的局面,增速下行是好事,产能过剩还很严重,经济需要去泡沫。

 

不过笔者更关注更长期的经济走势。中国经济学界最关注的是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现在是个危险的关口,中国还没有跨过。三五年之后呢?如果顺利走过这几年,中国经济会持续下行到5%左右,还是会再次出现新一轮的增长,重新回到8%甚至更高的增速呢?两种说法都有其理由,留待进一步观察。

 

三、改革:重头启动,但不应过分乐观

 

改革是十月份的重头戏。十月份(包括九月底),中央不仅仅召开了两次座谈会(民族、文艺工作),通过座谈会寻找改革共识,而且在地方债、农地制度领域推进实质改革举措。

 

地方债是中国财政体系身上的肿瘤,而这场改革正在进行乾坤大挪移式的肿瘤切除手术。分税制以来,地方财政一直吃紧,先后通过搜刮乡镇、卖地财政,到后来通过以土地为资本、通过金融杠杆进行迅速"敛财"。

 

因为地方政府不能发债,中国特色的地方政府债——城投债及各类隐形负债一路走高。超过10万亿的地方债和房地产、土地市场风险绑定在一起,成为中国的一颗定时炸弹。

 

改革采取了决绝的方式,对存量债务进行锁定,然后逐步剥离这些融资平台的融资功能(虽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允许用未来新的地方政府债来置换部分旧债。

 

未来,风华正茂的城投债也许要终结,企业债回归正常。"明渠"地方政府债如何发行、如何在二级市场交易,在年内应还会有细则出台。中国未来会否像美国一样,形成庞大的地方政府债券市场,目前还不好说。中央定的发行量太少,对处置存量地方债不利;一下推出太多,制度建设尚不健全也是问题。所以,改革虽已开启,但不要对改革速度寄予太大的希望。

 

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将会撬动另外一个市场——债券评级,评级的意义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而且具有政治上的意义。过去张五常说的地方竞争,都是招商引资,拼如何压低土地和劳动力价格,今后政府得拼实力、拼信用,并且接受市场打分。

 

虽然至今,深改组通过的财税改革的文件并没有公开,但依这轮债务改革的进展来看,先处堵债务漏洞,再进行进一步进行体制机制改革,这应是中央这轮财税改革的思路。

 

另一项改革涉及农地制度。同样,深改组通过的文件并没有公布,但综合各方面信息来看,这同样是一场不亚于上述债务改革的深远改革。不过,部分改革要求先试点再推开。

 

改革指向两个方面: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但流转一直面临一个主要障碍:农民没有退出集体经济组织的渠道,没有处置财产的权利。两处改革——集体资产股份制和承包经营权拆分如何协同推进,目前还未见细则。

 

但变化的最终指向其实都是土地“准私有化”,不仅仅是农地,还包括已改革到户的林地,及正在进行确权登记的宅基地、集体建设用地等。这是一场大变革。

 

另外,对于"适度"规模同样给出了明确的指向:相当于户均承包土地面积的10-15倍。适度的目的是提高效率,否则规模扩大了,带来的结果不过是层层转包,效率不能提升,问题反而更多。对于工商企业下乡圈地,也提出了分类区别的政策。

 

改革的思路可谓一石三鸟:通过土地的适度集中,推进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从而给予农民财产性收入、降低农业生产成本,同时还可以鼓励农民进城,促进城镇化发展。

 

但不应过于乐观,土地始终是中国改革的核心,征地潮及引发的问题从未减少,赶农民上楼搞土地集中可能是又一轮剥夺。土地处置权还给了农民,但有处置权,并不一定能形成市场,没有充分的市场就难以实现农地价格的发现功能,大多数偏远地区的农民并不会得到什么好处。而且,留在农村种地户早已是老弱群体,他们进城并不能给城镇化带来多少发展后劲,其意愿是否达到未来有"三个一亿人"的进城规模,仍值得商榷。改革方向值得肯定,这类改革不会贸然全部推开,确权会继续推进,核心领域改革试点估计至少持续一年以上。

 

改革大幕已经开始,中国也许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按照同等购买力计算的GDP总量全球第一的消息这个月被炒得沸沸扬扬,新闻联播出来解释这种计算方式不科学。中国和美国差异多大,知者自知。

 

本文来源:大公网,本文为节选,作者:zhengjingguancha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