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解读政治局最新会议:一边“打老虎”一边搞经济 |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元淦恭

【1】

7月29日,官方宣布周永康被立案审查,这一决定应是在当天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作出的。

此次政治局会议除了“打老虎”,还有一项议题是讨论经济形势。

一般来说,每年7月的政治局会议属一年中中共最重要的会议之一,会例行研究经济形势,并对下半年经济工作作出部署(参见《看清高层意图的五扇窗口》,可回复数字“47”获取)。7月政治局会议可以说是每年最高层的经济政策“期中考”,其作出的决策会影响今后一段时间的宏观走势。

【2】

这次会议在经济政策上透露出以下一些重要信息:

宏观政策趋松,下半年股市或迎来偏牛行情,基础设施投资将有更多机会;

市场流动性增加,余额宝、理财通等互联网理财产品的收益将走低;

“克强经济学”全面淡出,刺激政策再升级,但在具体方法上有微调;

在“稳增长”和“促改革”之间,高层着力点倾向前者,三中全会定下的重点改革恐难破局。

“打老虎”的信息已铺天盖地,在本文中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将集中解读此次政治局会议关于经济形势的信息。

【3】

这次会议上最引人关注的表述,无疑是最高层对经济增长速度的明显强调。公报全文1317字,其中专门论述如何正确看待经济增长速度的,多达212字,这在中共十八大以来的中央会议公报中系仅见。会议明确指,“我国发展必须保持一定速度,不然很多问题难以解决。”这是近年来高层在“保增长”问题上力度最强的一次表态。

此前,高层对经济增速的表态十分温和,表现出对增长速度不那么关心。习近平说“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李克强也频繁提“左右论”,指经济增长目标既然是“左右”,就可以比目标值低一点。

但今年一季度由于经济形势不景气,高层的调子开始变化,陆续推出一系列“微刺激”政策,李克强强势要求各个地方抓政策落实,保增长目标,至此高层对“保增长”的态度更趋明朗,本次政治局会议对高层的这一思路予以确认。

【4】

中国经济政策的总体目标,始终围绕“增长”和“结构”两大问题展开。2013年6月,英国巴克莱银行提出“不刺激、去杠杆化、结构调整”的“李克强经济学”,认为中国政府在“保增长”和“调结构”之间会将后者作为优先的政策选择,不会为了经济增长出台刺激性政策。这一概念一度被中国官方媒体引用,加之习近平、李克强的诸多公开言论,使外界一度认为中国会进入一个新阶段——体制改革和结构调整优先,增长速度变得不那么重要。

但从目前来看,保持增长速度仍是中国经济政策的第一要务,排在这一目标之后的是经济“结构调整”,而“改革”在短期内排在更靠后的位置。为何得出这一判断,后面有详细分析。

【5】

从目前看,“克强经济学”全面淡出,刺激政策再升级,但在具体方法上有微调。

刺激政策主要有两种手段:加大财政投入,增加货币发行。在“微刺激”政策出台之初,着力点是基础设施建设、棚户区改造等,主要依靠发挥财政政策作用。此后,“微刺激”政策逐渐加码,货币政策明显开始跟进,定向降准接连出台。

7月中,媒体披露国开行获得央行一万亿再贷款用于棚户区改造,表明央行开始在重点领域“定向放水”,7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更明确指要抑制金融机构筹资成本的不合理上升,这实际上就是要压低利率市场化改革加速背景下,市场利率的水涨船高状态,在不降息、不降准的情况下,降低资金价格增加市场流动性。

这两个事件更明显表明,货币刺激已经跟随财政刺激登场,财政货币政策全面趋于松动。

【6】

相对于此前的“四万亿”,新一届政府的经济治理思路并无太大调整,但强调“创新宏观调控方式”,最突出的特点是以逐步层层加码递进的方式,代替一揽子政策扎堆推出。

高层的所谓“定向调控”,以货币放水为例,就是要考虑放水给谁,也就是要“滴灌”,而不是“大水漫灌”。同时,在推出刺激性政策时更加注重节奏的把握,不重复“四万亿”时一次性出台一揽子政策的老路,而是“小步快走”。

但总体来看,这种宏观调控的“创新”,基本上只是技术层面,没有改变长期以来保增长政策的基本思路。事实上,“定向降准”和再贷款从本质上来说仍然是向市场投放基础货币,客观上改变了市场上的流动性水平,因而被一些分析人士视为启动了中国版“量化宽松”(QE)。

【7】

在“稳增长”和“促改革”之间,高层着力点倾向前者,三中全会定下来的经济改革恐难破局。

7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可以视为经济改革降速的一个窗口。在提及“利率市场化”改革时,会议用了“有序推进”一词,而在去年的三中全会上的提法则是“加快推进”,从“加快”到“有序”,明显透露出利率市场化改革降速的信息。

官方媒体虽然在批判巴克莱银行“克强经济学”概念时强调,不可将改革和刺激相对立,但事实上二者的此消彼长很难避免。利率市场化客观上推高市场利率,而为了保增长需要相对宽松的货币环境,二者发生冲突时,高层显然选择放慢改革来保增长。

【8】

2013年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被外界视为1992年改革潮以来最大的一轮改革行动。但比较当前和二十年前的情况,仍有很大不同。

1993年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闭幕后不到半年,国务院密集启动了财税、金融、外汇等“最小一揽子”改革,但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至今已有8个多月,经济领域的“最小一揽子”改革还未出炉。除了人民币国际化推进加速以外,金融改革、国企改革等重大经济改革都处在方向未明的状态。

随着“保增长”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高层对可能带来经济短期波动的重大经济改革可能更为慎重,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经济改革的过程恐将比较漫长,个别改革甚至可能重蹈十六届三中全会覆辙,以致最终无法完成。

【9】

短期来看,宏观政策趋于宽松可能对市场产生一系列影响。

首先,基础货币投放增加必然导致资产或证券价格的上涨。由于当前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出现明显过剩,市场分化格局趋于稳定,即使多数城市解除限购,房地产投资回升也不会马上出现,资金流向商品房领域应该有限,转而有更多投向股市的可能。一方面市场流动性增加,另一方面高层又将力压银行资金成本,资金的最佳出口就是股市,下半年股市有望走出一波偏牛的行情。

同时,由于利率市场化改革降速,加之市场流动性增加,银行间的资金成本可能下降,这将导致各类理财产品收益率总体上升的态势被遏制,而余额宝、理财通等互联网理财产品的收益也将走低。

【10】

在具体产业领域,由于经济政策总体重回老路,定向刺激政策针对的基础设施和保障房建设将首先扩容,这将进一步带动钢铁、水泥等与此相关的上游行业的需求。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政治局会议未提“过剩产能”四字,这虽然不能视为高层压减过剩产能的措施不再实施的标志,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在基础设施建设加码的情况下,一些产能过剩行业的经营情况会有所改善。

如需定制个性化专属信息,请发送邮件至zgtrend@zgtrend.com与我们联系。转载本文请务必:保持文章完整性,不得编辑、演绎、再次创作;保留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及具体作者的署名信息,及智谷趋势微信号(zgtrend)。违者必究。

请在左下角为我们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