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不羽:决定2019年国运的四只“靴子”!

给关不羽打 call

等“靴子落地”是怎样百转千折的心情,倒不如“咚”地一声,干脆爽快。

国企改革的“抓大“会体现其中,而”放小”则体现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形成退出机制上。

2019年的房市还是冬季,房市下行是可以预见的,大跌则只会是危机降临的征兆。

功夫财经正式成为大鱼号独家计划唯一财经签约作者,为您打开更宽阔的投资视野!

不管怎么样,2018年总是过去了,新的一年即将来到。经济活动和日历牌的数字变化不同,辞旧未必能迎新。

2018年留下了很多悬念,将在新的一年“靴子落地”。爱听马三立老先生相声的人都知道,等“靴子落地”是怎样百转千折的心情,倒不如“咚”地一声,干脆爽快。

华为及其背后的国际江湖何去何从?

华为的孟女士当是2018年下半年度,中国舆论最关注的经济界人物了。这当然得归功于美加两国政府的大力“协助”。国内舆论照例凶猛,虽然很多基本的问题都没搞清楚,洋洋洒洒码出了很多字——这是新媒体时代的一大问题,扯淡成本太低。

比方说,将华为事件和中兴事件相提并论,就是天大的误会。不少人以为中兴是和华为比肩的高科技公司,但实际上就研发投入、核心技术等真正的高科技属性来说,中兴和华为比,连差强人意也谈不上。

又比方说,从事件本身看,中兴案发真是乌龙中的乌龙,不抓都不好意思了,结果是“脆跪”,毫不意外。而华为这事,美、加的司法准备之仓促牵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

一些国内专家苦口婆心教育华为“要熟悉和遵守美国法律”,让我想起了当年国际法老师在课上说的:北美最牛逼的律师不在法院、检察院,甚至也不在律师行,而是国际大公司的高管和法务。

18日消息,华为已经在全球获得25份5G商业合同,年度营收有望破千亿美元。有5G核心技术竞争力,以及在“国际江湖”生存那么多年的经验,这就是华为的底气。

2019年,华为照样会风光无限,孟女士可能还会在加拿大辛苦半年吧。这只“靴子”平安落地的悬念不大。

但没有悬念的是,明年的“国际江湖”仍不会平静。美国只是一个因素,而且还算是可控风险。欧盟国家乃至日本的经济状况才是“黑天鹅”的巢穴,“黄背心”愈演愈烈,日本的公共债务达到GDP的250%,都是距离雷区一厘米。

一言以蔽之,出口依赖型经济风险越来越大,扎实地做好国内市场是2019年最大的课题。

2019,中国股市的洗牌退出年?

只可惜今天的中国,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太少了。出现这种局面,一个原因是改革开放至今不过四十年,发展时间毕竟短,积累不够;另一个原因则是,经济资源的配置不合理,这就涉及到国企改革的问题了。

对国企和民企的经济作用,有一个很常用的比喻:如果说中国经济是一艘大船,那么国企起到锚的作用,民企是发动机的作用,两者相辅相成云云。

民企的发动机作用应该没有疑问,经济贡献的“五六七八九”广为人知——税收占比超过50%,GDP贡献率60%以上,吸纳了70%以上的农村转移劳动力,新增就业90%在民营企业,提供了80%的城镇就业岗位。问题出在国企这个“锚”太大了,占了“船”的一大半,这船还能开得快?

因此,国企改革势在必行,这是2012年以来的政策定调,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重申为明年主要的经济工作任务。

方向是既定的,问题是怎么改?九十年代的国企改革,也是被经济形势倒逼的。当时的措施是“抓大放小”,通过资产重组打造了几家央企巨头,而地方中小国企的财政包袱被甩掉——大部分都关了,少部分进入股市,留下了中国股市企业质量不佳、功能扭曲的先天不足。

明年的资本市场治理和国企改革密切相关,而根子是国企改革。2015年的股灾打断了在资本市场国企改革的进程,已经初露端倪的资产重组、收购兼并无疾而终,这一切很可能会在明年重新启动。国企改革的“抓大“会体现其中,而”放小”则体现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形成退出机制上。

对“抓大”,我是存疑的,九十年代那轮改革确实创造了一批国企巨头,“大”是没问题的,但是“强”却谈不上。看点在“放小”,这是补足中国股市先天不足的必由之路。只要股市还是地方国资圈钱转嫁财政包袱的韭菜地,就不会有长期投资的价值,至多只能算个炒炒题材、讲讲故事的投机赌场。

这一顽疾从九十年代拖延至今,治疗是需要刮骨疗伤的勇气的。而从时机看,在“政策底”的低位行动代价最小,因此2019年很可能成为中国股市的洗牌退出年。

大幅减税,难在执行

但要说2019年最重要一只“靴子”,我认为还要属大幅减税,这件事也是社会普遍共识、高层承诺力推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也很鲜明。问题是怎么减?从近年来的执行思路看是:“严征收”在先,“降税负”在后。逻辑没问题,可现实操作却不甚乐观。

“严征收”的执行力度在2018年已经显示出了无比威力,这是税收部门驾轻就熟的业务。中国行政机构一向强势,“严”字当头,无往不利,没悬念。但是,“降税负”的执行力就要打个问号了。

马上就要执行的个税减免抵扣方案就是一例,这套“国际接轨”的方案能不能真正释放出减税红利?可以参考一下美国的情况,减免抵扣的申报繁琐,大量表格单据的填报耗时耗力,这是减税红利的隐形成本,此外还要抵扣掉专业人士服务的显性成本。

即便有专业人士服务,还是会动辄获咎。因此,一些中低收入家庭索性就听之任之,自动放弃了。美国民众怨声载道,却是积重难返。里根时代就要改,直到特朗普才真正触动了问题——减税同时简化税制。

不只是降税负,在整体营商环境改善的行政监管环节都有类似的隐忧——在执行环节的设计方面不肯放权,“国际接轨”常常成为口实。

我们要学习国外成功的经验,也要汲取失败的教训。欧洲近三十年搞的一套高度意识形态化的经济治理模式,自身已经难以为继,我们现在捡回来用?2018年已经暴露了问题,比如环保领域搞一刀切,对营商环境影响很大。最后成了叶公好龙,“龙”真的来了,消受不起了。

2019,房市还将继续过冬

最后讲一点房地产,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房地产已经成了国民对经济问题的情绪宣泄对象。

关于房地产,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很清晰。没有“大松”的迹象,“因城施策”的“小松”有了。但是,这改变不了未来一段时间房地产的下行趋势。

“因城施策”显然不是放松一、二线热点城市,但中国房地产真正的长期热点恰恰是在这些区域,而不是山东菏泽之流。时至今日,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房企,还要到三线以下城市去“淘金”的就不是“勇气可嘉”,而是奋不顾身做烈士的觉悟了。

再有,房地产和货币政策之间正相关也无需普及了,从此次会议为2019年定调来看,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放水”是不可能的,相应的是房地产整体回暖也不可期待。

大涨不现实,大跌呢?如果出现大跌,你敢买吗?2019年的基调是求稳,诸如“腰斩一半”的房价大跌只会出现在经济失控的状态下。

买房者的心态就是小跌未必敢进,大跌肯定不进,无论是美国次贷危机,还是日本的房地产泡沫,都是如此。所谓“买房刚需”在经济下行时,向来是很软的,会排到很多需求之后,比如牛奶和面包。

另一个房地产市场的重磅“靴子”房产税,在2019年落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动产登记法》立法刚刚启动,覆盖全国的房产价值评估体系更不可企及,程序和技术的“硬件”无法到位。而且,现在的方案基本上是上海试点的版本,无论对地方财政的支持,还是“平抑房价”都没什么作用,没有急于出台的必要。

房产税本来就不重要,所谓“平抑房价”功能是观众们的一厢情愿而已。税只能有效解决政府财政收入问题,其他所谓“调节功能”即使有也作用有限。中国房地产业真正的问题是土地供应机制和国民收入增长滞后。

前者没有纳入到2019年的经济任务中——也确实不是合适的时机;后者是影响经济全局性的重要因素,涉及整个经济运行质量。

总之,2019年的房市还是冬季,房市下行是可以预见的,大跌则只会是危机降临的征兆。

功夫财经为大鱼号内容独家合作签约作者

大鱼号 — 阿里大文娱旗下内容创作平台,让内容更有价值。

小师妹说

2018年就要过去了,如果用一个关键词形容你的2018年,你会选择哪个词呢?

今天19:30,肖锋老师将做客功夫财经直播间,带大家回顾他心中的2018,解读奔向2019的正确姿势。

猛戳“阅读原文”,一键抵达直播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