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习近平普京拉拢蒙古为哪般? |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元淦恭

1

上海合作组织今天(12日)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召开其第十四次元首峰会。在峰会召开的前一天(11日),习近平、普京与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举行了首次中俄蒙三国元首会晤,这是三国元首首次多边会晤。

在刚刚过去的不到一个月里,习近平、普京先后对蒙古进行了国事访问和工作访问。换言之,蒙古总统在最近一个月中,分别和习近平、普京两次见面,中俄蒙高层接触之频密,前所未见。

中、俄、蒙三国渐行渐近,对亚欧大陆地缘政治和经济地理格局,将产生长远影响。

2

中俄两国与蒙古的互动,首先是要打破蒙古的“第三邻国”战略。

1991年苏联解体后,蒙古摆脱了苏联的影响,成为一个自主的国家。由于蒙古是内陆国,仅有中国和俄罗斯两个邻国,在历史上又曾为中国和俄罗斯所统治或实际掌控,因此蒙古对中俄两国都有戒心。在这种情况下,蒙古提出了所谓“第三邻国”战略,就是积极发展同美国、日本等其他国家的关系,这些国家在全球战略态势中与中、俄两国有竞争和潜在冲突可能。蒙古试图以此来避免本国的独立和安全受到中俄两个大国的威胁。

对于西方世界而言,蒙古深深嵌入中俄两国腹地,对于遏制中俄两国有特殊的战略价值。2011年,蒙古申请加入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2012年,蒙古成为北约的“和平伙伴关系国”。

在这种背景下,蒙古已成为中俄和西方战略争夺的对象,中俄两国也自然随之提升了对蒙外交的优先级。2009年、2011年,俄中两国先后将与蒙古的关系从“睦邻合作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上月习近平访蒙期间中蒙关系更升格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3

地缘政治因素促成中俄蒙三国战略接近。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国际政治重现两极化趋势。中俄两国与西方阵营在战略上的冲突和摩擦态势升高。中俄两国不仅加强了双边合作,也强化了以两国为核心的多边合作机制。亚信机制、上合组织、金砖国家机制,都是中俄两国参与的、排除传统西方国家的多边战略、安全或经济合作机制,而中俄蒙三国之间的首脑会晤,实际上也是这一系列多边机制新的组成部分。

上海合作组织的创始成员国,包括中俄两国和中亚地区的主要国家,是中俄两国和中亚国家战略对话的平台(此次上合组织峰会或宣布正式成员国扩容,南亚国家有望加入这一机制)。而中俄蒙三国现在的高层对话,首先开启了东北亚地区新的多边对话模式,也有助于将来吸收蒙古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目前蒙古只是观察员国)

中俄与中亚国家、蒙古的合作,都表明在新形势下国际政治棋局正在进行新一轮的洗牌。习近平、普京希望在本轮战略调整中,进一步强化中俄两国对亚欧大陆国家的影响力,提升两国对亚欧大陆局势的掌控能力,遏制美欧向中亚和东亚的东进意图。

4

经济因素撬动三国间外交。

虽然中蒙、俄蒙两国关系持续升温,但囿于历史和现实的因素,蒙古方面始终对中俄两国抱有戒心。然而在现实政治中,中俄两国对蒙古的经济介入非常深,中国是蒙古最大的贸易伙伴,中蒙贸易占到蒙古对外贸易的一半以上,俄罗斯在蒙古的许多关键的资源型行业也有支配性的地位。蒙古虽然一直希望其“第三邻国”能够对其经济给予更大提振,但总体而言收效有限

8月,习近平访问蒙古期间,中蒙两国在基础设施和航运问题上达成的合作,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是与蒙古不相邻的其他国家无法提供的。中方承诺,为蒙古提供过境运输、出海口等方面的便利,把中国华北、东北地区的对外开放港口提供给蒙古使用;而蒙方则愿意加快推动中蒙两国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蒙古过去受苏联影响,铁路使用宽轨,与中国使用的标准铁轨并不接轨,如今蒙古已开始在中蒙铁路合作上考虑使用标准轨距,以便利中蒙双方的经贸往来。

5

对于中国而言,加强中蒙合作在经济地理上也有其价值。

中俄蒙三国元首会晤期间,习近平表示,中方可以把“丝绸之路经济带”同俄罗斯跨欧亚大铁路、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进行对接,打造中蒙俄经济走廊。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在亚欧大陆范畴的跨境合作问题上提出的又一新的主张。

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前者主要是西向战略,而后者则以东南亚为首要的辐射对象。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主轴是亚欧大陆桥,连接中国和中亚国家,总体还算顺利,但向南亚、东南亚方面的延展——“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在推进过程中都遇到不同程度的困难。中巴经济合作的主要平台瓜达尔港不如预期,两国的基础设施接轨也受自然条件、地区安全、工程花费等多方面因素难以快速推进。近一段时期巴基斯坦政局不稳,更使习近平推迟了对巴基斯坦的访问。缅甸政治改革之后,外交战略也出现调整,为了谋求得到美、日支持,缅甸不愿和中国走得太近,中国推动的云南到缅甸西海岸铁路的设想被缅方搁置,既有的中缅油气管道运营也面临变数。

在东南亚方面,南海周边国家对南海问题分歧持续,中国和越南、菲律宾等东盟国家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美国推出“重返亚太”战略,日本近两年也更积极地介入亚太事务,使东南亚国家更陷入选边站队的纠结之中,这使得中国难以快速同东盟国家达成战略性的合作。

在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经济合作,尤其是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两大战略推进不如预期的情况下,高层提出“中俄蒙经济走廊”,旨在开辟中国经济战略的新空间

这一信号表明,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主要方向或出现扩容,从原来主要依靠亚欧大陆桥(连云港——鹿特丹一线,主要经过西北各省)向两条腿走路过渡。既要发展西北向的中国——中亚合作,也要发展东北向的中俄蒙——中俄合作。由此,东北和内蒙古将全面纳入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成为中国推行这一战略的前沿地带。

对于蒙古而言,中国东北、华北是最近最便利的出海通道;而对于俄罗斯而言,发展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也是重要的战略方向;因此,中俄蒙三国在东北亚地区找到了区域合作的利益契合点,三国间的相关合作进程有望快速展开。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可以给我们的支付宝转账,以示鼓励。

智谷趋势支付宝账号:

zgtrend@zgtrend.com”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