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习近平刚刚访问印度,但去那里投资还应小心 |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施济津

【1】

习近平结束对印度的访问不到十天,印度新任总理莫迪开始了对美国的首次访问。

莫迪访美受到了热烈欢迎。在刚刚过去的周日(28日),他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了一场“摇滚巨星级别的集会”(《纽约时报》报道语)。这一集会约有1.5人参加,由在美的印度裔人士发起。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印度裔是美国的第三大亚裔群体,而在收入和教育程度上排在亚裔中的第一。

【2】

事实上,莫迪并非美国政府的“老朋友”,美国和莫迪形成热烈的互动,双方也都是“各取所需”。

莫迪在出任总理之前,曾任印度吉吉拉特邦的首领。在此期间,该邦曾于2002年发生过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严重的种族冲突和骚乱,他被指在冲突过程中偏袒印度教徒一方,致使种族仇杀升级。因此,莫迪曾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被美国禁止入境。此次,美国政府给予莫迪格外礼遇,西方媒体认为主要是因为“唯独他有能力制衡正在崛起的中国”。

【3】

莫迪担任印度吉吉拉特邦首领期间,以强有力的施政和积极的经济政策而闻名,在他的治理下,吉吉拉特邦成为印度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地区,被外界称为“印度的广东”,而他本人也被一些人视作“印度邓小平”或者“印度撒切尔”。

虽然印度在独立之后实行了资本主义制度,但事实上执政时间较长的国大党具有浓厚的“社会主义”色彩。上世纪中叶,印度的经济很大程度上带有中央计划经济的特征,直至1991年才开始逐步启动经济改革,这一进程比中国的改革开放晚了13年。至今,印度还存在政府补贴较高、财政压力沉重等问题,而莫迪主张削减这些补贴计划,以减轻印度政府的包袱,“轻装上阵”发展经济。

如果印度的经济能够取得快速的增长,对西方而言无疑对遏制中国具有特殊的战略价值。

【4】

习近平对印度展开访问期间,第一站到访吉吉拉特邦,还和莫迪共进晚餐。但事实上,外界普遍认为习近平访印形成所释放出的关于中印关系的信号,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融洽。

中国和印度之间存在着接近12万平方公里的争议领土,其中西段约3万多平方公里(阿克赛钦地区),东段约8万多平方公里(藏南,印度称“阿鲁纳恰尔邦”,大致相当于重庆直辖市的面积)。印度是和中国陆上边界争议面积最大的国家。目前,中印争议领土的西段为中国实际控制,而藏南大部则由印方控制。印度方面希望及早基于现在的实际控制线确定“永久边界”,甚至在莫迪和习近平共同会见记者时,莫迪也表现出对于划定双方永久边界的急迫性。

客观说来,印度此举实际上是想抢先固化其在中印争议领土中的“既得利益”。印度在边界问题上的这种强硬姿态甚至影响到了习近平访印的经济合作议题。习近平访印期间曾有中国媒体称中国拟在印度投资1000亿美元的项目,而访问行程结束后最终确定的投资额仅有200亿美元。

【5】

相较于莫迪的经济改革家身份,不容忽视的另一重身份是他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

莫迪在吉吉拉特邦骚乱中的表现已经表明了他鲜明的宗教和种族立场,即使在此次访问美国期间,莫迪还严格按照印度“九夜节”执行斋戒,根据印度教的教义,在斋戒期间只能喝茶和蜂蜜柠檬水。

虽然习近平在莫迪就任后访问了印度,但总体上中印双方在边境地带的矛盾并未消除。西方媒体频繁报道两国军队在争议地区的对峙,而莫迪还公开鼓励在藏南地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促进更多印度居民在藏南定居,以强化其控制藏南的既成事实。更有媒体称,在习近平离开印度后,印度所谓“阿鲁纳恰尔邦”的官员还拜访达——赖,以促成后者到藏南“访问”,这无疑又是对中印边界问题新的挑衅性举动。

莫迪强硬的民族主义立场,给中印关系增加了许多不确定因素。两国政治关系随时都有可能转冷。在一个领导人执政之初与别国领导人会晤,一般被视为两国友好的象征,但这种会晤并非一定能确定两国关系的稳定框架,习近平与奥巴马也曾进行过庄园会晤,但会晤之后中美双边关系明显转冷,如果印度方面持续玩弄“民族主义”,中印关系也很可能重蹈此途。

【6】

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认为,其实莫迪上台以来在使用经济政策方面颇为谨慎,采取的是渐进的方式,外界关于他能成为“印度撒切尔”的愿望正在落空。

莫迪虽然有推动经济改革的意愿,但很明显,他在激起民族主义方面远比推动经济改革走得更快更远。

概而言之,印度经济改革取得成效的过程会比较缓慢,虽然长期来看可以给包括中国投资者在内的外国投资客带来机遇,但短期并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莫迪如果在西方战略和国内民族主义的双重支持下,完全可能在边界、涉藏等敏感问题上和中国发生更多的摩擦,这种短期的政治波动可能给中印经贸关系带来直接的现实冲击。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