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超高规格纪念孔子的真实意图 |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元淦恭

【1】

昨日(24日),习近平出席了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发表讲话。这是1949年以来,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出席纪念孔子诞辰的活动。

在孔子诞辰“逢五逢十”的年份举行纪念活动,从1984年以来已成为惯例。总体来说,纪念活动的规格越来越高。1989年,纪念孔子诞辰2540周年活动,时任政治局委员,主管外交统战事务的副总理吴学谦出席;1994年到2009年,四次纪念孔子诞辰的活动,李瑞环、贾庆林两任全国政协主席参加。

从政治局委员到政治局常委,再到最高领导人,纪念孔子诞辰活动规格的不断提升,释放了何种信号?

【2】

孔子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和政治的象征,一直以来符号意义非常突出。20世纪的中国史,不同立场的学者和政治势力对孔子有着完全不同的认知。在激进主义的变革浪潮中,孔子的形象从文化和政治上都以保守派的面目遭到批判,这种批判从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打倒孔家店”开始,断断续续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批林批孔”政治运动。

改革开放之后,高层开始重视传统文化的复兴。2011年巨型孔子像一度被立于国家博物馆北门外,不久后又被移除,官方对孔子的态度到底如何,外界仍感迷惑。2013年以来,高层对孔子的地位渐趋重视。2013年9月,国务院征集关于修改《教师法》等若干教育类法律的修改意见,有提议将教师节由9月10日改为孔子诞辰9月28日;2013年11月,习近平任最高领导人后首赴山东考察期间即到访曲阜,提出要使孔子和儒家思想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发挥积极作用。直至近期,习近平高调出席孔子诞辰的“逢五”纪念,更将这一轮“孔子热”推向高潮。

中国是否在意识形态上要转向?儒家思想和儒学道统是否要和现代政治发生更加直接的联系?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认为,简单地把习近平出席孔子纪念,以及近期的一系列高层的尊孔言行理解为儒学复兴,有失偏颇。纪念孔子,实际上应是高层建构新的意识形态合法性论述的一部分。

【3】

有学者认为,中共作为革命党,最初的执政合法性建立在革命的正当性上。而改革开放以来,执政合法性已主要不在意识形态层面,而在于其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绩效合法性”。

从“三个代表”思想的提出,到中共自身定位从“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向“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的扩充,不少观察者分析,中共已经完成了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型。作为执政党,中共的合法性主要建立在经济发展和爱国主义之上。

习近平执政以来,这种情况出现的新的变化。在意识形态上,习近平采取了三管齐下的手段,形成了革命合法性、爱国主义合法性和文化合法性三根新的意识形态合法性支柱。而这分别从“毛诞”纪念、抗战纪念、孔子纪念三个活动中释放出清晰的信号。

【4】

文化合法性。

纪念孔子,实质上是执政党基于“文化独特性”进行的意识形态建构。

纪念孔子并非要恢复儒学。习近平在去年考察曲阜时明确强调,研究孔子和儒家思想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立场,坚持古为今用,明确表达了最高领导人对于儒学能否成为中国政治运行的现实指导的鲜明态度。

从昨天(24日)的讲话来看,习近平对孔子的纪念,立足点是要强调中国在当今世界上举世无双的独特性。简而言之,就是要通过一整套中国式的“文明话语”来争取中国在世界文明中的话语权。习近平借纪念孔子谈文明多样性,并非无的放矢,而是针对西方的“西方中心主义”思潮。

苏东剧变以后,学者福山提出“历史的终结”论,认为历史将终结于西方的宪政民主体制之下,这种观点显然受到中共的坚决反对。纪念孔子,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向外界宣示中国文明的独特性,这种文明是一种与源自古希腊罗马并在英法德美等国发展成熟的西方文明所并列的另一种文明形态。习近平在纪念孔子的活动中强调要“维护世界文明的多样性”,实际上是要维护世界制度体系的多样性。说白了,就是把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与中国的特殊历史文化背景联系起来。

习近平说,中国共产党人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忠诚继承者。因此,中共在民族独立、经济发展之外,努力在建构一重新的合法性,就是文化合法性。

【5】

革命合法性。

通过纪念孔子确立“文化合法性”,是对“革命合法性”、“爱国主义合法性”的补充。

中共执政最初的合法性来源,是1949年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革命合法性”。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经济社会形势的变化,加之高层对于1949年到1978年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总体上“宜粗不宜细”、“不争论”的基本取态,执政党对“革命合法性”的强调一度有弱化的趋向。

习近平在意识形态上最鲜明的特点,是高调强调“革命合法性”。早在2010年习近平任国家副主席时,就明确提出要“坚决反对任何歪曲和丑化中共历史的错误倾向”。就任总书记之后,他又于2013年1月提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即“两个不能否定”),两个说法都主要针对外界对于毛泽东时代的种种非议。

习近平认为,在意识形态领域要“敢于亮剑”,对于毛泽东时代他采取绝不回避的态度。从纪念毛泽东120周年诞辰和纪念邓小平11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来看,习近平反对否定毛泽东的立场非常坚决。习近平其间透露出清晰的信号,毛泽东所确立的中共执政的“革命合法性”不是过去时,不能被淡化,在当前仍有其重大现实意义。(参见《习近平评“毛”释放的信号》,请回复关键词“毛”获取)

【6】

爱国主义合法性。

在建构“爱国主义合法性”领域,新一届领导层最突出的特点是高调纪念抗日战争。

习近平接连出席纪念“七七”抗战和“9•3胜利日”的活动,其中“9•3”胜利日纪念活动政治局七常委全部出席,规格与每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敬献花篮仪式相仿。今年并非“逢五逢十”的大庆,这种纪念规格前所未有。

以往,中国大陆的政治性节日,主要围绕“人民解放”这一序列,从中共建党、解放军建军再到人民共和国建国,大多是针对国内革命,而对对外战争的纪念比较少,规格也比较低。但从今年开始,对抗日战争的纪念活动,已成为仅次于国庆的重大政治性纪念活动,规格明显超过了平时的“建党”、“建军”等传统政治性纪念日。这表明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确立了新的范式,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置于同等地位。这进一步表明执政党将执政合法性建立在爱国主义之上。

【7】

要之,通过公开活动,新一届领导层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合法性论述。

通过纪念毛泽东、邓小平、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并提出“两个不能否定”等一系列针对中共党史的重要论述,强化“革命合法性”;通过高调纪念抗日,强化“爱国主义合法性”;通过高调纪念孔子,建构“文化合法性”,形成“革命、民族、文化”三位一体的新的合法性论述体系。

这一体系的形成,对内,可以进一步巩固执政党长期执政的理论体系,更好地维护政权稳定;对外,则可以提升“中国模式”的话语权,突出中国作为二战胜利后国际秩序的建立者、作为全球范围内重要的文明模式的代表,表明与西方国家相并列且不受后者支配和干预的强势姿态。

由此,中国在国际体系的调整重组中将扮演更积极的角色,态度将更趋强硬,不可避免地将面临中国和西方关系新的磨合。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