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线城市”地位难保 “北上广”概念面临瓦解(上) |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元淦恭 魏如初 程胜涛 郁夕之

1

经济总量和城区人口位居全国第三的广州市,在反腐风暴中迎来“换帅”。原天津副市长任学锋八月底正式出任广州市委书记。

天津和广州的竞争态势一直非常明显。

1989年,广州经济总量超越天津,成为中国经济总量“第三城”。而近些年来天津经济快速赶超,两大城市之间的总量差距随之缩小。2002年,广州经济总量比天津高出49%,而到2012年,广州经济总量只比天津高出5%。

曾经任职天津的任学峰南下主政广州,备受各界关注。在他的任内,他曾任职的天津市GDP总量会不会超越广州?广州会不会因此失去“一线城市”的光环?

2

广州经济总量被天津、深圳超越很有可能。

在广州之后,经济总量第四、第五的城市目前分别是深圳和天津。2013年深圳和天津的GDP总量差距已缩小到130亿元,今明两年深圳和天津可能迎来“黄金交叉”,也就是说由于天津增速快于深圳,天津将超越深圳居于经济总量第四。

但另一方面,广州、深圳和天津这三大城市的名义增长速度,大致呈现天津>深圳>广州的基本格局。

(注:名义增速是用当年GDP总值和上年的GDP总值相除所得的算术增长率,官方每年公布的实际增速则将当年GDP总值参考物价指标进行了数值调整,名义增速能够最直接地反映经济总量的绝对增加值,本报告使用的名义增速数据来源于各城市统计年鉴及统计公报)

由上表可见,从2000年到2013年,广州的年均名义增速比深圳和天津分别慢1.1和2.6个百分点,从2010年到2013年,广州的年均名义增速下降比深圳、天津更明显,分别比深圳和天津慢1.9和4.2个百分点。

在中国经济普遍降速的背景下,未来一段时期广州、深圳和天津的增速都将出现放缓,但总体增长趋势天津>深圳>广州的格局不会改变。假定从现在起到2022年前后,广州、深圳、天津三市的增长率逐渐从2013年的10%左右的增长率过渡到6%左右,三城市降速比率相等,考虑价格因素,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预计穗、深、津三市从2014年到2022年的经济走势如下。

根据上述测算显示,广州GDP总量可能在2018年前后被天津超越,然后在2022年前后被深圳超越。届时,中国五大城市的GDP排位将由现在的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天津,变为上海、北京、天津、深圳、广州,广州可能由经济总量“第三城”变为“第五城”。

3

广州GDP总量在未来几年跌出前三,可能是大概率事件,这是否意味着广州的“一线城市”地位不保?

“一线城市”广为学界和媒体所采用,但并无一个明确的标准。最接近于“一线城市”的官方概念,是2010年住建部拟定的《全国城镇体系规划纲要(2010-2020)》中提出的“国家中心城市”,国家中心城市理论上有成为世界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潜质,在国内具有引领、辐射和集散功能。住建部规划的五大“国家中心城市”包括京津沪渝四大直辖市和广州。

而民间对“一线城市”的判断与官方的“国家中心城市”定义并不相同。1989年,广州经济总量超越天津,1990年,广东省经济总量超过江苏。这两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广东省和广州市在中国经济棋局上,成为仅次于北京上海的战略高地,计划经济时代曾广泛被使用的“京津沪”概念,从此被“京沪穗”所取代(民间也多以“北上广”指称)。

与之相应,随着深圳经济特区的快速发展,深圳由县城人口只有两万多人的小城镇,到九十年代初已成为在全国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二线城市。1991年,深圳超越成都、武汉、南京、杭州等主要省会城市,1994年超过辽宁省会沈阳,1997年和1999年相继超越天津、重庆两个直辖市,成为中国经济总量“第四城”,此后深圳逐渐也被公认为中国的“一线城市”,与京沪穗三地合称“京沪穗深”(也称“北上广深”)

随着天津未来重回GDP总量前三,中国的区域经济格局是否会再度改写?曾经盛极一时的“北上广深”概念是否会因此瓦解?

4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认为,评价一个城市是不是“一线城市”,关键不仅在于经济总量,更在于这一城市的辐射半径。“一线城市”,本质上是在全国范围内承担政治、经济、科技、金融、贸易、交通等中心职能的特殊城市,服务半径是整个国家,在市场化条件下,对全国的资源和人才具有吸附作用。而“二线城市”,本质上是在一个区域内发挥中心城市职能的城市,对于所在区域之外的地区,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和辐射力。

在中国,衡量一个城市是否是“一线城市”,可以参考的因素主要包括:

  • 政治地位和国际知名度

  • 经济总量

  • 人均GDP和居民收入水平

  • 人口

  • 金融中心功能

  • 交通枢纽功能

  • 总部经济和产业辐射力

  • 大企业集聚水平

  • 对外贸易和吸引外资能力

  • 生活质量

  • 科技创新能力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按照上述原则,对十个经济总量最大的副省级以上城市(含直辖市)进行了评估,评估共分为政治、主要经济数据、大企业集聚水平、交通枢纽功能、人口集聚和科技创新六大类,一共使用了包括使领馆机构数量、GDP总量、工业增加值、金融业增加值、存贷款余额、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房价、世界五百强企业数、主要机场客运量、研发经费占比等32个单项数据,测算形成了十大城市综合辐射力榜单,该榜单如下:

可以看到,在榜单上的城市得分别处于80—90分、50—60分、40—50分和30—40分四个区间。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注意到,北京、上海两市得分均在80分以上,在所有的细分项都包揽了第一、二位,北京在政治及外交、大企业集聚、科技创新、人口集聚四项居首,上海的主要经济数据和交通枢纽功能(主要由于上海的航运中心地位)更强。京沪是绝对的“一线城市”。

除京沪之外,广州、深圳分数在50到60分之间。深圳得分为59.13分,这一分值同北京、上海有很大差距,但明显高于包括广州在内的其他城市,深圳的主要优势在于经济质量效益较好,主要人均经济指标明显高于其他城市,在工业、金融等关键行业地位突出,在京沪之外聚集了最多的“世界500强”和“中国500强”企业,科技创新能力和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也明显高于其他城市,属于较典型的“一线城市”。广州得分也在50分以上,虽然比深圳有明显差距,但仍较杭州、重庆、武汉、成都、南京等二线城市的分值高出一半左右,表明其仍具有较强的全国影响力,算得上“一线城市”,但这一地位可能并不巩固。

天津46.93分,没有达到50分的门槛。其分数值高于其他几个城市,表明其已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全国性影响力,有从区域性中心城市成长为“一线城市”的潜质。

分数在40分以下的5个城市,基本上还属于区域性中心城市,但其中杭州排名最高。在大企业集聚这一单项,杭州分数高于广州和天津,表明杭州在一些细分行业和领域拥有超过广州和天津的话语权。

前述榜单表明,广州经济实际上的影响力和辐射力,远远弱于其全国第三的总量排名,不仅和北京、上海差距很大,甚至明显低于同一省内的深圳,属于典型的“大而不强”。

广州经济弱在哪?请看智谷趋势(微信号zgtrend)明天发布的《广州“一线城市”地位难保 “北上广”概念面临瓦解(下)》

转载本文请务必:保持文章完整性,不得编辑、演绎、再次创作;保留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及具体作者的署名信息,及智谷趋势微信号(zgtrend)。违者必究。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