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布尔费墨:可怕,全民打砸烧!法国,你到底怎么了?

给布老师打 call

对碳排放的战争,其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否定人类的工业文明,否定人类的发展,想让人类回归到茹毛饮血的石器时代。

法国人的所得税率非常高。征收也比较严格。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那些本来可以多赚钱,获取更高收入的人,他们不愿意去赚钱了。

加上人口危机以及由此带来的移民危机,滥发货币引发的金融危机,欧洲近期的未来将会是一团乱麻。

最近,发生在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街头暴力日渐加剧,以至于这个周六埃菲尔铁塔都不得不宣布关闭。

说来也好笑,引发这次大规模打砸烧运动的由头竟是“五毛钱”,触怒民众的直接原因是法国政府要加征燃油税,宣布从2019年1月1日起,每升柴油涨价6.5欧分(约合0.5元人民币)。

法国总统马克龙发推特斥责“黄马甲”运动

在我看来,每一个社会现象的背后,都有其深刻的制度根源,而每一个制度的背后,都有着更加深层的思想根源。此番加征燃油税的背后,不过是法国政府力推“减少碳排放”政策的一个缩影;而对于碳排放的战争,与欧洲人头脑中无法根除的基督教思想紧密相关。

碳排放因何会被“妖魔化”?

众所周知,基督教的核心思想之一,乃是末世论。整个基督教的教义,是建立在世界即将终结,整个人类面临末日审判的基础之上的。

历史带给现代人哪些启示,猛戳二维码在功夫问答围观&提问

正如碳排放导致全球变暖假说的宣传者经常威胁我们说:碳排放导致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人类家园要遭到毁灭了。他们甚至像那些流传甚广的邪教一样,明确了世界毁灭的时间表。可是这个时间到了,世界也并没有毁灭。

谈完末世论,再来看基督教的另一个核心思想——忏悔。施洗的约翰在沙漠里喊的,就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没有碳排放,就没有工业文明。所以碳排放,是文明存在必须的要素。对于碳排放的战争,其目标是否定人类的工业文明,否定人类的发展,想让人类回归到茹毛饮血的石器时代。

他们并不是仅仅要减少碳排放,而是要我们从内心深处反思人类的文明,忏悔自己对地球所做的“破坏”,然后主动将文明倒退,好让人类尽快灭亡。

基督教还有一个核心思想,就是原罪论。罪恶感是西方人最常见的洗脑伎俩。碳排放导致全球变暖假说,不仅是将整个人类的工业文明,更是将每个人生存所必需的呼吸,打上了罪恶的标记。因为每个人都必须吸入氧气,呼出二氧化碳。所以每个人都是罪人。

如果碳排放真的会导致全球毁灭,那么最热衷于对碳排放宣战的,按道理说应该是那些即将被“全球变暖”损害的热带国家、贫穷国家,而不是富裕发达的,气候相对寒冷的西方国家。

所以这种假说在西方出现并且流行,充分说明了它其实是个政治话题,是用来实行某些政策的借口而已。而这些政策,则具有以上所述的深刻的心理根源。

正如辜鸿铭所说:“我的辫子在头上,你们的辫子却在心里。”基督教的势力虽然已在西方逐渐式微,但是基督教的心理状态和思维方式,却像写在西方人基因库中的遗传代码一样挥之不去。

法国人的懒,举世闻名

不过,就在这几天,一向缺乏明确纲领的黄马甲运动,出现了一些新动向,其中最重要的表现便是,运动参与者的主张,从反对加征燃油税,变成了向政府要福利。

这件事情的发生并不意外。我甚至有些惊讶他们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开始要福利。法国人的风格应该是一开始就要福利才对啊!

我曾经在公司里和很多欧洲国家的人共事。提到法国人,大家第一个反应就是:懒。法国人的懒是出了名的。他们每周只工作35小时,而且还拒绝加班。

这还不算,一到了夏天,感觉整个法国都要空掉了。人人都去度假,邮件什么的根本没有人回,再急的事都要等到他们休假回来做。我估计这时候外国侵略法国,几个小时就能占领全境,因为全国几乎都处于瘫痪状态。

有人说,法国人热爱享受生活,那是因为他们平时工作效率高呀。并不是。别说法国人了,就是欧洲人公认的“工作狂”民族:德国人,他们大多数人的工作效率都没办法和普通中国员工相比。那么这种欧洲人普遍的低效率,懒惰,是怎么造成的呢?

在我看来,法国人的懒惰,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几项社会制度。其一,是累进的所得税。其二,是劳工保护的制度。

图:法国个人所得税

法国人的所得税率非常高。征收也比较严格。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那些本来可以多赚钱,获取更高收入的人,他们不愿意去赚钱了。

因为继续努力工作,就要交更多的税。如果你过于努力了,收入超过了每年15万欧元,收入增加的45%都要拿去交税了,不划算。而不去赚钱,省下来的时间,100%都是自己的。一个是55%,一个是100%,正常人都会选择后者。

例如法国奢侈品巨头路易威登(LV)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法国首富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就被高额所得税逼的向比利时提出了移民申请。

法国首富贝尔纳·阿尔诺

曾主演《大鼻子情圣》、《基督山伯爵》等经典影片的法国国宝级演员热拉尔·德帕迪约也是移民到了邻国比利时。

法国演员热拉尔·德帕迪约

另一方面,你想加班,雇主也未必愿意。法国政府规定,工作每周超过35小时,加班费是工资的1.25倍,超过44小时,是1.5倍,这样一来,雇主也会尽量避免发生加班现象。当整个社会都形成了以每周工作35小时为正常状态的心态的时候,任何人去加班赚钱,都会显得很不合群,也就没人肯去加班了。

在法国,累进的所得税率,之所以能够作为法律在社会上通行,最主要的原因是一种仇富心态。仇富者认为,有的人获得的收入比别人多,是不“公平”的。更加“公平”的做法,是将这些富人的钱拿过来,分给没那么有钱的穷人。这样就“公平”了。

欧洲的未来,将会是一团乱麻

催生全民性懒惰的另一个深层次原因,便是高福利,而法国正是一个高福利国家。这个国家的福利高到了什么程度?根据OECD的数据,法国政府的福利开支大约相当于GDP的30%,而政府开支则占整个GDP的56%。

高福利会导致什么问题,我以前讲过很多,这里就不详细说了。我想讲一下这个制度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法国人的福利这么高?

众所周知,法国是最早进行资产阶级革命的国家,也是最早进入现代化的国家之一。大名鼎鼎的法国大革命,就是以自由、平等和博爱作为旗号的。法国大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废除贵族统治,因为贵族统治是一种基于身份,而不是贡献来进行分配的制度。贵族阶级可以无偿地从平民阶级那里拿走他们的劳动果实,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是贵族,“天生高贵”。

油画中的法国贵族

废除了贵族的统治之后,法国果然迎来了经济大发展的时代。18和19世纪,法国和整个西欧的工业化都在高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升。但是一代一代的人过去,人们普遍遗忘了他们为什么要废除贵族制度,反而建立了另一种他们本来反对的那种制度。

今天法国人沉迷的福利制度,其实也是一种基于身份来进行分配的制度。因为福利制度同样是从别人手中拿走他们的劳动果实,而理由同样是基于身份,而非基于贡献的。所以其实整个法国,乃至整个西方,他们在革命了200年之后,逐渐地走到了他们原本要革命的那种制度里面。

现在法国的贵族不再是以前那些奇装异服,涂脂抹粉的人,而是一些特殊的利益群体。而且就像以前贵族的统治一样,新的贵族也禁止别人批评他们。而大多数的人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反而都是尽量利用这种制度来争取成为特殊利益群体中的一员。

目前我还是看不到任何迹象,说明法国国内以上的社会心理状态有所缓和甚至是反转。社会心理决定社会制度,社会制度决定社会形态。人们的心态不改变,不认识到社会现象背后真正的制度和思想根源,那么社会就无法往好的方向发展。

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情况,可能还会更糟。加上人口危机以及由此带来的移民危机,滥发货币引发的金融危机,欧洲近期的未来将会是一团乱麻,未来更是难以预料。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也许欧洲未来的悲剧能够使我们中国人警醒,让我们避免走他们的道路。

互动话题

用一个关键词,描述法国(人)给你留下的印象。

看似是因为政府加征燃油税,

实际背后隐藏了深刻的社会问题。

我们看到的现象,

绝非仅仅一个现象本身。

订阅《重点(第二季)》,

让王福重带你拨开新闻背后的层层迷雾。

猛戳“阅读原文”,订阅《重点(第二季)》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