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转型预示五大产业趋势 |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郁夕之 元淦恭

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富士康在2014年开始大幅度转型。在贵州创办以机器人为主的生产车间,争取到包括特斯拉在内的新客户,和惠普合建云服务器公司, “代工之王”的转型之路受到全球广泛关注,并预示了产业发展的诸多趋势。

形势所迫

21世纪以来,代工行业在中国大陆快速发展。跨国企业将劳动密集的制造加工环节外包给位于中国的代工工厂,包括电子产品、汽车零件、服装纺织、家居产品、光伏、集成电路等,行业覆盖面广,中国也因此而成为“世界工厂”。

代工分为原始设备生产商(OEM)和原始设计制造商(ODM),前者仅负责生产而不进行设计,后者既生产又设计。中国常见的是OEM代工形式,客户拥有设计专利,对原材料和生产流程完全掌控,并负责最终销售,以致制造加工环节附加值低,所得利润分配十分微薄,主要依靠廉价的劳动和土地成本获利。

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前,代工行业经历了蓬勃的发展期,然而此后诸多挑战让代工行业面临困境。富士康所在的消费电子产业,行业进入门槛较低,竞争加剧,苹果寻找其他台资代工厂的“去富士康化”策略即从侧面折射出这种现状。此外,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不断上升,低成本战略难以为继。富士康近年来的业绩表现,已表明了代工行业当前的疲软态势。

在这种背景下,富士康毋宁说是主动转型,不如说是不得不转型。

富士康的转型实践

7月,富士康占地五百亩的第四代产业园在贵州贵安新区开园,以绿色环保和高科技研发为主题,预计实现5万人就业目标。同时又在贵州省签署大数据和纳米科技领域的五项合作协议。

富士康在贵州签署的五项协议:

◆贵安新区富士康云计算产业园协议贵安新区富士康半导体设备制造产业园协议贵安新区富士康养身乐活产业园协议贵州大数据研发中心协议(与北京大学和贵州省合作)碳纳米研发中心协议(与清华大学合作)

贵阳富士康的实践,主要集中在两个层面:

1、自主研发,拓展产业链

富士康和国内顶尖高校合建研究中心,提高自主研发能力。十年前,富士康和清华大学合办了“清华—富士康纳米科技研究中心”,目前,这个研究中心开发的新型碳纳米管材料已经在贵州的工厂投入生产,可用于触摸屏和汽车,富士康已争取到特斯拉汽车的显示屏供应。

此外,富士康还携手北京大学以及贵州省建立了贵州大数据研发中心,旨在研发具突破性的大数据技术和解决方案。富士康计划转型为制造商兼服务商的双重角色。

创始人兼董事长郭台铭称,要将富士康发展为信息处理科技公司,不仅要做硬件和硬件供应链,还要提供网络和大数据服务。目前富士康与惠普合作为中国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提供云计算解决方案。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都在富士康选址的贵安新区建立了云计算中心,建设云计算基础设施,和富士康绿色隧道数据中心对接。

2、去人工化

富士康在贵州投产的第四代绿色产业园建造了机器人车间,还采用智能照明、污水现场过滤等环保技术。机器人代替手工装配车间,一方面弥补劳动力短缺,另一方面有助于富士康摆脱“血汗工厂”的标签,长远来看可以降低劳动力成本,提高生产效率。

据《金融时报》,富士康从去年起开始购置工业机器人,引起日本发那科、安川电机,瑞士的ABB以及德国库卡等机器人制造商的关注。机器人行业希望开拓除汽车业之外的客户。而拥有庞大制造规模的电子行业还未普及自动化生产。

富士康在中国新设的工厂,正在逐步推开去人工化的试验,以对冲人力成本上升给公司经营带来的负面影响。

富士康转型预示五大产业趋势

1、代工企业逐渐向产业链高端延伸

代工企业传统上以制造加工(OEM)为主,转型首先是从OEM向ODM(同时提供设计服务和制造)的升级。

富士康正加大研发投入力度,从单一的制造业企业向研发和制造兼有的复合型企业转变。台湾企业走上这条路,事实上已经有些滞后。上世纪末期,台湾的经济发展水平还略领先于韩国,但当时韩国的制造业企业率先强化了自身的研发部门,进而在最新一波消费电子热潮中占得先机,三星、LG等品牌具有了全球性的领导地位。相反,台湾企业却长期囿于代工这一产业链条低端,未能取得质变。

富士康的转型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应激反应”。中国大陆的一些企业已完成了这一战略调整。譬如华为、中兴、美的、格兰仕等,曾经都从事过低端的代工业务。但及时从单纯代工向自主研发转型,最终形成了强大的自有品牌。

专业代工企业参与这一转型进程,有其独特的优势。代工企业在管理和工艺上的经验,有助于更好地保障企业自营产品的品质。像富士康这样的代工企业如果完善自身的全产业链条,必然对上下游的竞争对手造成冲击。

2、智能化技术应用重心扩展

进入新世纪以来,智能化首先在电子产品尤其是消费电子领域得到普遍应用。小型化的电子设备,如手机、可穿戴设备等,是近年来智能化技术成长最快的领域,刺激了资讯和服务的爆炸性增长,影响了个人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过往的传统商业业态。

富士康的转型,选定特斯拉等合作伙伴,反映出在消费电子领域的全面智能化完成之后,拥有智能电子生产技术的代工企业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电气设备和装备制造(包括汽车等交通设备在内),将成为这些企业的智能制造技术的新市场。

电气设备(如冰箱、空调、洗衣机)和汽车等大型设施的智能化,与当前智能家居、车联网、智能生态系统、智能建筑等趋势融合,将引爆新一轮的消费革命。富士康在这一领域的布局,表明其对于电气和装备智能化趋势有着清晰的战略判断。

3、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趋势进一步强化

富士康和三大电信运营商在贵安新区建设云计算中心,展现出其进军云计算和大数据领域的雄心。富士康甚至计划,通过云端服务,在贵州省内打造智慧城市,还要进军智能电网等领域。

当今时代,软件、硬件和服务三者的界限已日渐模糊。像富士康这样的典型的硬件企业,进军到云计算等数据服务领域,已并非新鲜事。当前,竞争者之间的行业壁垒正在迅速被打破,包括云计算服务在内的数据服务领域,正是上游的硬件制造企业和下游的互联网技术企业争抢的重中之重。

目前,还不能判断富士康这样的互联网服务新军会有怎样的市场表现,但富士康的介入释放的信号再明显不过,数据服务正在迎来一轮资本热潮。

4、后发地区突出自然条件优势

富士康在贵州进行转型试验,有些出乎外界预料。虽然贵安新区是国家级新区,还兼有中关村贵阳科技园的概念,但相对于成都、重庆、西安等城市,贵阳的发展基础薄弱,又位于山区地带,没有像重庆等城市的沿江的航运条件,交通非常闭塞。但富士康选择在贵州建设云计算基地,却有自身的特殊考虑。

云计算基地规模庞大,需要几十万到几百万台服务器,这些硬件设施对资源、气候、地质条件都有挑剔。首先,稳定充足的电力和冷却水是数据中心的基础,东部沿海“用电荒”已成为制约大数据产业发展的瓶颈。贵州水资源、水电、煤电丰富且廉价;夏季气温不会过高,有利于服务器降温;不容易遭遇台风、地震等地质灾害。

事实上,贵州省已意识到自身在发展大数据产业中的特殊自然地理优势,着力发展“贵州云谷”今年已分别在北京、上海招商,阿里巴巴、百度、京东、浪潮等大数据领军企业都已经或即将进驻贵州。

5、工业智能化全面升级

富士康在贵州建设的科技示范工厂,用机器人代替重复性人力劳作,还采用智能照明、污水处理等环保技术。

随着中国的老龄化进程,中国即将迎来劳动年龄人口的历史性拐点。人口红利即将逐渐萎缩之际,如要延续在中国的投资,就必须充分考虑对这种变化的适应。富士康,作为全球雇佣人数最多的制造业企业,现在已经开始未雨绸缪了。

“智谷观察家”征稿计划现已启动,

现在,谁都可以成为智谷趋势的作者。

回复关键词“征稿”了解详情。

智谷趋势会员计划

点击本文左下角阅读原文,或在消息列表窗口点击下方注册会员按钮,即可注册成为智谷趋势会员,享受相应福利:

1.获得非公开的专属趋势信息分析(比如最新中央会议解读);

2.获得根据会员行业、领域和兴趣爱好深度定制的资讯;

3.获得就重大趋势变化而举行的交流会参与机会。

回复数字“126”获取推送:

后危机时代:省会城市的崛起


回复数字“125”获取推送:

任学锋任广州书记背后的区域经济格局


回复数字“124”获取推送:

2017,香港沦为“二线城市”?


回复数字“123”获取推送:

专访傅高义:习近平与邓小平改革的同与异


回复数字“122”获取推送:

中国三大城市正围绕新加坡展开“争夺战”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成为会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